果戈里大街


上世纪初年,是中国最为屈辱的岁月,哈尔滨自然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俄国人借修铁路之便,将哈尔滨建设成了“国中之国”。远在中国东北,俄国人称之为远东的地方,一座城市,生来就是“直辖市”、“特别市”,着实非中国政府的本意,实在是令人遗憾的一件事。

龙塔俄语导游词

龙塔,又称黑龙江省广播电视塔,塔高336米,在钢塔中位于世界第二,亚洲第一。龙塔是一座集广播电视发射、旅游观光、餐饮娱乐、广告传播、环境气象监测、微波通讯、无线通讯于一体的综合性多功能塔,东北第二大中心城市哈尔滨的标志性建筑。下面是龙塔的一段俄语导游词,资料共享。

建设中的哈尔滨地铁


或许是二十几年一直居住在市中心的缘故,从小到大我从未感到出行不便。在秋林附近可以乘坐公交车到达几乎任何其他我想去的地方,类似于北京的前门,我也经常在哪里换乘公交。不过,今年非常特殊,我第一次感受到市区内路面的颠簸,第一次为了准时而提前挤公交,缘由只有一个——修地铁呢。

哈尔滨的地铁,可谓是一波三折,命途多舛。1973年,那时中苏关系不好,两国有着漫长的边境线,而整个东北地区三面都是边疆,安全形势不容乐观。时年,沈阳军区决定在沈阳、长春、哈尔滨修建大规模的防空工事。在哈尔滨,这个防空工程始建于1973年8月1日,所以被称作“7381工程”。现在看来,我作为后辈,非常钦佩当年的决策者。在那个物质匮乏,精神疲劳的年代,竟然能在修建防空洞的同时,充分考虑“平战结合”,充分论证将来这些工程可能会创造什么样的价值。当时,北京已经开始着手建设地铁工程,哈尔滨的建设者们隧决定根据北京地铁的标准进行设计隧道工程,并对地铁站、通风等其他配套设备均有所规划和建设。

哈尔滨综合商场购物指南

哈尔滨素有众多雅号,如东方莫斯科,东方小巴黎……哈尔滨是东北最大的商业城市之一,不仅具有优美自然风光,是建筑艺术的殿堂,也是北方购物的天堂。秋林公司、哈尔滨市第一百货商店、松雷大厦、金太阳精品城等都是全国闻名的商业企业。

啤酒情结

北方人,尤其是东北人喜欢喝酒,尽人皆知。这里面有性格豪爽的一面,也有地域原因(早年间喝酒是为了御寒),或许这也可以算作是中国源远流长的酒文化中非常有特色的一部分。我到过最“南”的地方就是北京,没有品尝过南方的名酒,与南方同学在一起喝酒也是按照哈尔滨的风格行事,所以不好探讨酒文化的内涵。只是大概知道,大多数中国人喝酒是为了办事,酒水只是手段、媒介,借着酒桌上的氛围可以“好开口”、“敢讲话”才是终极目的。除了这些呢?有些人单纯是为了喝酒而喝酒,对待酒就像对待可乐一样——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中,身边很多人就是这样的。

儿童公园小火车

6月21日清晨,我特意起了一个大早。6点整,来到位于果戈里大街的儿童公园正门门口,跟随着晨练大军,进入了公园内。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一看我那阔别十多年的老朋友——小火车。至于...

纪念红军


很多人都知道1945年苏联红军帮助中国解放东北的历史,虽然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利益,但毕竟是赶走了霸占这片土地14年之久的日本人,所以无论是哈尔滨、长春、沈阳这样的省会,还是牡丹江、绥芬河、东宁这样的二线城市,几乎整个东北都能见到苏联红军的纪念碑、烈士陵园等建筑物。但是,我不清楚是否有哪个城市会想哈尔滨这样,在城市的正中心修建一座纪念外国军队的纪念碑,并为一条重要的街道命名为“红军街”。要知道,这条街正对着的便是“中山路”,而国内城市只会将最繁华的街道命名“中山”,以此纪念推翻封建帝制的中国国父。

虹销雨霁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我自然也会为索菲亚教堂和中央大街而感到骄傲。但是,在我内心深处,还藏着一座我认为最美丽,最具神韵的建筑,那就是霁虹桥。

和霁虹桥的初恋,是小时候看一个以老上海为背景的电视剧,霁虹桥成了一个片段的外景。情节记不得了,大概是一男一女在桥头歇斯底里地谈着他们那歇斯底里的恋爱吧。如果我是导演,我会这样拍霁虹桥:夕阳把天空染成橘红色;桥下蒸汽机火车缓缓驶过,使得桥上烟雾缭绕;白色的雪地桥面延伸着黑色的车辙;镜头推近,美女一头,黑色大衣,白色毛衣,褐色围巾,微笑着走过桥头方尖碑上的1926字样。

那些花儿-哈尔滨的后花园

哈尔滨的高校并不是很多,但却各有各的特色。哈工大学术水平最高、哈工程历史最辉煌……我想,位于和兴路的东北林业大学或许应该是“最漂亮”的了吧。这所学校始建于1952年,在浙江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和东北农学院(森林系)的基础上发展起来,至今在林学、生命科学、野生动物资源以及材料等学科依然保持着较高水平,教育部直属、211高校。

重游一曼街

自从上大学以后,这大概是我第三次来到一曼街,若不是为漫步哈尔滨准备一篇文章,我想还会像前两次一样“路过”吧。这是一条以英雄的名字命名的街道,这是一条南岗、道里、道外三区分界的街道,这是一条浸染过烈士鲜血的街道;这也是我非常熟悉、别具意义的街道。

东北网:寻访东北亚丝绸之路

周末回家,按习惯用最短的时间迅速浏览过去一周的报纸。在《新晚报》的一页中,偶然看到《鹿鲁吉站:金代的丝绸魅惑》一文,才了解哈尔滨市的道外区还曾经有过这样的一座古城,而系列文章的...

老道外风味一绝:张飞扒肉

哈尔滨美食地图上介绍的张飞扒肉馆始创于1979年,并于2004年注册商标,在30多年的经营中,以其独特的风味吸引了众多顾客,被喻为“哈尔滨风味一绝”,提起“开奔驰吃小吃”的新闻,老食客无人不...

里道斯飘出城市的味道

前不久在网络上看到这样一则笑话:一位朋友问崔永元,你对哈尔滨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崔永元脱口而出:“红肠很好吃”。“那其他的呢?”朋友接着问,思考片刻之后,崔答道“恩,香肠也挺好吃的…...

中华巴洛克建筑群

似乎从二十一世纪开始,全国各个地方都开始对文化进行“深度挖掘”,目的无非是两个,一是促进旅游业,一是增强市民的文化归属感和文化品位。在前几日哈尔滨火炬传递的时候,传递路线与中央...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