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滴酒成冰

正当各国政要在哥本哈根就全球气候变暖争论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哈尔滨迎来了这几年中最冷的冬天。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劲爽”的寒潮了,越冷越是兴奋,越是感到冬天过得有滋有味。

小时候做冰灯,经常不小心被水将手与工具粘接到一起,很是难受。后来很少有机会再被“粘”,却反倒怀念起那种难受的感觉了。我想,或许很多人与我有同样的感受吧,下面的视频,就是在零下34摄氏度的某一天,一群人突发奇想——不排除是哈啤做的广告,搞出来的一个“行为艺术”,相当牛的哦~

冬天里的那些冰棍儿

中国人讲究饮食文化,譬如三伏天吃火锅,就是饮食文化中比较极端的部分。曾经我还对成都人的吃法颇感惊奇,后来得知南方朋友对哈尔滨人三九天吃冰棍也感到诧异的时候,也就平衡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嘛。

由于现在冷饮行业已很发达,“冰棍”这个称呼,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就开始逐渐被人淡忘了。不过我依然怀念小时候的场景:走街串巷“卖冰棍的”生意人,一遍推着自行车一遍吆喝“香坊冰棍儿”。这个时候我就会飞一般地跑到楼下,买上几根消暑解渴。或许是那时的记忆实在太深刻,直到如今我依然习惯于将所有的冰激凌都称为“冰棍”。

参加第二次城市人文讲坛有感

今天上午九点整,我准时到达森林街35号的教育宾馆会议室,参见了第二次城市记忆论坛。这次论坛由哈尔滨发改委下属经济研究所承办,无论在硬件设施还是邀请专家的等级方面,都比第一次活动有本质性的提高。可惜的是我前一天晚上休息得太晚,出门匆忙,竟然忘记带相机了,遗憾啊~只好明天向其他与会的朋友索要了。

冰雪乐翻天,谁见谁喜欢

随着圣诞节的到来,哈尔滨冰雪旅游、冰雪娱乐文化的黄金时间段也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昨天是平安夜,见我还要继续工作,刚从实验室回来的同学很是同情:他和他课题组的导师、同学,在平安夜集体去冰雪大世界游览喽。他来自山东,这是第一次看冰灯——其实我这个哈尔滨本地人也还从未去过冰雪大世界呢!心中充满期待。还没到深夜,他就回来了,说是切身体会与期望值有所差距,不过总体来讲还算可以。

登录

忘记密码 ?


登陆无效则请点此进入传统登陆界面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