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上道啦

时间:昨日上午9时左右

地点:在哈药路与建国街交叉路口

事件:一辆轿车,车身涂画了一张白色蜘蛛网,中间还画有卡通版的蜘蛛侠,车身印有一些英文单词和“我是出来打酱油的”、“驾校除名自学成才”等字样。

评语:如果不是某驾校使出的宣传手段,那还真得佩服这位老哥的勇气:被驾校除名之后还能领驾照么?我怀疑

中国放弃竞争2018冬奥会

几天前还和北纬兄讨论哈尔滨是否能成为2018冬奥会竞争中的一匹黑马,哪怕是搅和搅和也行,可惜的是今天我在报纸上终于还是见到了这个曾经推测却又不愿承认的事实——中国放弃参与竞争了。

报上的标题是《哈尔滨放弃申办2018年冬奥会》,事实上是国家体委的放弃。上个月,哈尔滨与长春同时提出申办的意向,国家体育总局随即对两个城市展开评审工作。长春在初评之后就放弃了申办,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内,体育总局考虑的问题就是:哈尔滨是否合适。虽然已经提交了申办报告,但体育总局认定哈尔滨与德国慕尼黑、韩国平昌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建议放弃。哈尔滨为冬奥梦想已经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没有遗憾。

哈尔滨西站:比肩北京南站

哈尔滨西客站,是哈尔滨境内2009年度最大规模的工程建设之一。哈尔滨西客站是哈尔滨-齐齐哈尔客运专线(省内首条高铁)的终端,哈齐客运专线投资估算总额312.41亿元,工期4年。规划自哈尔滨站引出,经肇东、安达、大庆、泰康,止于齐齐哈尔南站,线路全长为286公里,正线为双线,速度目标值250公里/小时,单向运送旅客5000万人/年。

原计划今年9月底完成的西客站前广场建筑设计方案,直到10月份才全部完成。据称,所有的设计将本着30年不落后的标准设计,建成后的哈尔滨西客站,无论从样式、功能、科技水平,都可以与北京南站相媲美。其特点主要有:

运力大:根据百度百科提供的资料数据:预测哈尔滨西客站旅客近、远期发送量分别为2060万人和3135万人,车站旅客最高聚集人数12000人,高峰小时旅客发送量2020年为7000人,2030年将达到11000人。2020年办理始发、终到旅客列车80对/日,通过列车35对/日,2030年办理始发、终到旅客列车144对/日,通过列车48对/日。这将大幅缓解目前哈尔滨站、哈尔滨东站的运营压力。

“魅力哈尔滨”闪亮登场

在筹备一个城市主题博客的初期,我以为同时管理两个博客,对我来说是力所能及的事情,看来我把问题想得简单了。多数时候,我处于有想法、没时间的生活状态,所以也就导致在大话哈尔滨这里投入的精力着实有限。所以,如果朋友们愿意给本站投稿,实在是求之不得啊。

应对甲流

常听老人们讲,哈尔滨是块福地。因为身处内陆,所以台风、海啸从未到达这里;因为城市处于河谷地址构造上,所以地震作用也很小,这里仅能感受到长春或者大庆地震的余波而已;因为气候干燥,冬天特别冷夏天特别热,所以病菌大爆发的几率并不大,以往的经验看,大规模的疾病多是外源性而非地产。

纪念九一八

清晨,打开电脑,发现今天是9月18日。又是一年九一八,不同的是,这个在新中国六十年国庆到来之前的九一八,别具一番意义。

一百多年前,打算向东扩张的沙俄,同觊觎中国已久的日本,在东北打了一仗——这是两个强盗之间的决斗,丝毫没有正义可言。战场上日本人胜利了,但政治上俄国人却不占下风。他们和清政府签订了抗日协议,代价就是在东北的铁路修筑权。实际上,沙俄通过中东铁路,成功地实现了殖民计划。在联通沈阳、长春、哈尔滨、满洲里、海参崴的第一条亚欧大陆桥附近,建立起实际上的俄控区域。当年,俄国人将哈尔滨从一个小渔村,按照莫斯科的城市布局,建设成“东方莫斯科”的时候,大概是没想过未来有一天要回去的。

哈式月饼

从今天的《新晚报》上看到一则新闻:继去年“哈式月饼”首次被列入“国标”后,今年国家标准化委员会正式批准“哈市月饼”列入全国月饼邦式行列。由此,哈式月饼成为了京、广、苏、潮、滇之后的第...

不说东北话

随着这十几年来赵氏小品的长盛不衰,东北话作为一个小范围的方言,竟悄然地在全国各地推广开来。一个演艺团队推广了一个区域文化、区域语言,我不知道在古今中外是否还有其他的例子。这大概和东北话本身非常生动、非常生活化有关,我经常能遇到非常健谈的出租司机(俗称的哥的姐),这往往是体会“俺们这嘎都是赵本山”的好机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