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坐松花江畔

这是我写过的松花江,给了三个字——松花江,让我写出3000字的报道。苦于无可写的情境下,我用了最笨的方法,坐在松花江畔找灵感,如一个游客,坐在松花江畔几个小时,坐游船,看着远处颜色更替的天幕,写了九月松江水正美,不像新闻,更像游记。

九月日丽江水平,一城浓绿半城风。

这是最美的哈尔滨,正午艳阳高照,晨昏清风过耳。这风,从横穿城市的松花江上来,带着江水的气息,掠过街巷,掠过人群,掠过满城的绿树,让整个城市沉浸在郁郁葱葱的清爽里。

温婉秀丽的松花江,哈尔滨的母亲河,带给这座城市的,不仅是现实——盛夏的一江旖旎清风,严冬的满城醉人冰景;也是缅怀——流域文明,北大仓得以傲然的根基,曾经的富足和欢笑之源;更是希望——一江城中过,两岸共繁荣,城市未来规划的壮美核心。

从冰城夏都到北国水城,随着高桥飞架,江畔湿地如火如荼地建设,随着一江穿城,松北、群力全力开发,城市迸发豪情,哈尔滨以青春的脚步展开宏大的征途,这座因水而兴的城市,开始真正意识到松花江的意义所在——雄秀的松花江时代呼啸而来。

9月的松花江,水正丰腴。

江水,静静流淌,南部发源于吉林省的长白山天池,北部发源于嫩江的伊勒呼里山,两个源头在黑吉两省的交界处——三岔河汇合,始称松花江。

日落前后,松花江呈现出不同寻常的美。初秋傍晚时分,吃过晚饭,走出家门,漫步江畔。松花江上,一道斜阳铺满半个江面,金灿灿的。江的南岸,好不热闹,处处都是休闲散步的人们。

72岁的王宇江坐在松花江堤边垂钓。在车辆厂退休后,傍晚坐在松花江边垂钓对于他来说,是一天中最享受的时光。黄毛白爪的狗慵懒地趴在他的身边。王宇江凝视着江面,沉浸在他与松花江的默契中。片刻间,他一提竿,寸把长的白鱼被拽出水面。黄毛狗猛抬起头,竖着耳朵,注视着半空中挺着白肚皮不停跳动的家伙……这是松花江馈赠给沿江市民们的欣喜。

不远处,一个父亲带着七八岁的女儿,踩着不断拍打岸边的水花,嬉笑着;江堤边,牵手而来的情侣,走下石阶,席地而坐,男孩望了一下江水,然后转过头与女孩说起了悄悄话……太阳收敛了金光,褪去了夏日的燥热,秋风拂面也让都市的人们放松心情,静享松花江畔这宁静的时刻。

松花江,静静流淌,守望着岸边的人们。这一江水,从亘古流淌而来……北魏时称速末水,唐代称那河,辽代称鸭子河、混同江,金元及明初皆称宋瓦江,满语称“松阿里拉”,意为“天河”。

这条“天河”也将黑龙江,这个中国最北的省灌溉成了富庶的“天国”。“全国大粮仓,拜托松花江。”2004年,在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温家宝总理这样对松花江流域的人们说。

半个多世纪以前,松花江流域荒野茫茫,人烟稀少,林间野兽出没,低空百鸟飞翔。“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曾是这里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

而今,这一江水不负众望,虽然它仅是黑龙江的一条支流,它流经的地方,山川秀丽,土地富饶,盛产小麦、大豆、玉米、水稻,它的流域成为重要的商品粮基地,为黑龙江崛起成为全国最大商品粮基地作出不可替代的贡献。2009年,即便在金融危机和自然灾害频发的双重冲击下,黑龙江省粮食总产量仍达870.6亿斤,由全国第三位上升至第二位。目前,黑龙江已制定完成《黑龙江省千亿斤粮食生产能力战略工程规划》,要在2012年前使黑龙江省具备年产粮食千亿斤的能力,建立千亿斤粮食基地。

每年七八九月,是松花江的丰水期。哈尔滨市水资源勘测总站站长崔云说,“松花江是东北境内最大的一条内江。”大小支流930多条,其流域面积55万平方公里,仅次于长江、黄河,居于全国第三。

据史料记载,松花江因含沙较多,水色略黄,夕阳下,松花江水波光粼粼。

日头渐落,遁隐在岸后。对岸的树丛、房屋、尖塔都被勾勒成一幅镶嵌着金边的黑色剪影。一抹淡淡的下弦月挂在浅灰色的天幕。几只燕子划过水面,又飞向高空。

这滔滔江水,也是东北地区的大淡水渔场。江面上,航标浮动,偶有渔民划船而过,载着收获归家。捕鱼季,鳊花、鳌花、鲫花、雅罗等“三花五罗”在渔网里跳跃,映照着渔民们的笑脸。

20世纪30年代,“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这首《松花江上》曾唱响全国,诠释出松花江的美。

日头终于落下了。湛蓝的天宇、一抹白色新月、斜拉桥,落日余晖的色彩,将松花江畔变成一幅水墨画,像略施粉黛的女子,淡淡的、静谧的美。橙色的灯光次第亮起,在南岸的高楼间,在北岸的水面上,让人心底顿感温暖。

江边码头上,游船的彩灯也亮起来了,五色斑斓,载着一船船的都市人,缓缓行驶在缓慢流动的江水之上。坐在船上,潮湿的江风拂面而过,深吸一口气,替换掉身体里忙碌一天积攒下的燥气,神清气爽。

南岸的人群渐渐远去,北岸的景色渐清晰,汽车的灯光透过黑苍苍的树丛,时隐时现。灯光随着游船形成流动的风景……船行至江心,向南岸望去,灯光璀璨,富丽堂皇;望向北岸,如初长成的邻家女子,小家碧玉,却难掩秀美灵气。

一城两岸,隔江相望,各有风韵。

垂钓的王宇江收了竿,拽出水中装满鱼的网兜,向岸上走去,黄毛狗一路跑在前面。铁路桥边工地的机器停止了轰隆隆的叫喊。夜深了,岸边的游人渐稀,这个城市逐渐睡去。

松花江仍穿城而过,静静流淌着,滋润着流域内的农田、渔村,守望着怀中的哈尔滨,看南岸,风头正劲;看北岸,“家有小女初长成”……

那呢子

职业媒体人,创业者。个人公众号:我30岁了(ID: me30thisyear) 宅,文字,读书,行走,记下记忆…… 个人微信号:ninannizi2010

相关推荐

1 条评论

  1. 想去看看松花江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静坐松花江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