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记录47]往事如烟

原文发表在邻居的耳朵,经原作者大象许可后发布。

把心撕碎了,拼成正方形。面具扯下,只剩下血肉模糊。

——题记

这不是个歌功颂德的故事,也没有感天动地的爱情,但几经踌躇,我还是决定用文字把它客观的还原,聊以自省。

那是个夏天,大象一如既往的利用假期的空暇,怀着云游四海仗剑天涯的心理四处游荡。
旅途早已告一段落,大象的心里却又多了一道苦逼的划痕。

C姑娘说一口不带任何口音的普通话,是个白的近似透明的孩子,盯着她看,仿佛总能透过皮肤看见里面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的血管。喜欢喝酒,虽不能算是千杯不醉却也能在交杯换盏的时候使人们眼前一亮。

C是个典型的北方女生,性格爽朗,生性好玩,插科打诨绝不输于异性,而又情感细腻,虽罩着个豪爽女侠的铁布衫,却也对心仪之人柔情似水的撒娇装嗲。C和大象是在Z城的一个酒吧认识的,但这并不是一个俗套的酒吧搭讪故事,而是个更加俗气的没有任何传奇色彩的相遇。路人某是大象认识多年的故交,而C则是路人某的闺密,于是在一次没有技术含量的酒局中,大象认识了C,两人在觥筹交错中相见恨晚,好不投机。然后看球的时候C在大象怀里睡着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个俗不可耐的邂逅在Z城潮湿的空气里戛然而止,两人再次联系已是数月之后,地点也换成了C姑娘的家乡—哈尔滨。

命运弄人,数月的联系真空期后,大象在东道主拿着一瓶瓶手榴弹似的哈啤的轰炸中接到了一条短信曰:‘人在哪里?’酒过三旬的大象不假思索的回了三个字‘哈尔滨’后才发现发件人上赫然显示着C姑娘几个大字,还没等大象反应过来,手中的手机就催命似的响了起来。约好见面地点后,大象把一道同去的朋友推给东道主,皱着眉头灌下了一瓶哈啤,坐上了不停旋转的出租。把地址撂给司机以后,大象一路上都在琢磨为什么中国的城市起了果戈里大街这么个绕口的名字,以及约会为什么要去秋林公司这种听起来全无气氛的地方。中山路上灯火辉煌的省政府大楼让大象想起了长安街,又想起了万恶的帝国主义国家寒酸的政府小破楼,然后想起了白的不可思议的C姑娘。

果戈里大街

果戈里大街(来源

晚上9点的秋林公司门可罗雀,店铺也悉数关闭,大象无可奈何的坐在秋林公司门口的台阶上点了根烟,试图梳理这如梦如幻的夜晚。一根烟后,大象低头摸出又开始嘶吼的手机,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C穿着像蝴蝶一样的袖子和腰连在一起的灰色毛衣,一条栗色马裤,立在黑色高跟鞋上冲大象微笑,大象看看手机上来电者的名字,苦笑了一下,心里自顾自的说了句嚓后大步迎上去给了C一个有力的拥抱,然后便立即沉浸在C身上的Chanel Coco里。

C在数落了几句大象等人时穷酸的姿势后便大方的表示希望带大象逛逛冰城….

C说,“爱恋酸涩如未醒之酒,却总叫人欲罢不能。”

C在数落了几句大象等人时穷酸的姿势后便大方的表示希望带大象逛逛冰城。

漫无目的的漫步在果戈里大街上,C姑娘性质盎然的讲起街名的由来。说这条街也曾有个无比革命的名字,由于果戈里同志的共产主义精神,遂改名为果戈里大街以示追忆和纪念。大象心不在焉的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看着仲夏街景,对寒冬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哈尔滨浮想联翩:鼻子通红行色匆匆的路人,披着风衣踏着皮靴的C姑娘,路边表情怪异的雪人,和被霓虹染成五颜六色的冰雕。C随即又说起冰城的历史,在对日军占领时期所修建的祖国第一条地下铁赞赏有佳的同时,对解放后被拆掉多年又正在重建的地铁嗤之以鼻。大象随声附和,并劝说C要对这种画蛇添足的事习以为常。夜幕下的哈尔滨在霓虹的装点下异常美丽,而C身上的香味也就成了这座城市的气味,优美典雅却不落俗套,妩媚动人却又底蕴十足。

在C饶有兴致的讲着城市的一切,大象别无旁骛的留意着C的一举一动时,两人不知不觉的走进了一条布满酒吧的滨河街道。虽是晚上10点左右,酒吧却也如秋林公司一般一片死寂,两人如橱窗购物般调侃各个酒吧内风格迥异的装饰,猜测吧内音乐的风格三步一停的走着。大象不经意间瞟到一张切.格瓦拉的画像,驻足凝视后转身拦腰抱过C,粗暴的打断话题,拉着她靠在河堤的栏杆上没头没脑的从格瓦拉的游击战讲到了摇滚精神和Nirvana。C满脸笑容却并不插话,只是认真地看着大象,静静的倾听。大象并没有盯着C,放空的眼前却还是真真切切的浮现出C干净的微笑。大象忽然又开始馋酒,说了句并不期待回应的建议后便拉着C朝格瓦拉画像奔去。

挂着格瓦拉画像的酒吧里驻场撕心裂肺的吼着You Are Beautiful,C把大象按在椅子上,把食指轻轻的放在大象嘴上示意他保持安静,反客为主的点了一瓶产地不明的一瓶味道很像赤霞珠的黑皮诺,摇着酒杯,自顾自说起了Z城的相遇,说起了路人某,说起了对初见大象时的印象。大象打着哈哈,一边嘬着Marlboro Lite,嘲笑C那酷似蝴蝶的灰色毛衣,一边呡着味道怪异的红酒,在驻场演绎的歌曲中挑刺。

C却突然一脸严肃的停止了对话,慢慢把杯中红酒咽下,头也不抬的把玩着空杯子淡淡的说,大象我喜欢你。

大象吐了口烟举起手中的杯子,盯着里面血红的液体,说了一句让他后悔万分的实话:“嗯,我也挺喜欢你的。”

C捂着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摆着手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说:“来,我帮你加点酒吧。”杯子递回,大象狠狠喝了一口尚未唤醒的黑皮诺,被涩得呲牙咧嘴。

气氛并未因这不期而至的告白而陷入尴尬,话题从摇筛子到瓦尔登湖,两人也喝干了红酒续上了手榴弹般的哈啤。桌上的空瓶和酒吧的客人都渐渐的多了起来,格瓦拉也被淹没在嘈杂的人群中,C突然说说:“给你变个魔术吧,把我的哈尔滨变成我们的哈尔滨。”结账后拉着大象奔出酒吧,上了一辆出租…..

出租车飞驰在哈尔滨的夜里,夜幕下的哈尔滨掠过窗口,王刚仿佛又开始讲故事,不过这次是跟大象一个人讲,C也出神的盯着窗外,于是两人沉浸在各自的小世界里。司机一句东北味十足的“到了”把两人同时拉回现实,跨出车外,充满异域风情的拜占庭式建筑让大象恍惚的觉得自己是效力于默罕默德大帝麾下的一名骑士。

索菲亚大教堂

索菲亚大教堂(来源

圣索菲亚教堂是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虽不及伊斯坦布尔的同名教堂历史悠久却也是历尽沧桑。大象跳跃性的开始感叹,当年默罕默德挥师包围君士坦堡(伊斯坦布尔旧名),遥望圣索菲亚巨大的穹顶并许愿要征服君士坦堡时是多么的气宇轩昂,多么的豪情万丈。C问大象:“为什么总会有人想要征服世界?即使征服了世界,征服的了自己么?”大象并未作答,不是因为不想回答,而是因为这问题让大象语塞。C接着说:“给你讲讲哈尔滨这座圣索菲亚吧,当年沙俄的部队入侵哈尔滨之后,并不是如想象中的一般一片歌舞升平举城欢腾的景象。长时间的跋涉和征战让士兵们身心俱疲,人心涣散。就像天下无贼说的一样,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将士们情绪日渐压抑,有的甚至精神失常,于是沙俄当局为了稳定远离家乡士兵的军心,破土动工开始修建圣索菲亚教堂,并在当年就封顶落成,这才些许安抚了接近崩溃的部队。这些俄国人,他们征服了哈尔滨,却在烧杀抢虏的同时把自己也杀死了吧。他们征服了世界,却征服不了自己,到头来还是需要跟上帝寻求宽恕,寻求慰藉。这其实跟情爱一样,如果一个男人征服了一个女孩但却得不到她的心,最终被掏空的其实是男人本身。”

大象不置可否的看了看C,开始琢磨教堂上铜质的乐钟,并向C询问,C说只知道钟楼上7座乐钟每天都能发出抑扬顿挫的优美钟声,传说是有个训练有素的敲钟人独自手脚并用,风雨无阻保持着钟声。大象盯着钟楼,顿时非常期待敲钟人能够看见诺大的广场上驻足张望的两人,敲上一段美妙绝伦的音乐,那种感觉会像全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人,然后相拥,接吻,天降大雪。可惜钟声并没有如期而至,7月的哈尔滨也没有冤情,大象也没有把C抱在怀里一顿乱啃,事与愿违,事实往往让人无奈。

C说:“看够了咱们就往下一站奔吧,离这儿并不远。”于是大象依依不舍的看着默罕默德的拜占庭,然后心中怨念无限的想着那个不识情趣的敲钟人,被C拉着手拖离了圣索菲亚。走在路上大象心里突然七上八下,一边怨恨自己不该在逗留冰城的短暂时间里跟C见面,一边担心这次相会如何收场。时至今日,大象仍没有女朋友,也不想找女朋友,虽然欲望经常会膨胀,但本着对自己和女孩们负责的态度大象觉着自己不应该发展一段感情,至少现在不是时候。大象老是有着一种傻逼臭文青的幻想,梦想仗剑天涯,期待四海为家,无限漂泊,虽然表面上无限开朗,其实情绪很不稳定,干正事儿的时候稍微靠点谱,平时基本没谱。时间拉回到哈尔滨的夜,大象还琢磨,自己在地球的另一头,这么做对C根本不负责任。

不过大象也是个俗人,一切的担心一切的忧虑,在真真切切的看到C漂亮的眼睛,实实在在的闻到C诱人的香味后全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期间C其实一直在跟大象说着什么,但是大象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来了,于是这弥足珍贵的夜晚又添上了一片空白…

于是这弥足珍贵的夜晚又添上了一片空白…

中央大街上空空荡荡,街道两旁的店铺悉数打烊,偶尔有人经过也都是些情侣和醉汉。红酒后劲很足,C姑娘摇摇晃晃的靠着微醺的大象略显兴奋的表示,虽然自幼生长在哈尔滨,但在三更半夜逛中央大街她也是平生第一次。借着酒劲C软软的靠在大象的肩上,拖着步子开始讲述一些关于这里的记忆。C说喜欢巴洛克风格的教育书店,喜欢孟沙式的屋檐和半圆的穹顶,喜欢这种繁华似锦富丽堂皇的格调。她说这调调犹如人生般繁复而又值得细细品味,像是巴赫的Harpsichord Concerto No.1 In D Minor,又好像是交织重叠在架子上的葡萄藤。大象摊手表示对古典毫无涉猎,也不知道那个古典琴协奏曲是个什么样子,只是觉得巴洛克这种风格加之音乐弄不好就会变得十分繁琐而难以下咽。C开始口若悬河的讲起巴赫的身世,说伟大的艺术家往往过世后才会为世人所认可,并称赞巴赫说他是著名作曲家中水平最高的一位,又说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巴赫的音乐在她心中犹如一幅色彩艳丽的油画。沁人心脾,暖人肺腑。

中央大街

中央大街(来源

中央大街上铺着巨大的花岗岩石块地砖,俗称面包石,每块约有20厘米长,放眼望去,一块块方砖错落有致,精巧而粗犷,光亮又粗糙,透着浓浓的艺术气息。据说民国时期一块方石就值一个大洋,够穷人吃一个月的,于是很多人都尝试过撬方石并拿去变卖,但是不知为什么从来没人成功过。大象打趣说想试着撬一块,C不但没有阻拦反而煽风点火的说要加把手,于是两人找个竹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其掰断,后满头大汗相视一笑,继续前行。

街的尽头是松花江,夜色下的江水虽已退潮,却还是波涛汹涌。河堤中央立着一个柱体石碑,被射灯打得通亮,C说这是防洪纪念碑,现今的河堤就是当时防汛所建。人们有的三三两两的坐在堤上乘凉,有的悠闲的沿堤漫步,甚至还有些年轻人脱下了一天的束缚,赤裸着下江玩耍。看着散落在岸边的西装和皮鞋,大象不由对自己和现代人类心生厌恶。

由于C不胜酒力,两人决定在由于退潮而露出的河梯上歇脚。C席地而卧,把头靠在大象腿上,轻声哼起歌儿来,大象也俯身躺下,面朝星空,神经兮兮的喃喃自语:“当天地翻转过来,我被倒挂在…”C掐了大象一下,幽幽的说:“已经挂在我心里了,估计你得一直悬那儿。”大象看着天上若闪若现的飞机,心中唱,飞机飞过天空,天空之城。

写到这儿我又想抽烟了,突然发现自己当时信誓旦旦的许诺一一年不抽烟是个多么二逼的决定。我总是这样,做决定的时候从来不考虑后果,彻彻底底的活在当下。其实活在当下挺好,问题是在当下琢磨以后的事情就不好了,要是替未来的自己做了什么决定的话,那更是愚蠢。我们根本就不知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不是么,或许下一秒就地震了,然后我眼前的一切都会瞬间崩塌,特别华丽,就像Sum41的鼓点般崩塌。然后我就像个木偶一样被扔起,落下…

尔后两人又开始聊天,C讲起了她的童年,‘童年’前面没用形容词,因为它虽然难忘,却并不美好。

如果非要找个词语来形容,用七零八落…

(未完待续)

授权发布

本文为经原作者授权发布的文章或文化活动信息。其中文章的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媒体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瞳孔记录47]往事如烟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