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哈尔滨老地图上的白宫饭店

口福 | 发现美食 5年前 (2013-08-26) 1,326 人围观 2

作者:宋兴文 哈尔滨饮食文化史研究者,《哈尔滨美食地图》主编,哈尔滨美食旅游文化产品第一品牌;故纸旧影哈拉滨的博客主编,首个关注哈尔滨老商号的博客。微信公众号:哈尔滨美食地图发现之旅(微信号:hrbincatesmap),联系方式:554687269@qq.com


白宫饭店,1932年4月开业,地址在道里中国八道街路南,由原同记商场员工于浣非、白秀生、陈远孚开设,厨师为淮扬菜名厨甘沛芝。

美食地图最近在1933年出版的《最新哈尔滨市街地图》上发现了“白宫饭店”的具体位置,其位于道里中国八道街路南中段,西侧是义记号衣庄,东侧是益兴隆茶食店。中国八道街即现西八道街,与十三道街是道里著名的饭店街,同期街上营业的饭店还有协和春、真正独一处、老独一处、北平张包铺、昌庆馆、东兴楼、正明楼、武家馆等。

白宫饭店门面被漆成白色,室内装饰也设计的别具一格,饭店楹联为“尘外黄公市、云间李白家”,横批“有酒成仙”。白宫饭店开业后,每天顾客盈门,生意兴隆。

白宫饭店作为掩护抗日救亡活动的据点,哈尔滨很多爱国知识分子和进步青年都到过这里。中国作家协会顾问罗烽在《忆在哈尔滨从事反日斗争》一文中就曾写到:党抓文字阵地,团结了一些进步同志,培养了一批革命文艺工作者。那是这些同志经常到道里的“牵牛房”去。这里表面上是无聊文人集聚的地方,实际上是同志们会面接头的地方。还有两个接头的地方,一个是道里的一毛钱饭店,一个是白宫饭店。革命烈士王学尧(1910—1936年),1932年入党后就在白宫饭店当翻译。

白宫饭店的开设与“同记”密不可分,不仅创办人是同记的员工,开办资金也部分来自同记的资助。据《哈尔滨市饮食服务志》记载,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哈尔滨同记商场和大罗新商场的进步青年,经常在一起议论救国救民的大事。同记商场文书部部长长陈远孚和同事白秀生(笔名白涛)、于浣非(同记西药部主任,曾任《晨光报》副刊编辑)等,积极响应中共满洲省委和北满特委关于动员哈尔滨各阶层人民组织“抗日援马团”的号召,组成抗日援马小组(即分团)进行抗日募捐活动。

1932年1月1日,大汉奸张景惠在日本关东军的指使下,在哈尔滨就任黑龙江省伪省长,宣布独立,抗日活动转向隐蔽斗争。陈远孚打算长期进行抗日斗争,决定离开同记商场,找一个既能隐身,又能从事革命活动的地方。经陈远孚提议,开设一个饭店。没有资金他们便分头募集。当时同记商场的执事们(包括武百祥、赵禅唐、李明远、徐信之)资助了一千元,于同年4月在道里中国八道街路南开设白宫饭店(现在西八道街26号附近)。

作家孔罗逊还回忆,寒光剧社常常在白宫饭店排练,演出地点就在同记商场俱乐部,观众主要是爱好文艺的青年与同记商场职工。

白宫饭店创办人之一于浣非(1894—1978年),笔名浣非、眼石,曾用名于宇飞,黑龙江省宾县人,国民党早期党员。1925年到武百祥创办的大罗新和同记商场任广告部主任,后兼任西药部主任。1932年离开同记开办白宫饭店时年38岁。作家孔罗逊回忆,白宫饭店是于浣非经手开设的。1934年初,于浣非离哈,举家迁往北京。1949年南京解放后去台湾。

陈远孚(1903—1982),吉林榆树县人,1958年任长春市长。1921年,他是武百祥手下的司帐,“大罗新”店名就是他起的。后任同记商场文书部主任兼《店员周报》编。1932年离开同记开办白宫饭店时年29岁,同年6月离哈参加苏炳文的东北抗日救国军。1933年,陈远孚又回到哈尔滨从事革命活动。5月被日本宪兵队追捕,改名陈钟,离哈去北平转赴革命根据地,同年11月参加中国共产党。

白秀生,笔名白涛,青年诗人,生卒年不详。1932年离开同记开办白宫饭店前为同记商场文书部职员。

曾任同记商场副经理的张润生在回忆武百祥的文章中也提到了于浣非和陈远孚:

武百祥帮助好几个反满抗日的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员逃出日本人的魔掌。当时有个文书部部长,是个老掌柜的,叫陈光信,后来叫陈忠。他曾几次写号召店员起来反对武百祥。可是武百祥并不恨他,当得知他是共产党,反对日本人,而日本宪兵、特务正要抓他时,武百祥便让李明远帮助他躲起来,开始李明远把他安排在道外商工会工作,为躲蔽日本人的不断追捕,又安排他到太古三道街“洪盛永”太布庄。后来日本鬼子查的越来越紧,只好给他带上路费,离开了哈尔滨。解放后,陈忠任长春市市长,人大副主任。

还有一个叫于绥非(于浣非)的人,是武百祥用高薪请来的高级职员,他懂得药理,请他买卖药品,此人很有才华,还懂美术,会设计广告、橱窗,为同记出了很大力。他是搞地下工作的国民党人,经常出去活动,店员因为他好动,就给他起个外号,叫“二流子”。他曾到北京、天津、上海搞反日募捐活动,被日本特务追踪过,回哈尔滨后多又发动店员起来反满抗日,日本人发现后,就派宪兵来抓他。武百祥得知后,就让帐房提前给他结帐,当特务来抓他时,就把帐本给特务看,证明于绥非早就不在同记了,并设法通知于绥非不要再来同记,后来于绥非在道里和白秀生开个白宫饭店以此作掩护,继续反满抗日活动,还送给同记店员十几篇便笺,内容就是让店员起来抗日。后来听说日本特务追踪到白宫饭店,可是他们已经走了。

白宫饭店停业时间不详,据现有史料推测,应该是在于浣非、陈远孚离哈后。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