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权与哈尔滨之夏

 

 1961年的冬天,一趟从北京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上,三个女人透过车窗观望外面陌生的土地。她们是年轻的张权和她的婆婆四伯母(经张权老师的女儿莫燕老师确认,年长者不是张权的婆婆,是张权爱人莫桂新的四伯母,四伯父去世早,四伯母孤身一人,张权就邀她一起生活,2016.7.26更新,感谢莫燕老师的指正)和小女儿莫燕,此行的目的地,是北大荒的兴凯湖。张权可能无法理解自己的国家出了什么样的问题,使得自己和丈夫都要戴着“右派”这样沉重的帽子,背井离乡,来到书中流放犯人的苦地……

张权,江苏宜兴人。1936年拒绝家里学医的决定,投考了国立杭州艺专,主修钢琴,后从俄籍教师马巽(marshin)学声乐。1937年入上海国立音专声乐系,师从周淑安、黄友葵。 1942年毕业于重庆国立音乐学院并留校任教期间,主演我国第一部歌剧《秋子》,轰动山城。1947年赴美国纽约罗城纳萨瑞斯学院。1949年入罗城大学伊斯特曼音乐学校研究生院学习声乐。1951年获音乐硕士学位和音乐会独唱家、歌剧演员称号。1951年回国,成为中央实验歌剧院的台柱子。

走出了哈尔滨火车站,忽然而过的寒风也许可以让她这个南方人打一个冷颤,更多地,她躲着疲惫的身躯,打量这周围这座“中转”的城市,设想着未来接受改造的生活。她的身后,是典型俄罗斯浪漫主义风格的老哈尔滨火车站(哈尔滨火车站拆除于1959年,此处有误,2016.7.24更正),眼前则尽是建于二十世纪初叶的东欧风格建筑,身旁有几个拉着手风琴,吹着萨克斯的乞丐正在乞讨。

正在她看得入神的时候,一辆轿车开过来。从车上下来了两个男子,自称是黑龙江歌舞团的干部(这人就是当时哈尔滨文化局的负责人马楠。此前马楠在北京拜访老领导夏衍,在文化部的办公室里,夏公专门提到张权,说你们调去可发挥些作用。来源)。他们见到张权之后,难掩心中的兴奋,如果在今天,大概可以说他们都是张权的粉丝吧。他们没有多说,只是表明市政府指示安排张权一行三人入住“国际旅行社”——这便是如今的国际饭店,是当年哈尔滨最高级别的旅店之一。

1960年,是一个发生饥荒的年代。在哈尔滨这座饥饿的城市中,张权一家依然能够享受到热牛奶、面包和肉食的“贵宾待遇”。这时候的张权或许还不知道,这座城市不仅即将忘记她“右派”的身份,更是要让她接受到那个年代最高的礼遇。一个月之后,张权得到了在黑龙江歌舞团和哈尔滨歌剧院的歌唱演员工作。

春天的时候,张权登上了哈尔滨的舞台,这是一次盛况空前的个人演唱会。当忍受饥荒之苦的观众们为张权报以长久而热烈的掌声的时候,“她感到喉咙被什么东西堵塞,竟不知如何出声,接着全场一篇寂静。张权登台数百次,但这样张不开口,却还是第一次”。

为了感谢这座让她重新焕发了艺术生命的城市,张权于1961年向哈尔滨市政府递交了一项让很多人看来近乎疯狂的提案:她建议这座远在中国版图最北端的省会城市,创办“哈尔滨之夏音乐会”,而成为中国的萨尔斯堡、中国的维也纳。幸而这条建议得到了哈尔滨市委第一书记任仲夷的认可,根据“经济生活要紧张一些,文化生活要轻松一些,要大力活跃职工群众的文化娱乐生活”的原则,哈尔滨市委宣传部牛乃文以及欧阳钦、李范五、任仲夷、吕其恩、郑依平、胡传经等人的支持与倡导下,第一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在1961年如期举办,与“羊城歌会”、“上海之春”并称为中国音乐三大盛事。

据说,第一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圆满成功之后,市长还特意请张权到自己家中吃了一顿烤鸭。

到底是一个人改变了一座城市的音乐格调,给与了一座城市一张特殊的名片;还是一座城市赋予了一个人足够多的宽容空间和艺术新生?这似乎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热爱生活的人们即便在那个困难的时代仍然没有丧失对美的追求,这叫今天的我们情何以堪呢……

参考资料

  1. 阿成.《风流倜傥的哈尔滨》

长河

工科男,大话哈尔滨网站发起人,哈尔滨地方志研究会地情分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副会长。 联系方式: [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6 条评论

  1. fz

    可惜她04年去世了。

  2. @fz 她的一生太苦了,可惜啊

  3. 东北酸菜赏翠花

    明天我的博客打算引用这篇文章——http://blog.tianya.cn/blogger/blog_main.asp?BlogID=516040

  4. 东北酸菜赏翠花

    非常感谢!

  5. DIESEL

    可以,只要注明原文出处就行。

  6. @东北酸菜赏翠花 酸菜老师写得太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张权与哈尔滨之夏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