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伪庙台子铁路警护队

文/王树元

111

庙台子原警护队房址

1931年“9.18事变”以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了我国东北全境。日本侵略者为了强权铁路,发展铁路,强化治安,防备抗日组织袭扰,在一些主要火车站成立了警护队。滨洲线庙台子站铁路警护队,就是其中之一,它成立于1932年5月,归属于肇东铁路警察署。
日伪庙台子铁路警护队,由一名日本人任警护队长(山口正雄),伪警察5名,许坤(副警长)、陈凤革、张开福、汲太先、吕长珍。除日本警长一人使用短枪,其他人都使用长枪,身配木质警棍。管辖范围为滨洲线5公里至25公里。勤务制度为两人一班,干一天休一天。日常工作没有明确分工,主要做好日本队长临时交办的任务,警备接车,检查有无可疑人和 “反满抗日犯”。

车站勤务,正常接送列车,对来往旅客进行监视,发现单身行踪可疑人员进行严加盘查,一旦身份不明,立即带到警护队,轻则关几天,重则严刑拷打,或者送往哈尔滨宪兵队。还着重在旅客中发现查找通缉人员,如“思想犯”、“经济犯” “国事犯”等。检问是否有反满抗日嫌疑人和违法者及携带违禁物品的人。夜间要在管内的铁路沿线实行线路巡查。主要严防抗日武装的袭扰,保护铁路沿线和列车运行安全。

巡查线路,在辖区内沿江、闸楼(即扳道房)等建筑物处设立巡逻箱,进行定期的巡逻,并要在巡逻部位簿册上签字盖章。以此来监督警护人员按时进行巡逻,及时发现所谓反满抗日人员的破坏行为。伪满时,不准老百姓随便在铁路行走,一经发现轻者挨骂,重者挨打,甚至带到警护队,一旦说不清身份,就会遭到刑法甚至失去性命。据现年80岁的王忠启老人讲;“在我小时经常到警护队那看伪警察打人,警护队外面还圈着铁丝网。”那时,老百姓的牲畜,一旦被列车撞死不敢去认领,不但拿不回来死去的牲畜,还得受罚(给擦火车道)。

1942年7月的一天早晨,由于雾大,家住江北“后汲家村”伪警察汲太先的父亲,挑着一担香瓜去市里赶早市,正当他在铁路上行走时(滨洲线7公里处),听到背后有人喊;“下去,下去!”他听出是自己儿子的声音,只顾向前走。这可气坏了汲太先,他迅速跑上前,不由分说,拿起警棍就是一顿打,他父亲连喊带叫;“是我!是我!”他才停手,一看果真是自己父亲,当年老百姓在铁路上行走挨打受骂是常事。

1941年5月,山口正雄因病回国,由一个名为木村的日本人接替警长一职。副警长许坤被提升为警尉补,调往肇东,直到1945年日伪投降。

1945年8月10日,听说苏联红军快打到哈尔滨时,日本人收缴伪警察的枪支,让他们好好看守,把档案材料全部烧毁。从此以后,庙台子警护队土崩瓦解。日本侵略者失败了, 五个伪警察也没能逃脱人民的审判,他们都成了人民的罪人。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揭秘日伪庙台子铁路警护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