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常县城保卫战

1945年“八一五”日本投降后,我军为贯彻中共中央“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迅速扩大东北根据地,东北人民自治军(民主联军的前身)辽宁总队二支队(田松支队),在解放舒兰、榆树之后,于12月31日,奉命向五常挺进。

五常距哈尔滨115公里,是哈尔滨的郊县,地处于哈尔滨和吉林中间,交通发达,是我党和国民党必争之地。国民党插手早于我党,日本投降后,五常县就成立了以安庆涛为书记长的国民党党部,他们勾结伪满官吏、警察、宪兵和地痞流氓等,组成了五常县治安维持会,在国民党部的操控下把攻击矛头直接对准我党。当我军进军五常时,安庆涛调动治安维持会的武装力量,企图阻挡我军前进。

31日下午,在团山子附近孙大骡子屯,以维持会一大队宋树棠部和二中队许桂三部,为阻截我军进入五常,双方展开了激战。在我军先头部队沉重打击下,敌匪很快被击溃,许桂三举枪投降,宋树棠被击伤后带领残部逃往小山子方向,我军迅速进占五常县城。

1946年1月1日,二支队领导机关和驻舒兰、榆树部队,也陆续开进五常。我党接收五常后,由部队干部徐诚之等六名同志主持临时县政府工作。于4日召开全县各界群众代表大会,成立了五常县人民政府,徐诚之当选为五常县民主县长。

五常县民主政府成立后,二支队主力经过暂短休整后,便奉命于1月15日开往牡丹江地区。为保卫新政权,严防土匪袭击,留守五常城内有四个连队,警卫二连和一团八连,还有三五九旅的一个连和当地一个朝鲜族连。这四个连队的战士基本都是新兵,他们不仅担负着守城任务,还负责为后续部队准备冬装和补给工作,这些战士大部分没有实战经验,这支近500人的队伍,武器装备也比较差。此外,还有200多名伤病员和大量辎重留在五常城内。

徐城之

1946年任五常县代县长的徐城之

被我军击溃逃亡在山区的残匪,在安庆涛指挥下,化整为零,伺机反扑。我军主力东进后,安庆涛得知情报,认为时机已到,便派党部干事高晓卿到山河屯,同流窜到此的匪队司令张俊奎联络,在山河屯召开各股匪首会议,密谋勾结潜伏在五常城内的匪特,里应外合,攻打五常县城,扼杀新生民主政权,抢夺军需物资。

1月28日深夜(腊月二十六),在东北光复军吉东地区五常县支队匪首刘育堂的指挥下,土匪头子张俊奎、宋德礼、朱沛然、翁喜林、郑元和、薛连峰等多股匪队,共1000多人,乘400多架马爬犁,配有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等武器装备,迅速包围了五常县城。

当时县城四周只有残缺不全的土围墙和破旧的土碉堡可以作为防御工事。为防止土匪袭击,县政府和留守部队成立了城防指挥部,由徐诚之任指挥,他提出以守为攻,坚决保住县城的口号。并划分了防御区;警卫二连防守东门,并负责保卫城东南后方医院,八连防守南门;三五九旅连保卫城西的县政府;朝鲜族连镇守北门。担任警戒的八连侦查班发现敌情后,各连队迅速进入防区,严阵以待。

29日拂晓前,刘育堂指挥各股土匪开始进攻。先是打了一阵炮,然后土匪们趁黑夜偷偷地爬过护城壕,向城西北三五九旅连阵地发起疯狂进攻。并叫喊;“消灭城里的‘红胡子’,在五常城过大年!”气焰十分嚣张。连长张炳珂指挥战士们把土匪放近点打,当土匪们爬到城下时张连长一声令下;“打!”顿时,手榴弹、子弹一起飞向土匪,土匪被打得死的死伤的伤,纷纷倒地,剩下的连滚带爬退到护城壕里。与此同时,其他三个方向也响起了枪声。徐诚之亲临八连阵地指挥作战,八连战士临危不惧,英勇还击。但八连使用的武器比较陈旧,全连除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和一挺残旧的马克沁重机枪,都是一些老式的长枪。就是凭这些劣势武器,依靠战士们誓与新政权共存亡的英雄气概,同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副连长张永杨亲自担任重机枪射手,文化教员徐增先、文书张炳田主动担任弹药手。重机枪的猛烈火力,给土匪重大杀伤。土匪们疯狂地向重机枪射击,张永扬左肩负伤,副指导员宫野进接过机枪继续射击。在八连战士英勇打击下,进攻城南的土匪终于被打退了。

被八连打退的土匪,经过谋划又迂回到城北,和那里的土匪合在一起,向守在这里的朝鲜族连发起猛攻。该连队利用有利地形,将土匪阻截在开阔地之外。此时,潜伏在城内的匪特们,窜到他们背后进行偷袭,使该连腹背受敌,伤亡很大,被迫撤出城外。

五常火车站

五常火车站

我城北阵地失守后,土匪们趁机窜进城内,见人就打,见屋就进,见物就抢,吓得居民四门紧闭,到处躲藏。土匪们在匪特的带领下,抄近路直扑其他三个连的背后,发起了疯狂进攻,致使战势急转直下。副连长张永扬负伤后仍不下火线,继续指挥全连战士边还击边向警卫二连靠拢。

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守城部队改全面防御收缩为重点防守。三五九旅连为保卫县政府收缩在政府大院内继续与土匪抗击。警卫二连在连长庞凤楼、指导员年永鹏的指挥下,为保卫医院及200多名伤病员,边还击边向后方医院撤退。土匪见我军撤退,进攻更加猖狂,战斗极为激烈。子弹的呼啸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土匪们的狂叫声,我军战士勇猛的喊杀声响成一片。此时,整个县城,浓烟四起,火光冲天,成为一片火海。我县政府供给处及勤杂人员、后方医院的伤病员,都投入了战斗。他们紧张地搬来一切可以利用的物资,修筑临时掩体,迅速传递弹药和救助伤员。这时土匪们就像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样愈加疯狂,子弹像雨点般地射在临时工事上,我军战士接连几个牺牲,土匪们步步逼近,眼看就要冲进医院,愤怒的警卫二连战士端枪跃出掩体,冲入敌群,与土匪们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战士们的喊杀声,像霹雳回荡在天空,嚣张的土匪再一次被杀退了。

玩匪们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又组织残匪发起新一轮的进攻。守城四个连队合为两处防守,指战员们发扬不怕牺牲精神,誓与县政府共存亡。哪里有枪声,哪里有危险,他们就冲到哪里。一个战士倒下去,另一个战士冲上来。土匪们被守城指战员的英勇气概所震慑,不敢贸然前进,有的干脆掉头回跑,土匪的猖狂进攻又一次被打了回去。

下午,守城指战员已同多于三倍的土匪激战了数小时,双方伤亡都很大,我军已有9名干部战士牺牲,多名负伤。尽管指战员们浴血奋战,但终因敌众我寡,只能收缩在医院和县政府院内坚持战斗。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驻拉林三支队运输连一个班,在连长任景林的带领下来五常领给养,闻讯急忙开着汽车冲进城内。任连长命令把九二重机枪架在汽车上,全班战士的冲锋枪和重机枪一齐向土匪扫射,这强有力的移动火力网,在土匪背后给予重大杀伤,守城的战士看到有援军到来也及时发起反击。汽车的轰鸣声和重机枪的点射声,使土匪们惊慌失措,摸不清势头,认为我军来了增援部队。冲到县政府门前的宋德礼匪队,急忙从西南门慌忙逃窜。其他匪队闻讯后也停止了进攻,都纷纷向匪首刘育堂报告,说我援军到了,刘匪急忙下令撤退。

战斗结束了,新生政权保住了,人民子弟兵用鲜血和生命粉碎了土匪妄图推翻人民政权的阴谋失败了。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朱德号机车的由来

1946年7月至10月间,哈尔滨铁路机务段职工,在“死机复活”运动中,把日伪投降时破坏后,扔在肇东车站的304号和1083 …

尼娜的故事

她的一切,都成了一个谜,一个没有办法书写的故事,一段被历史尘封和遗忘的往事。 哈尔滨,是她的故乡,却又是异 …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五常县城保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