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迭尔冰棍卖到南锣鼓巷开谈如何发扬本土文化-微信群大讨论(二)

@博: 马迭尔冰棍卖到南锣鼓巷,大家怎么看?

@佟以琦被妖怪抓走啦!!: 南锣鼓巷本身就是个小吃一条街

@洋哥: @博 恩,老北京马迭尔冰棍,老北京雪碧,老北京大列巴,老北京红肠,还有老北京麻辣烫。

@佟以琦被妖怪抓走啦!!: 南锣鼓巷的店铺租金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负担得起的

@洋哥: 好好的南锣胡同,当成景点旅游,逼得胡同居民大部分搬家走人了

@佟以琦被妖怪抓走啦!!: 所以取消3A了,太有性格。开在那里的饭店都不很火,没什么人,都是小吃排队;

@博: @佟以琦被妖怪抓走啦!! 3A是他们主动申请撤销的

@包装公子: 为啥啊

@洋哥: 本来就没什么看头嘛,就一胡同

@佟以琦被妖怪抓走啦!! :是,我知道,所以说太有性格

@博: 负担过重,南锣还主动要求各旅行社不要带团来

@佟以琦被妖怪抓走啦!! :人挤人,住户不堪其扰

@博: 南锣景区是开放的,说白了,没有门票。来太多人,不直接给景区贡献收入,反而是负担。

@洋哥: 反正我在北京16年了,一次没去过,一次开车闯进去,全程倒车走人

@姜程允 :也有比较火的店啊,不过不好吃就是了

@博: 跟旅游团去的,大多是大爷大妈,一家三口,他们的消费理念和南锣小资风格不对应,去了也不咋消费

@姜程允 :比如铃木食堂

@BoBoBo :特别贵。份量小,不好吃,齁贵。

@博 :小资、白领、大学生、驴友,这些对文化和南锣风格感兴趣的人群才是消费主力,而消费主力绝不是跟团旅游的。

@BoBoBo :在东北待时间长了,去哪里都觉得菜份量小

@姜程允 :环境不错,吃的太一般

@博 :现在景区同质化严重,到哪里都是炸鸡、铁板鱿鱼、烤肉串。所谓的创意产品,也基本上是淘宝货。

@姜程允 :人们就爱吃这个,市场决定一切

@博: 也就是华梅面包、商委红肠才不可复制

@BoBoBo :挺好的老北京胡同,已经面目全非。各种小吃店面、招牌,安的乱七八糟的霓虹灯,真心把老北京的那种朴实、舒服、踏实的感觉全毁了。

@博: 特产,一旦被复制,被嫁接,就不是特产了。不仅失去了正宗的口味和质量,也失去了情怀。

@姜程允 : 时代变了,有些变化不是不喜欢就能抗拒得了的

@吃货麦兜 : 嗯,时代的洪流是很强大的

@BoBoBo : 像林徽因梁思成故居被拆,老城门被拆都是时代的产物。

@包装公子: 是啊,没办法,就像汉字被简化一样

@BoBoBo : 可是,时代的潮流还是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导向的,就像林徽因说的,拆了的是真正的古董,再重修就是假古董了。

@包装公子: 大家怎么看汉字的简化?

@姜程允 : 昨天去老道外,又感慨了一下

@洋哥: 坚持己见,不为所谓潮流所裹挟,才是一个静思者需要做到的

@吃货麦兜 :汉字简化在当时确实有利于文字的传播与普及

@包装公子: 对文化的发展来说是不是好事吗

@吃货麦兜 :确实繁体字会感觉比简体字更有味道更好看,可是如果我们一直用的是繁体字说不定也早厌倦了,觉得简体字好。人都是这样的,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珍贵

@包装公子: 这句话说到心坎上了。繁体字不是说更好看的更有味道的问题,而是繁体字,它更接近于甲骨文,更能清楚明白表达这个字的意义,让这个汉子的本意更加清楚的展现在我们面前。

@姜程允 :繁体字更适用于平面设计。对于文字普及来说,不如简体字。

@吃货麦兜 :可以作为历史文化的传承,确实不实用

@BoBoBo :香港台湾,都用的繁体字,也没看人家因为繁体字,就落后了多少,都是从小学习的问题

@包装公子: 其实很多繁体字跟甲骨文已经差距很大了,都失去了甲骨文的一些意义了。

@BoBoBo :差距是很大了,但是相较于简体字,真的好太多

@包装公子:是的,小篆跟大篆比又简化很多,总感觉汉字一直在慢慢简化的

@吃货麦兜 :关键是当时中国文盲太多了,都是当时的时代决定的

@包装公子: 一直想简体字是不是汉字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不是简化?

@吃货麦兜 :有道理

@姜程允 : 好歹没堕入拼音文字

@央视美食顾问&冰城吃货小胖 : 马迭尔的冷饮,已经卖给北京了。北京那边,建厂、生产、销售,咱们本地吃的还是本地生产。武汉、长沙吃的马迭尔,应该都是北京那边放出的。为了品牌扩大化,也未必不是好事。就像格瓦斯一样,我们知道秋林的正宗,好喝。可全国推广格瓦斯的却是娃哈哈,东西做的不好,广告、渠道却做的好

@博: 秋林也在天津开了分厂

@央视美食顾问&冰城吃货小胖 :这也是近些年的事了,去四川、江浙,也很难看到秋林的身影。有分厂只是解决了产能问题,市场推广、渠道分销等并不完善

@姜程允 : 对,品牌意识差

@吃货麦兜 :是因为东北人不会做生意吗

@央视美食顾问&冰城吃货小胖 :@吃货麦兜 也不是,问题太多。其实,秋林食品的格瓦斯,也不错。市场上少有吧
@博: 欧洲的奢侈品都是作坊式的,家庭传承几百年,规模化、量产的理念是美国的

@吃货麦兜 :匠人与传承现在才在中国价值观中复兴起来。感觉文明的进步必然导致文化的淘汰,就像从前的油纸伞,多么美好,还有现在电子读物在冲击纸质书市场。

@BoBoBo :对啊,必然淘汰是一定的,但是这个必然并不一定是对的。就像现在韩文化,日本,美国文化,对中国文化市场冲击太大了,但并不一定是好的发展。但是,时代的潮流又不知道怎么去调整方向。

@吃货麦兜 :恩,有的时候文明还会倒退呢,比如文**革*时期

@CATC :文明的进步导致文化的淘汰?这是什么逻辑

@吃货麦兜 : 一些旧文化的淘汰

@Caesar :关于匠人,推荐一本书,台湾文化大学李乾郎《中国木构造》

@吃货麦兜 :榫卯结构真的好神奇

@包装公子: 是啊,业而言父亲就是木匠,从来不用钉子,眼睛特别毒

@吃货麦兜 :我爸妈结婚的时候家具都是我爸打的

@包装公子: 是啊,老一辈的手艺到我这就失传了。我爷爷以前是专门在棺材上画画的,这手艺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了
@BoBoBo :我们那里还有

@包装公子: 是吗,爷爷说图样讲究很多呢,可惜现在知道的越来越少了

@BoBoBo :恩恩,那你应该去学习整理一下啊,不是学习画画,就是把图样什么的整理下

@包装公子: 文//革的时候都烧了

@BoBoBo :。。。

@包装公子: 除了一张毛主席去安源,剩下所有的画和稿全部都烧了

@BoBoBo :我妈妈她这几年一直在整理我们那里的老刺绣,收集了特别多。。后来,我们那里要建一个文化博物馆,捐了好多

@包装公子: 没办法,哎,我们这代人真应该好好地把手头的文化保护好

@BoBoBo :对头,其实东北真的文化底蕴太深厚了。清朝能统治中国那么多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包装公子: 东北这头民俗还是挺多的

@长河 : @包装公子 @BoBoBo 非常赞同,咱们这代人得找到民俗、传统文化的亮点,既要符合审美要求,又要保证纯正的味道,还得有传播性,任重而道远啊

@包装公子 :是的

@BoBoBo :恩恩

@长河 :传统手工艺的发扬有什么好方法么?通过互联网的这种故事传播,加上开网店?文博会这种平台,手工艺人能获得的实惠多么?

@CATC :政府通过税收和资金扶持,提供经营场所,让他们能够通过手工艺传承生存才能传下去吧,互联网只是促进传播

@长河 :最终肯定得让手工艺人得到经济回报,这才能发展

@夏天 :我觉得王老师的活动就不错,每堂课参与几个人,每个人学费多少

@长河 : 最近听吴晓波的节目,讲随着中产阶级的壮大,要逐渐告别“物美价廉”的概念了,取而代之的是对产品的艺术性和品质的要求会越来越高

@CATC :台湾这方面做得很好

@BoBoBo :政府再提供场地和支持都不行的。传统文化工艺在市场需求量太小,而真正的好工艺,人力成本非常高,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

@长河 : 互联网是营销手段,是让更多人知道有这些事儿,这些人和这些工艺品的渠道

@夏天 :问题是市场,他们的销售市场在哪里?

@长河 :传统工艺面向的用户得是中产阶级才好

@CATC :有他特定的需求市场,不是大众需求

@BoBoBo :我妈妈以前是做苏绣的,但是,根本无法生存,我们县为了把旅游业、文化产业搞上去,也会给店面支持,但还是支持不下去。所以,现在我们家是靠做生意养刺绣

@CATC :只要是精致的东西是有人需要的,工艺品如果技法手艺不够高,虽然是传统手艺也不行

@BoBoBo :哎,我妈妈的老师,是中国第一位刺绣传统工艺大师,也只能一辈子不争名利,一辈子清贫,现在这个社会,年轻人根本做不到

@CATC: 有一个朋友目前在一个刀剑铺学徒,一把刀把手磨了半个月,都做完可能一个月也不够,这样一把刀要卖几千上万,还是有需求

@BoBoBo :所以,一个多月,也就几千或者上万,那他学习的成本呢?

@长河 : 效率有些低了

@BoBoBo :做这些手工艺,它不光是简简单单的技术,它是有艺术成分在里面的,所以,学习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都是没办法计算的。

@长河 : 就像有些纯手工打造的豪车,品质不见得比生产线下来的高端车差太多,但手工打造的人力和时间成本高,就是贵,开出去就是显得自己有钱,手工艺品变奢侈品也行啊

@BoBoBo :恩恩,就是这样啊,有时候手工艺术这些,真的是需要慢节奏的人去品味,享受的。比如红木家具什么的,刺绣衣服什么的,根本不实用啊。那么老贵,买回来除了好看,没一点感觉,红木家具来了北方还得防止太干燥坏了。。。

@姜程允 :回家一次 拍一次。我们好好的保护一下这些景象吧,说实话,每次拍都觉得境况愈下

4f312dc00e9fe24341622fc1b30e4e1

9e25715664cea90c5a195ff211cfff2

783c72a975412b93baf3c412b061a40

862aeb5aa312ce66a1f48762efcc555

6217e0a58c1028c85dea1777fb3364e

c1d6e927bad025c4878ffbd9691adc0

dfffba8a5f7105bbc5a26daf8627b09

@BoBoBo :不知道 怎么做,大家可以集体想想办法

@姜程允 :哪怕改成田子坊那样也是好的啊,造势很重要

eb1ece9a43b0839a923158c669f5563

4810b833a2a9c1402096f0752982bcf

9e0fdb64865db29b7c70a3021be38e5

@姜程允 :其实老道外可以的

1

2

@姜程允 :实在残破的拆掉,忍痛割肉,值得保护的按照结构修旧如旧。很好的一个项目:特色旅游,餐饮文化,创业孵化,都可以放进去。现在的中华巴洛克,不伦不类。可惜那么大一片儿,粗略估计没个二三百是不够的。。。只电路水管路面的项目就是一大笔数目。那么大一片街区,容积量惊人,需要投入的钱也是惊人

@CATC :钱多一点一点来,但是不要对付,如果政府能够把老房子长期廉租,开店的人会有动力精心维护

@小武 :二道街三道街租金太贵

@自由君:实际道外的市井文化与光复前基本没变。如周边的城市或乡村的商人来道外买东西、上货、交易,延爽街是山海杂货,太古街是毛皮,北二十道街是小市(二手市场)等。丰润六道街、南十六道街和北市场是戏园子杂耍江湖卖药的等,都是自然形成的,就是现在没有窑子。现在政府多处插手文化没有了,建筑也变样了。

@姜程允 :这些东西其实都能变成旅游业的一部分,只要建筑保护规划维护都正规。从前叙利亚的大市场,不也是什么都卖,也不耽误成为全世界旅游人向往的目的地。不过现在一场战火炸得精光。。残念了

阿勒颇大市场——

A rebel fighter walks in a devastated alley of Aleppo's old market, in the UNESCO-listed northern Syrian city on February 27, 2014. Some 3,300 people have been killed in fighting between rebels seeking President Bashar al-Assad's ouster and their erstwhile jihadist allies since clashes erupted in January, a monitoring group said on february 26, 2014. AFP PHOTO / AMC / ZEIN AL-RIFAI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ZEIN AL-RIFAI/AFP/Getty Images)

A rebel fighter walks in a devastated alley of Aleppo's old market, in the UNESCO-listed northern Syrian city on February 27, 2014. Some 3,300 people have been killed in fighting between rebels seeking President Bashar al-Assad's ouster and their erstwhile jihadist allies since clashes erupted in January, a monitoring group said on february 26, 2014. AFP PHOTO / AMC / ZEIN AL-RIFAI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ZEIN AL-RIFAI/AFP/Getty Images)

 

06

07

@自由君 :老建筑别动,卫生设施跟上就足够了,别管的太多

@长河 :管理的就是卫生和治安,剩下的完全交给社会自由发展,就妥妥了

@BoBoBo :对啊,多加修缮就好了,千万不要再搞出来一个南锣鼓巷、798了

@姜程允 :

01

02

03

04

@咔沃 :拍的真棒!看着就食欲大增

@木子之光 :这是哪家啊?

@姜程允 :在道外,滨江站附近

@木子之光:好的,有机会一定去尝尝

@姜程允 :人若吃素枉少年,花了几百万年进化到食物链顶端,难道是为了吃生菜和胡萝卜么。。。

@Helen :快告诉我在滨江站哪儿?

@姜程允:北山

@自由君 :北山酒馆的风干香肠外形和味道最接近原正阳楼的风干香肠,不知道现在怎样

 

长河

工科男,大话哈尔滨网站发起人,哈尔滨地方志研究会地情分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副会长。 联系方式: [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从马迭尔冰棍卖到南锣鼓巷开谈如何发扬本土文化-微信群大讨论(二)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