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作者:殷之书,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广袤天地(微信号:Scottona),原文链接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哈军工成立了院建筑委员会,由李懋之副教育长任主任,营房处长张复明兼办公室主任,高步昆教授和我任技术室正、副主任,还有冯浩瑜、王家邦等七八个技术人员参与工作。学院的房屋设计任务决定由哈尔滨市建筑设计院(后改为设计公司)承担;公司经理张德恩,不常见面;总工程师李光耀,负责领导设计工作。因学院的建筑总平面图是我根据陈赓院长指示设计的,熟悉各方面规划情况,所以李光耀和我联系较多。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第一期设计任务是五个系的教学大楼和学员宿舍、食堂,共十万平方米。我向李光耀介绍了学院的建设思想和各种设计要求等,他都应承了;但对大楼要建成民族形式这一点,却十分为难,说:“我们在哈尔滨市从来没有设计过中国民族形式的建筑物,不知怎么设计,很不好办。”我说:“这可是陈院长点名要求的,要尽量设法完成。你们可否抓紧学习学习,这对于熟悉建筑设计的人来说并不很难,学一星期就可以了。”李说:“有这么简单吗?上哪儿去学呀?”我说:“我想你们可以自学。我从北京带来了几本书,有一本对学习民族形式的建筑非常有用,你们看看、记记,就能下笔设计了,不致有多大困难,你先试试好吗?”他将信将疑,答应试试。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我原在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主要是教结构计算的,如楼房、桥梁等各种建筑的结构内力分析和设计等,所以李光耀可能认为我不熟悉建筑设计,对我所说的这些话不太相信。其实我对建筑设计虽不太精通,但也不算外行。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我在清华大学土木系当助教和讲师的同时,就到营建系向李斛讲师学习素描、速写等课程,又旁听了梁思成先栺讲授的中国建筑史和西洋建筑史等课程,主要的是在设计图案课上,梁思成先栺亲自给我改图(他一般不给学栺改图,由别的教师们改),这是特殊待遇,很难得的。因为他注意到了我去听他的每一堂课,知道我是土木系讲师,认为熟悉建筑的人也熟悉结构,两者结合,可以研究或设计出更为经济或更可随意的建筑物来,所以应我的要求,梁先栺同意给我改图。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后来他看我学习的情况说我可以跟他一起研究古建筑大屋顶的结构改革,使大屋顶的结构更为经济合理;我很乐意在他领导下一起研究。就这样,我在营建系的时间不少,和当时营建系讲师吴良镛、朱畅中、汪国瑜等交好,并在营建系开讲了一门结构学的课;后来在土木系开了一门建筑构造和设计的新课。所以我对建筑学是有一定认知的。我借给李光耀的书是一本中国古建筑图集,很厚,内容丰富,集中了国内一些著名古建筑的照片和实测图,包括建筑物的正、侧、背立面图像、墙柱门窗、梁架檩椽、屋面屋檐、枓拱脊兽等的照片和典型的实测细部图,尺寸齐全,十分具体,是一本难得的好书。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这是梁思成先栺早期在朱启钤先栺创办的中国营造学社工作时,带领莫宗江、罗哲文等学栺到国内各古建筑处照相和测量所得的资料;他们缘柱骑梁、爬墙上屋,有时高处不能上,还搭架用绳索把他们吊上去的;回到住处,还要画出各种细部草图来,工作十分辛苦。罗哲文告诉我,说他当时还不到二十岁。朱社长病故后,梁先栺领导该社。抗日战争胜利后,梁先栺到清华大学创办营建系。中国营造学社随着一起到了营建系楼中,不几年,出版了这部图集,并赠送系内教师每人一本,我也得到一本,对之十分宝贵。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李光耀他们仔细阅读了这本图集约一星期,来对我说这本书很好,他们对古建筑的特点和构造基本清楚了,大概可以下笔设计;但他们还没有见到一些实际建筑物,把握还不大,所以想去北京参观一些古建筑,加深认识,回来开始设计,问题应该不很大了。我说去北京很好,可以看到故宫、太廟、天坛、雍和宫、潭柘寺、戒台寺、碧云寺等等古建,印象就深刻了。于是他们去北京参观,不到一星期回来了,说参观收获很大,可以开始设计了。就这样,五座大楼同时开始设计,一步一步顺利进行,直到全部完成。那本图集也还给我了。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一九五三年上半年,在大楼设计过程中,我们建委会进行了古建筑脊兽的改革。本来,古建筑屋顶上的一些脊兽有些神话迷信色彩,我觉得放在教学大楼上很不合适,想把它们改成普通兽类或别的什么,因此事不急,就把它暂时放在一边了。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脊兽是什么?有几种形式:一是鸱尾(鸱吻)。在正脊两端的脊瓦容易松动,要用一个较重的东西堵住端头,作加固之用。古代就用鸱尾,此物鱼头鱼身,却长着鸱(猫头鹰)的尾巴,尾巴很大,向上翘起。据说这个神物的尾巴打击水波时,能掀起大浪大雨,可以防止古建筑木结构的火灾危害。传到后代,皇宫和一些官方建筑,把鸱尾改成龙吻(吞兽),一个龙头张着大口吞咬脊瓦,龙尾高高翘起;龙能行云兴雨,也有保护殿屋之用。但民间建筑不能用此,仍用鸱尾。二是仙人骑凤。在四个屋角处连向正脊端的四条垂脊檐角尖端处,有一个仙人骑着凤停在那里。有几个说法,说有一个王子被敌人追赶到此,无法前进,只得停下,所以又称走投无路,当然这个王子不是骑着凤的;又说是一个仙人骑着凤停在这里,欣赏周边风景,又能飞出去传递信息等。三是神兽(蹲兽)。在垂脊端头仙人骑凤的后面,都有一列神兽蹲坐着,说是镇脊之用;一般设有五个,按房屋等级增加,蹲兽最多的是北京故宫中的太和殿,有十个,依次名为鸱尾、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狎鱼、獬豸、斗牛和行什。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以上所说这些脊兽有加固作用,也有迷信色彩,其实它们对整座古建筑来说也增加了一种景观,比一般民居大宅美感多了。一天,一个学建筑的技术人员陈星浩找我,他提出建议,把五个教学大楼四个垂脊上的蹲兽,改成各系的装备:空军系改成一列飞机,炮兵系改成一列大炮,海军系改兵舰,装甲兵系用坦克,工兵系也考虑一种装备,这样,人家一看到屋角装备,就知道这楼是什么系了,说这个想法能行吗?我说这个想法很好,蹲兽没有什么意义,用各系装备来代替,很有意思,我赞成这么改。于是我们就研究工程兵系的装备标志:用洋锹十字镐太单薄,他提出用压路机,我认为只代表筑路一方面,远看也看不清楚;又考虑了几个也不合适,最后初步确定用吊车,以后想到更好的再换。之后,又研究将檐角的仙人骑凤改换成解放军骑马,威风凛凛的很振奋人心。大楼正脊上的龙头换成虎身,也是他提出的。因为龙是虚无神怪的,虎是实在的猛兽,蹲在屋脊上的模样会更好些。我同意他的意见,要他画出来看看。他便当场画了一个草稿,经过略作修改,虎首回眸仰视,虎尾弯弯上翘,很有气势,我们都觉满意。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至此,大楼脊兽改革的方案全部完成,但这事在建委会是不能决定的,只有通过主任李副教育长去请示陈院长。听说,陈院长看了草图,十分同意,并说高处蹲着老虎,很好!谁要是来侵犯我们,老虎就狠狠地一口把他咬住了。陈院长同意了脊兽改革方案后,通过设计和施工单位的努力,五座教学大楼的正脊上坐了两只老虎,四条垂脊上,尖端处是个解放军骑马,并按系别安排了一列飞机、大炮、兵舰、坦克、吊车,成为大屋顶上一道亮丽的景观,引起了不少人的兴趣。

半个多世纪了,它们至今仍高高在上。

(最后修改于2012-08-29 上午08:50)

哈军工房屋建筑的规划

殷之书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一九五二年十月中旬,我去军事工程学院北京办事处报到,接见我的是陈赓院长,他说:“欢迎欢迎!我们等着你呢!”随即,就给我布置了工作:“你来我们学院,首先要把学院急需的房屋建设工作搞起来,然后再到教学岗位上去。你今天就开始工作,搞一个学院的建筑规划;学院里各种房屋怎么个布局,总共要盖多少房子,多少平方米,要花多少钱。在这方面,我们李懋之副教育长已经收集了不少资料,可参考使用,你说行嘛?”我说:“好的,按您的意思,我画一张学院建筑总平面图,做一个学院各建筑物建筑面积的汇总统计表和一份学院房屋建筑的概算总表,您看可以吗?”院长说:“可以。”就请来李副教育长,交待了这项工作。李副教育长把我带到我工作的房里,交给我哈尔滨学院校区的平面图、学院的编制体制表、各类人员所需的工作、生活等面积标准和哈尔滨市建筑设计概算定额等文件,我就开始工作。

我按学院编制体制和各类人员建筑面积标准计算出全院各部门各级干部、各类教师和学员、战士们所需用的建筑面积,分部、分系逐一列表,得出各部、系所需的建筑面积。然后合成学院总的建筑面积统计表。学院的总建筑面积为四十五万多平方米。

然后搞建筑规划。事前,请示陈院长:可否把学院分成教学、行政、生活等几个区,以便于管理。院长说:“苏联总顾问说我们这五个系在苏联是分开的五个独立的学院,同时创办比较复杂,不如先办一个学院五个系,积累经验,以后再分成五个学院。所以我们学院的五个系要有相对的独立性,各系学员的学习和生活都由各系管理,学员的宿舍和食堂应设在各系;教师和干部的工作由各系分管,他们的生活可由学院统管。”我说:“那可否把各系划一个范围,在这个范围里建各系所属的教学楼、学员宿舍和食堂,再留一些今后发展的空地;教师和干部另找适当地点集中食宿。”院长说:“就这样吧。”

画图时,考虑要在学院北区中间设一个大操场,操场东、西、北三侧设置教学楼,南边设办公大楼,大楼包括体育馆和图书馆,位于院区的中心。在具体安排时,因空军系和炮兵系建筑面积太大,占地太多,操场三侧无法容纳,只能安排在院东区文庙街南北两边;在操场东、西、北三侧建装甲兵系、工程兵系和海军系。另外,在文庙街南部靠东安排了实习工厂,地点在一般下风处,噪音不会干扰其它建筑内人员。南部靠西有首长宿舍和苏联顾问宿舍,这些苏联顾问宿舍准备以后作为教授宿舍之用。而在西边街北还设置了购物、理发等服务单位。学院南部还留下一些空地,作以后发展之处。
在学院院区以外,马路西边有一片空地,准备盖宿舍的。李副教育长说:“这是一块好地方,盖宿舍楼可盖很多幢,大门口里面可盖一座物质保障部大楼,因为物质保障部对外关系多,外人进出多,很杂,大楼放在这个侧院,外人一进门就到,很方便,而且可以避免外人进入学院大门,少了很多登记、联系的麻烦,也安全些。”于是在西侧院的大门里,安排了一幢六千六百平方米的物质保障部大楼,后称为八一楼。

以上这些安排,都是经过陈院长同意的,就这样,画出了一张《军事工程学院建筑总平面图》。

经过研究,陈院长指示:“这四十五万平方米要争取早日完成。为保证教学,可分三期施工。第一期明年开工,建十万平方米,五个系的教学大楼和学员宿舍、食堂;学员宿舍和食堂必须在明年八月前完工,保证九月初开学,第二期后年开始,除继续建教学大楼外,争取再建十五万平方米,包括实习工厂、教师和干部宿舍、苏联顾问宿舍和物质保障部大楼等。第三期大后年起,建设院办公楼、院领导宿舍和一些辅助建筑物等。各期任务可以重叠交叉,也可略加调整,原则是急需的先建。”

最后作造价概算。我顺便请示了一个问题:“各主要大楼的屋顶,采用平顶的还是坡顶的?”院长说:“用民族形式的。”我说:“好,就用民族形式的。”随着做概算,根据《哈尔滨市建筑设计概算定额》,按各类建筑物建筑面积,计算出各项造价概算,汇成《军事工程学院建筑总概算表》,再把各期建筑造价分列出来。经过李副教育长和陈院长审阅,表示满意。

陈院长指示李副教育长把建筑总平面图、分期建造设想、总概算表和分期概算汇合,并打个报告上报军委,请示审批。

报告送上去约一个星期后,毛泽东主席就批准了。大家说批得真快!陈院长说:“事情要抓紧!你们尽快去哈尔滨,落实盖房子的事。要边设计边施工,保证明年学院开学时学员能住得上房子。教师和干部的宿舍都安排在向哈尔滨市借来的房子里,他们的办公室和学员的教室可以挤着点儿,安排在哈医大留下的王字楼、致知楼和工字楼里。”这时已是十月底。李副教育长请示陈院长:“我们准备在十一月二日或三日动身去哈尔滨。高步昆教授已来报到了,是否也一起去?”院长说:“通知他一起去,参加你们工作。”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于是我回清华大学,去土木系交待工作,总务处退了宿舍,图书馆办了手续;在家里准备了衣物、书籍等,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三日,与李懋之副教育长、高步昆教授登上了火车,直奔哈尔滨而去。

文摘

本文内容转载自网络或传统媒体,且持续三个月以上未能联系到原作者,因此声明:文章内容保留原作者和出处,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并只在网站进行转载。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军工教学大楼的秘史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