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写塞北一隅——陈松横道河子水彩写生随笔

1.webp

这一站是横道河子。

近几个月的写生均在北方家乡一带,恰巧历史上“中东铁路”沿线的几座老镇,大大满足我以老建筑为主要写生主题的要求,先是一面坡、帽儿山,这一站是横道河子。

如今不起眼的几座北方小镇,百年前可都是“中东铁路”上风光而关键的节点。你若知晓当今“一带一路”的价值意义,就不难理解当年的铁路交通带给被串连在这条线上的城市、村镇的剧烈影响,只不过“中东铁路”更多地藏裹着沙皇俄国险恶的侵略野心,而这条铁路有时被看作是中国深重的屈辱史上一条长长的刀疤。

其实历史就是历史,看待它的时候,不用带着那么多苦大仇深的主观前缀,因为历史给后人的财富可远远不止那些恩恩怨怨的主权争斗。

扯远了。关于横道河子,多年前就经常乘车经过,因为设计工作的需要,每年至少要去几次牡丹江,而距牡丹江仅几十公里的这座老镇是必须要经过的。但只是经过,忙三火四、慌慌张张的我,每次只是透过时速不低于百公里车窗,浮皮潦草地向飞快闪过的这里行注目礼,只有暂留在视网膜上的不甚清晰的片段。

而近两年,已连续三次实地的探访,正因为之前走得太快太过匆忙,这几次则用摄影与写生,这最缓慢的方式去探访,作为弥补。

2.webp

3.webp

4.webp

5.webp

如此说来,与这个老镇之间的关系竟然呈托了自己生活节奏的由快到慢。有时我们真的需要让自己稍慢下来,而有时也要有些强制性减速的办法,绘画写生不失为一种良方。到一处,你可以选择拍照片,只需手指轻触几下,影像便高效地被你带走;若要选择写生,哪怕是速写,都要慢上至少几十倍,手法再纯熟高超,一日的写生产量也不过几幅,但此时,“慢”的目的完全得以实现。

慢,让我发现了身边无数事物的动人之处,就像是第一次看到它们;慢,还让我观察、发觉、整理周围的一切细节,一切左顾右盼或匆匆拍下照片时所难以捕捉的细节;慢,也会让我回顾自己的画作时,回忆起当初的声响、味道,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和暖的阳光,甚至雨滴落到画纸上的痛心疾首……

想到了时尚界有一时髦词汇“轻奢”(Affordable Luxury),意为可以负担的奢侈。写生之于我来说就是一种轻奢,是一种可以自行驾驭的享乐,一种浸润于艺术的洗礼。

6.webp

7.webp

8.webp

写生过程也要经历不停的判断、选择与取舍。首先,因为写生的目的并不是单纯地为了复制眼前的景色而作画,要通过直觉精炼出眼前最为打动人的元素。齐白石有画语“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写生创作画得像不是第一要务,而是让人读到你画作中的“神”。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接下来的是技术问题,选择最合适的手段、形式、技巧,“学的时候一大片,做的时候一条线”,临场感扑面而来的时候,更需要信心十足的每一笔。

有时,越是担心有差错,就越不会出好作品,自己给自己设的“槛儿”,怎么也得被跘着,所以,要的是无畏惧的试错精神,放下之前的自己,因为写生本来就是另一种方式的试验研习。

写生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外界环境的变化,比如一缕光、一阵风或一片云,都会让自己兴致勃发,亢奋地想着用之前不曾用到的方法去突破一下,哪怕是看似不靠谱的非主流路数。有人把艺术创作比喻为螺旋式,或波浪式,但似乎更像钟摆式,当游离到主流的边缘时,应当再返回到主流,依此重复往返,不断审视调整自己的轨迹,才能求得相对的全面与恒久。

9.webp

10.webp

11.webp

一动笔就持续几个小时的写生,却让我丝毫不觉得劳累,甚至几乎成了一种心无杂念的冥想。而赴乡村写生,冥想中时常有在城市中不会加入的小插曲:院门里尽职尽责的看家大犬从门缝向我们叫个不停,好在门锁着,我不怕你;而不知谁家的一群新生的小狗突然从木栅栏中钻出,淘气地围着我蹦来跳去,差点踩翻了颜料盒;天晴的时候,要不停地拍打落到身上的“花大姐”(瓢虫),不然会被亲吻叮咬;旁边的菜地刚刚施过粪肥,味道猛烈但很有机;见到老鼠穿行,吓得老婆不停跺脚叫嚷恐吓驱赶……

北方的秋天来得早,也来得快。这几日下来,树叶的颜色变化最为显著,由起初的以绿为主基调,变为以黄与橙红为主基调,一日一变,仿佛在给我上色彩渐变的示范课。

12.webp

13.webp

14.webp

位于张广才岭山坳中的横道河子老镇,始建于1897年,现今保留有200余处俄式老建筑,全木制的东正圣母进堂教堂和远东机车库博物馆等建筑已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据说,近几年先后投资数亿元人民币进行整体改造建设,的确,每次来见到的都与之前的不同。但是,我个人给这里的评价为:一日游尚佳,不宜停留多日。因为写生之慢,必定要停留几日,住宿、餐饮服务的欠缺与落后便被突显。让人看着不放心的小饭馆,绝对不会让我们去冒险“试错”的,只能每日吃方便面过活;而镇里几家旅店、客栈,少有室内卫生间,凶险的原生态旱厕更是让我们接受无能,以至于不得不提前结束此行。祈盼着这老镇的进一步升级,不只是“面子”的升级,而是“里子”的升级。

绘画的主题可以不停地更换,但主题,必须不断纵深。我的关于老建筑的主题写生在不断地通过描刻眼前的景物,进而对建筑与历史有了更多更深入的解读与发现。

这种经验像在碎石烂瓦中,俯身拾起一串古旧的珠链,亲自用手小心擦拂去上面的厚厚的蒙尘,眼前便是温润沉着的光芒。

陈松

2015.10.1于哈尔滨

15.webp

16.webp

17.webp

18.webp

19.webp

20.webp

21.webp

22.webp

23.webp

24.webp

 

陈松

1975年生于哈尔滨,号泉斋主人,独立设计师,自由撰稿人。自幼师从艺术家胡梅生先生学习国画﹑书法。1997年大学毕业后从事室内设计至今,曾任黑龙江国光建筑装饰设计研究院副院长。近年主攻水彩画创作,并实践将原创艺术与空间设计相结合,作品被众多业主收藏。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理事;黑龙江省室内设计学会理事;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环境设计艺委会委员;高级工程师;全国资深室内建筑师

相关推荐

1 条评论

  1. 山竹

    写的很棒,画得也很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慢写塞北一隅——陈松横道河子水彩写生随笔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