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街市独开的茉莉花——访谈《纳兰性德》作者”80后女飞机设计师”池舒涵

瞳孔记录 1年前 (2016-08-25) 5

作者:钱钱 ,东北林业大学学生,大话哈尔滨瞳孔记录编辑,微博@钱钱钱多多啦啦啦


冰雪为容玉作胎,柔情合傍琐窗开。清 王士禄《茉莉花》

3

《纳兰性德》一出,各报纸大板块争相报道。也许你看过这本书,也许你通过报纸、微博了解了很多纳兰性德与池舒涵。很多报道上对于池舒涵的评价和标签是“本为’哈飞’飞机设计师,却写成小说《纳兰性德》”、“书香门第首位签约作家”、“文心飞扬的80后女飞机设计师”……而这回我们抛开纳兰性德,本期瞳孔记录将带你走近”繁花街市独开的茉莉花”池舒涵。

书函
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得知我们要采访她,舒涵邀请我们参加了一期读书会,也是舒涵经常参加的”若愚读书会”,读书会上的舒涵侃侃而谈与其他人一起交流读书体会和见解,铿锵又柔软的语调,优雅又自信的目光,说客观写实同时加上评论的史学传统是自己所不喜欢的,说一些历史片段于自己的看法。那天她穿着一条绿色长裙配着白色的小衫,这样的舒涵站在台上像极了“冰雪为容玉作胎”的茉莉花。

img_2118

“肥沃的黑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人,对纯净这个词有自己的理解。纯净不是寡淡,真正的纯净是一种力量,看似清澈,却包含着历经荡涤后丰富的力量”

舒涵的本职工作是”哈飞”的一名飞机设计师,平时下班的时间除了参加读书会就是听听交响乐,或者参加音乐节啤酒节来放松自己,有时候提起笔来画一会儿,偶尔弹弹古筝。她说”这些都是我喜欢做的,有时候参加活动还会扩大圈子,认识更多朋友。”她很喜欢慢节奏的沉静的生活,“有段时间我去上海,收到上海公司的橄榄枝,就在犹豫的当口,看着在外滩上高楼林立灯火通明,我问自己,住在那里的人们,真的有归属感吗?看似繁华似锦的生活,真的适合我吗?”

“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对我的写作会有一定影响”

舒涵小时候家里的一个邻居的儿子是北大毕业生。他家有好多书,舒涵爸爸就会经常拿一些用过的大学教材回家,这是她第一次接触文学,从此在心底也埋下了文学的种子。在写《纳兰性德》之前,舒涵曾写过一些话剧本子。在朋友的建议之下写了这本长篇历史小说《纳兰性德》,以后也可能会搬上荧屏,届时欢迎大家收看。她说她从未把写小说看成任务,就是一天写一点儿,日积月累成了一本书。为了写出更真实的情感,舒涵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去到很多纳兰性德走过的地方采风。甚至一些冷僻的地方也有她的足迹“当时我在一个景点,因为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打算让旁边的一个路人帮忙拍照,意外的,背包里面的一堆门票掉了下来,那个男孩就吃惊地说’你真能玩啊’”。“我去了很多若不写这本书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书就是作者的魂,书中的文字坚实有力,作者便坚强毅力;书中的内容极富情感,那必定是作者倾情灌注。如此认真严谨的池舒涵成就了大气磅礴受人追捧的《纳兰性德》。

2

关于独立,”我认为独立不等于孤独”

舒涵的父母是普通工薪阶层,并没有多么优越的家庭环境。她说她生活在”完全不支持女性独立的生活环境”下,学习的阶段都是听从家里安排,工作之后开始越发想要独立。装修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小家时,最困难甚至兜里只有3块钱,“工地的人在那边铺砖,我就在铺好的地方睡觉”装修的时候没有钱,木工,漆工等所有工种全都是一个人完成的,她说这样的生活大概持续了半年,然后日子逐渐好转。”独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采访过程中咖啡厅直播女排的比赛大获全胜,整个咖啡厅响起国歌的旋律,舒涵坐在我的对面突然抬头双手比做胜利的手势,无比开心得大笑。这样冰清玉洁又不失阳光的80后女孩儿真的很难想象曾经为追求独立都付出过怎样的辛劳。

1

最后池舒涵表示有一些话要对年轻人说:“关于独立,大多数年轻人都急于物质上的独立,不愿意在物质上依附于人从而产生了急功近利甚至不择手段的想法和做法。希望年轻人不要犯未来会后悔的错误,因为有些事不值得你去放弃理想和初心。痛苦都是暂时的,扛一扛都会过去。”

现在我们年轻人正处在“支持独立,歌颂独立”的时代,可往往在追求独立时要付出很多东西,首先就是要尝试苦难。任何一个时代苦难都是财富,精神上也有,物质上也有。但就像舒涵告诉我们的”扛一扛都会过去的”。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