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嘉荫(五):丰饶之地

黑土地 11个月前 (09-25) 0

作者: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黑龙江,金镶边”,短短六个字,道出了黑龙江两岸的物产特点。

早在清代,黑龙江边的漠河、黑河、嘉荫、萝北就开始采挖黄金,一直延续至今。漠河老金沟出产的黄金曾作为贡品,经黄金驿道运往京城,成为慈禧太后从法国购买胭脂的本钱。同治年间,清政府把部分太平天国俘虏发配到萝北,采金之地因而得名太平沟。萝北人不忘历史,几年前在原址建起一座黄金古镇,用以展示采金文化。

1

嘉荫的黄金产自观音山附近的乌拉嘎乡,最早由居住在这里的鄂伦春人发现。1874年,清政府在嘉荫设置衙门,督办黄金开采,打那以后,嘉荫一直是国内一处重要的黄金产地,乌拉嘎国家矿山公园至今存有清末民初、日伪时期和建国后的沙金开采遗址。1988年,有人在乌拉嘎金矿采到一块重2155克、成色70%的金块,人称“狗头金”,一时引起轰动,很多人就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黑龙江边有个嘉荫县,那里出产黄金。

得地利之便,嘉荫人几乎顿顿都能吃上新鲜的江鱼。有人将黑龙江里的鱼归纳为“三花五罗十八子”,“三花”指的是鳌花、鳊花和鲫花;“五罗”指的是哲罗、法罗、雅罗、胡罗和同罗;“十八子”指个头较小的鱼,如船丁子、柳根子、白漂子、七星浮子、草根子、嘎牙子、牛尾巴子等。“十八”是言其多,实际数目比这还要多,连当地人都叫不上名字。

2

“鲶鱼炖茄子,撑死老爷子。”我30多年前第一次来嘉荫时,在地朋友的邀请下,当了一回“老爷子”。这次在嘉荫的一家渔村,又尝到了“江水炖江鱼”的滋味。说起来,这道菜的做法很简单:铁锅中倒入清净的江水,把刚刚捕捞上来的江鱼去鳞开膛洗净,放入锅中,汤里不放佐料,只放些许的食盐,慢火煨炖。尝过这种鱼,给人的感觉就是八个字:口味清香,原汁原味,与大饭店里用几十种佐料煎炒烹炸做出来的鱼完全两样。

如果不想吃个头大的鱼,那就吃炸小鱼吧,不是有“十八子”在等着吗,还愁没得吃?炸好的小鱼就着东北小烧,那叫一个爽。嘉荫老百姓的日子就在这一盘炸鱼、一壶烧酒中慢悠悠地度过。

3

江畔渔村,对岸是俄罗斯

东北有句俗语,“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这里说的豆包指的是黏豆包。黏豆包个头小,但黏性大,充饥功能丝毫不逊于大个的馒头。村民出门干重体力活,早上需要吃饱才行,这时候,黏豆包就发挥了威力。我小时候冬天常常上山拉柴火,对此深有体会。如今,日子好了,不必担心挨饿了,但做黏豆包的习俗却被保留下来了,昔日用来撑肚皮的黏豆包变成了风味食品。

嘉荫县有个太平村,做黏豆包有上百年历史,人称“黏豆包村”。一般说来,做黏豆包要用大黄米面,但太平村不同,村里人用的是粘玉米面,配以红小豆为馅。这样做出来的黏豆包色泽黄亮,口感黏甜,略带清香。在吃法上,花样繁多:蒸着吃、煎着吃、炸着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一进入腊月,太平村的老老少少就开始忙活起来,揪一小块发酵好的黏玉米面,放在手中拍扁,抓一把烀好的豆沙馅放在上面,收紧面口,双手揉圆,一个小小的豆包就成形了。金黄色的豆包一圈圈摆放在竹篦子上,放入大铁锅中,蒸上半个小时,就可以出锅了。用筷子夹起一个,蘸上白糖,放入口中,别提多美了。对嘉荫人来说,过年就得这样,热热乎乎、团团圆圆、“有黏合力”。在村民的习俗中,黏豆包也是招待亲友的好“嚼咕”,送人的好礼物,比什么都值钱。

4

俯瞰林城伊春

对远离故土的游子来说,小小的黏豆包也寄托着一份乡情。我有一位老乡朋友,曾任伊春林区父母官,到北京多年,位至央企高管,每次到东北餐馆聚会,都忘不了点上一盘黏豆包。不为了充饥,不为了解馋,只为了那份忘不了的乡情,拾回那份儿时的记忆。
在嘉荫,好吃的不光是黏豆包,还有干豆腐。东北菜中有一道“尖椒干豆腐”,让人吃过难忘,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用嘉荫出产的干豆腐做这道菜,味道最香。嘉荫县地域辽阔,土壤肥沃,是黑龙江北部大豆主产区,这里生产的大豆颗粒饱满,色泽纯正,用它加工出来的豆腐质嫩可口,营养丰富,如果做成色泽金黄、薄如纸张的干豆腐,更是百吃不厌。
除了用尖椒炒干豆腐外,勤快的主妇还把豆皮切得细如丝线,用来拌凉菜。有些粗鲁的汉子在饭桌上等不及,干脆直接用干豆腐卷根大葱,蘸上豆瓣酱,大口咀嚼,口中不时发出声响,让人看着眼馋,恨不得一把抢过来。如今,很多外地朋友到嘉荫来,临行前一定要买上几斤干豆腐。用香飘百里、声名远扬来形容嘉荫的干豆腐,毫不为过。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