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这个问题,你真的认真想过吗?

作者简介:那呢子 ,职业媒体人,创业者。个人公众号:我30岁了(ID: me30thisyear) 宅,文字,读书,行走,记下记忆…… 个人微信号:ninannizi2010


大墨镜、细高跟鞋,一个妙龄女子闯进情趣用品店,对着电话那边说:“我到店里了,你说要买什么来着?……你老公对你挺好的,就是那个的时候感觉不到位,还不是老公不行,是吧?啊,还不是润不润滑的问题?”

“是需要Key女性快感增强液?”店员问。

这时,女子手里的电话猝不及防地响起,她显然被吓了一跳, 佯装打电话的小闹剧也被拆穿。塞给老板钱,女子一把抢过快感增强液,扔下一句“不用找了”,尴尬地匆匆跑开……

这是搜狐网络剧《我的极品是前任》中的一幕。“老公挺能干,但感觉不到位”,她需要的只是一把“Key”!

“KEY”

“KEY”,是美国情趣用品品牌,由时尚设计师Jesse Adams 和他的夫人Jennifer McEwen开发设计,其定位理念是:一场充满艺术味道的、爱的游戏从美国KEY开始。

当性事被大多数人忽视之时,都市里身边的一些人已悄然地走在前面,按下了“key”键。

8日,初春的阳光午后,在哈尔滨市道里区埃德蒙顿路上的“双色”旗舰店内,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门洒在地面上。这家40多平方米的店内出售2000多种情趣用品。

“店内每月的客流量不到百人,比前几年多一些。”店员许洁说。许洁在这里工作了4年,“以前,和朋友都不好意思说我卖得是情趣用品,接触下来,确实看到了很多人因为情趣用品变得快乐,挺认可自己的工作,觉得并不低俗,确实有意义。”许洁说。

4年里,形形色色的人进出这家店,通过许洁的观察,她说,大多数来买情趣用品的人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直接了当,进店用目光快速巡视一圈,直奔要买的用品,给钱,走人。”许洁说,“大部分人不会向我询问产品的功效和用途,心里都明白。”

“形而下”

孟子说,食色,性也。

世人难逃饮食男女,“饮食”和“男女”,这是古代儒家哲学中除了无形的“形而上”的“道”之外,明确诠释的“形而下”的人生哲学——食欲与情欲是人的本性。

“抛开25岁以下的年轻人和60岁以上的老年人,在中年这个阶段,我发现,知识层次高的女性更大方,更注重性爱质量,来店里买东西也丝毫不忸怩,很坦然。”许洁语气里充满了赞赏。“太忸怩的人可能心里更猥琐,把性想得太不堪,性爱本就是生活中最正常的一件事儿。”

饮食男女,一个生活,一个性。饮食,等于民生问题,男女属于康乐问题,人生离不开这两件事,缺少一项,人生难富足。

一天,许洁一个人在店里,没有顾客,蓝调的音乐从音箱里流泻出来。一个40多岁的男子打开门进来,和许洁说:“姑娘,你别笑话我,我快50了,不是不行,但我爱人需求比我强烈,想买个用品,不想让她受委屈。”许洁向这名男子推荐了夫妻共用的情趣用品,帮他们按下了情趣性爱的“key”键。“有这么体贴的丈夫,我觉得他爱人一定在平时过日子时都不会受委屈,可以想象他妻子应该是很幸福的。”

“情趣性爱很正常,觉得低俗的人是怀着一种什么心态?自己想要,却不敢,就嘲笑和咒骂别人?当嘲笑和咒骂之后呢,是不是只剩下自己一颗空落落的心?”许洁说。

“蓝海”

“双色”是哈尔滨一家高端情趣用品店,2004年在大庆开了第一家店后,2010年进驻哈尔滨,从埃德蒙顿路第一家旗舰店,迅速扩展到全市,如今开了5家店。哈尔滨情趣用品产业形成于2004年左右,位于道外区南直路上的“二毛性用品”两米多高的巨大牌匾几乎让经过这里的人都面红耳赤,更有甚者因为不好意思“绕着走”。一小部分人虽然心痒痒却不好意思进店,只能趁没人注意时,往店里多瞅几眼。在哈尔滨情趣用品市场扩张的10年间,国内情趣用品产业也在扩张。

“这不是个阳光下的行业,但仍是一片蓝海。”深圳创投人在2012年给成人用品生产厂家浙江“爱侣”扔下3亿元投资时,如此说。投资方认为,性保健用品市场是一条向上走的抛物线。

“2013年,情趣用品的市场规模达到300亿元。”这是国内最大的成人用品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估计的数据,业内预计,2015年,情趣用品整体市场需求甚至将超过500亿元……

与中国人对情趣用品不甚了解的忸怩态度不同,全球超过70%的性用品是中国生产的。中国该行业的四大制造商,辽阳的百乐、温州的爱侣、深圳的积美和夏奇,其中浙江爱侣健康科技园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成人用品研发和生产基地。2012年,爱侣获得投资后,在国内的销售额长年保持30%的增速,收购国外的Topco品牌后,海外销售额也翻倍增长。

“中国有800家性用品生产商、20万家性用品零售商,其中70%是线上店,线下店6万家左右。”国内一性调查负责人说。每年,上万种情趣用品通过快递、实体店进入寻常百姓家,梳妆台上的口红、脖子上戴的项链、包里的手电筒,这些都可能与性有关。朋友家中放置在角落里的哑铃或卧室里的水杯可能是一个穿着“伪装”的男用自慰杯,一个座椅可能是夫妻用的情趣椅……

不粗鄙很精致

《商业评论》做过一期“性商进化论”特刊,其中说到,一款简单优雅的性用品的体验感是远大于智能手机的。

“追求高质量的性爱,就像吃可口的饭菜一样,再正常不过。”许洁说。

“人们越来越把性当作一件私事。”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致力研究性多年,他说,他最大的感受是中国人性观念的变化——性不再是被人批判的敌人。

L.E.L.O是瑞典高端情趣用品品牌,它是英文“Luxury Erotic Lifestyle Obiects”的缩写。“性不该是简陋的,不该是粗鄙的,而应该是一种精致的生活艺术。”这就是L.E.L.O品牌的设计理念。

L.E.L.O品牌设计师原先是索尼爱立信的通讯工程师,在挑选不到一款精致的情趣用品送给爱人时,他和朋友联合创立了这个品牌。

“这些产品和情趣相联,而不仅是情色和性。性这个主题上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们希望把技术、人体、审美等所有元素都结合起来,作出人们对这个行业想象得到的美好的东西。”FilipSedic说。

灵魂上的承认

有调查显示,性行为是90%的大脑活动和10%的生理活动,所以情趣用品是能刺激大脑、调动情感的关键。明快的色彩、流线形的外观,简洁的设计,多个频率……在“双色”店内,这些透着暧昧的产品只能让人想到诱惑,而不是低俗。“恰恰相反,许多单身男士买情趣用品正是因为有洁癖和较高的道德底线,不乱来。”许洁说。

“U形跳蛋情侣间可以达到共振,要比女性单独使用的按摩棒卖得更好,各种异形的情趣避孕套也卖得好,看来,人们更看重情侣间的互动。”许洁说,“与美国人大爱的空军制服不一样,咱们这卖得更好的是护士、女警和女仆的扮演类制服。”

作家村上春树曾说过,“我认为性是一种……灵魂上的承认,美好的性可以治疗你的心理,激活你的想象力,是一条通往更高层次、更美好之处的通道。”

今年39岁的李娟7年前生完孩子之后,却一直对性爱例行公事,常和丈夫“背靠背”睡觉。去年,她在红旗大街开了一家情趣用品小店,回家试用了两款产品,老公和她自己都很惊喜。

“我看新闻说,贝克汉姆的妻子维多利亚每年买情趣用品要花掉3万元人民币,怪不得他俩还那么恩爱。”李娟说,李娟老公现在很黏他,经常接他下班。“今年情人节还突发奇想,给我买了玫瑰花,我觉得自己皮肤也好了,年轻了很多。”李娟说。现在,她的闺蜜们都在用她店里的产品,觉得人都开朗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容易抱怨了。

走在大众意识之前

“每一个婚外情的受害者都应该要思考一下,你们婚内的恋情还有多少呢?”潘绥铭说。

在我国《婚姻法》和“独生子女”政策之后,几次的“性革命”让人们的性观念逐渐开放,性生活不再是在婚姻的框架下才能有了。显然,婚姻已经包不住性了。

“我们大多数人看到了那些婚外恋,却很少注意很多夫妻在婚姻内早没有爱情了,性生活也基本没有了。”潘绥铭说。

在性爱上,情趣用品是最先突破婚姻的,走在大众道德意识之前。

“有的女孩进店就说自己是处女,不想破坏处女膜,还想享受性快感,我就推荐她买专为处女设计的‘蝴蝶’震动器。一些家长来给自己上高中的儿子买自慰杯,还有一些SM虐恋人群用的皮鞭、手铐,和PT女同性恋用的用品……几乎情趣用品涵盖了所有人群的性需求。”许洁说。

2013年,作为电商代表的淘宝网上,性用品买家近2000万人,比2010年多一倍,也就是说,3年间,性用品的买家多了1000万人。

“90后”马佳佳在北京三里屯开了“跑否”情趣店,搜狐网络剧《我的极品是前任》里出现了KeyO按摩戒指,手机上出现“性价比”、“情趣说”等情趣用品APP,人们正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寻找那把打开自己隐秘情趣性爱的“Key”……

□文中许洁和李娟为化名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转载请务必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并保留作者信息。
  • 转载请标明来源:大话哈尔滨,文章地址: http://imharbin.com/post/33904
  • 那呢子

    职业媒体人,创业者。个人公众号:我30岁了(ID: me30thisyear) 宅,文字,读书,行走,记下记忆…… 个人微信号:ninannizi20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性这个问题,你真的认真想过吗?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