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记录 | 白墨水:我能想到最好的人生,生活可以和梦想重叠,梦想又可以与爱情重叠

瞳孔记录 3周前 (04-08) 208 人围观 0

作者:Estella ,黑龙江大学大三学生、大话哈尔滨瞳孔记录编辑


白墨水的微博第一页可以看到佟丽娅和陈思成的结婚照,他拍过很多明星的婚礼,angelababy和黄晓明的婚礼、高圆圆和赵又廷的婚礼、吴奇隆和刘诗诗的婚礼、包贝尔的婚礼、黄磊老师的婚礼……因为给明星做婚礼摄影师而逐渐被大众关注到,但是他自己更愿意说自己是一位纪实摄影爱好者。

3月14日晚上白墨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有个讲座,我和佳男坐在第二排,很近的距离看到他,一直在对着工作者说谢谢,他带给我第一印象就是,一个不像摄影师的摄影师,没有所谓的什么艺术家的气息,在我脑海中的刻板印象是摄影师应该是比较严肃的,穿着应该更特立独行一些,而他,看着很普通,是很有亲和力的一个人。讲座结束后,我们邀请他接受采访,没想到他很快就答应了。

他更像是我们同龄人,很普通的发型,有些黝黑的皮肤,笑容里带点羞涩,很干净,个阳光的大男孩,在前一天的演讲中和采访当天他都有些许紧张,我们也比较紧张,所以有时候停下话题有些尴尬的时候,他就说,来,我们喝茶,我们喝茶,现在想想也觉得好笑,我们真的有些可爱……但是一聊到摄影,他的语速就加快,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变得神采奕奕,不时做着缓解紧张动作的手也开始变得自然。

我们的话题从生活和摄影开始,他拍过一只叫做牙刷的狗,是在法国上学时朋友养的,看到牙刷的照片的时候,我们觉得非常有趣,生活中的一些转瞬即逝的小细节,一些有趣的联想仿佛都被他的镜头定格住了,他是个很有趣的人。 “因为摄影师会反复去练习捕捉一些敏感的细微的瞬间,所以就更能发现这些东西,我平常走在一条街上,见到一个人 ,我第一反应都会是去构图,去想像是否适合拍照,随时观察一些能否记录下来的点,在摄影中怎么会使画面更好看一些,更能体现一些思想性的东西,刚开始接触摄影师真的什么都感兴趣,什么都想去拍。比如说现在我面前有一盘国际象棋,我就会通过不同的摆位去拍摄不同的角度,可能会显得有攻击有防守,添加一些故事性。现在没那么频繁了,就是找到了一些兴趣点和表达方式所在。不过到现在我还是相机不离手的,有时可能不会用到它,但还是会带着。”

在他的微博上,朋友圈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婚礼摄影作品,也有很多反映社会事件的纪实摄影作品,更多的是他生活中一些值得分享的照片,特别是和女朋友的照片,他真的是一个很爱晒照、很爱发狗粮的人!白墨水和他女朋友是因为都热爱旅行而相识的,在普罗旺斯,她出现在他的镜头里,之后到很多地方去旅行,都会一起去,渐渐地产生了感情,他说“你知道,在那样的情景下容易产生一些感情吧。”

在旅行中摄影师往往是很累的,所以说有时候旅行比工作还累,怎么去平衡旅行和摄影呢? “其实很多旅行的时候我是不愿意拍照的,我平常是一个很愿意跟相机待在一起的人,但是旅行中关注于摄影往往无法去注重旅行本身,举一个例子来说,之前我和朋友去法国南部看到坐落在悬崖下的村落,我们看到的时候感觉非常震撼,虽然是背了设备去的,可是却被吸引地站在那里没有举起相机,有些美可能相机也是无法记录的。那一刻真的是眼泪都快冒出来了,但是我们只停留了五分钟便离去了,怕看久了会破坏心中的画面。但是最终还是没忍住,后来我自己又去了一次,还是拍下来了。”

你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学的是当代艺术,在演讲时也说了上课一些让你不能接受的一些东西,你认为当代艺术对你的摄影有一些灵感的激发吗? “其实真的没有觉得当代艺术带给我一些灵感什么的,在法国上学的时候,我就感到,当代艺术是非常个人化的艺术,只能说纪实摄影是当代艺术中的很小很小一部分,我曾经做过一个试验,躲在一个不会被外面的人看见的镜子后面,而我能通过眼前的这层玻璃捕捉到人们看镜子里的自己的那种眼神。当代艺术不是说会给你一些什么灵感,可能仅仅是会让你更多去思考作品背后隐藏的含义。” 我们通过你微博上的一些分享,知道你回去拍摄法国的同志大游行,作为一个纪实摄影师,你认为纪实摄影对社会事件的拍摄有什么意义? “当我置身于游行的队伍中,看到的就是一种自由,在那一刻他们的灵魂才完全得到释放,在平时要受到社会上一些质疑的目光,一些不友好的言论,可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聚会中,大家都玩得很开放,我有接触过他们的圈子,同性恋者他们在自己觉得安全没有束缚的范围里是比大多数的人更放得开的,跟他们一起玩会很有趣。我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反映出社会的一些问题,为他们发生,争取更多权益。” 在游行的队伍中我和同事也有看到中国的车,很多不同肤色的人,那一刻觉得是全世界的同性恋者都在为自己的权益而发声,我身边很多同性恋者,他们更愿意我们称呼他们为同志,称女性同性恋者为拉拉,只要你真心去接触他们,去接触这个团体,最终他们还是愿意与你交流的,有些愿意被公开的同性恋者,他们是特别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我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同性恋的,但是最终因为和学校的观念不和,没有完成毕业论文,他们认为我应该让自己完全融入同性恋群体,而不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

但是作为一个纪实摄影师,也许白墨水更想用镜头表达最真实的记录吧。 我们在各个不同的平台上看了白墨水各个时期发布在这些平台上的一些作品,风格变化也挺大的,摄影也是一个日渐成熟的事物,情感的丰富、生活的阅历增加都会让作品添入不同的元素。如何评价自己的拍摄风格? “我的朋友们都说你怎么能这么拍,有些时候可能拍别人看起来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用纪实的方式去拍,不去给自己很多限制,真实自然就是很好的。其实我拍照是野路子,有网上说我的照片的调色叫做墨水蓝,其实演讲的时候我也展示了,我修图都特别简单,就是在调色的在阴影部分增加一些蓝调,作为一个纪实摄影师,我更喜欢照片本身传递的内容,像是我拍婚礼,我希望拍到真实的情感爆发的画面,敏锐地捕捉到一些微妙的细节,让作品有更多的思考吧,每次拍明星的婚礼,都会被婚礼中的人们情绪带动,几乎每场婚礼都是带着泪水拍完的,可能我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一些比较集中的情绪往往能感动到我。

我最开始接触到拍摄明星,是在法国拍巴黎时装周,我拍摄张雨绮,不像是别人的拍摄方式,我更关注与舞台背后的的一些画面,那些模特在准备的过程,角度不太一样,然后就会让一些明星觉得这样的方式挺有意思的,就在微博上发了我拍的作品。” 为什么会在巴黎开一个影楼,在外国人眼中根本没有影楼这个概念。 我的顾客都是中国人,我开影楼是为了一个能留在法国的ID,在法国,我的身份是个商人。可以很坦白的说,就是为了挣钱,但是其实我这个人对金钱没有很深的概念,我全年只用较少的时间去工作,我能把我的时间都用在喜欢的事情上,所以我一直认为我是非常幸运的。 拍婚礼算是我的一个爱好,很喜欢婚礼上那些幸福的场面,我也很喜欢拍人的泪水,包含着很多感情,其实我拍婚礼是可以免费的,只要婚礼够有趣,够特别,都会想要去拍,我曾经也拍摄过很多有趣的婚礼,像是中世纪风格的,还有一对本来其中一个是同性恋者后来与异性相爱的夫妻…… 拍过那么多人的婚礼,你有想过自己的婚礼会是怎样吗? 我真的幻想过,甚至在哪里,什么时间都有想过。在美国的66号公路,叫上几个朋友,一起庆祝,大家一起玩,然后婚礼过后,趁大家还未尽兴,和新娘驾车就走,把朋友扔在原地。其实这也象征着我们婚后的路还很长。 我还会想像到朋友最后会说,我去,真的就这么走了!真的会很有意思。 一边说着,还一边表露出自鸣得意的表情。 在拍摄诺曼底的老兵前后,对死亡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吗? “这个真的还没上升到对死亡的看法这个高度,只是觉得很震撼,看到战友即使已经身体不能行动了,一个老兵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致敬。即使硝烟散去了,但留在人心中的记忆是不会磨灭的,我拍的一个作品有一个老兵坐在窗户后面一直望向诺曼底登陆的那片海滩,我一直观察他,凝视着窗外有一两个小时吧。这些老兵每年都会来,每年都有烟花庆祝战争结束,很多纪念者会将自己还原成当时诺曼底真实的画面,细节都做得很用心。

你在演讲的时候提到了现在摄影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行业,那怎么去界定一个摄影师呢? 确实是这样,现在的器材也不那么昂贵,很多人都有这个爱好,甚至现在的一些手机比相机的像素还高,但是很多时候,这些只能成为摄影爱好,摄影师的作品需要的远不止这些,还是有差别的,我常说自己是个摄影爱好者,摄影爱好者和摄影师之间是有一个差别吧,我认为中国有一些很优秀的摄影师,像是前段时间去世的任航,我认为他拍的非常好,我会去看他的作品去欣赏,能带给我一些东西。有很多摄影的大师他们的作品都是震撼人心的,那些才能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摄影师。” 因为现在长期在国外旅行,我们想了解他对于故乡的概念,会不会去拍摄一些有中国元素的作品。 “我小时候是学国画的,所以我对于中国传统的一些水墨画是很熟悉的,我很喜欢中国,我在今年已经有打算去新疆旅行,之前也去了成都,看到大熊猫觉得特别可爱,很喜欢去接触以前没看见过的新的事物。 我一定是会把中国好好走一遍的。 现在长期在国外,工作也很忙,和父母在一起的沟通多吗? 以前我有因为工作将近10年没有回家过年,因为刚好到年底就是巴黎时装周的一些秀场拍摄,现在觉得那样真的很不好,一有时间我会想要回家,虽然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我们也经常能够通话,现在的通讯很方便啊,我和父母视频的合照对我来说很珍贵,我特别想带着父母去旅行,但是由于爸爸的工作原因不能出国,离退休时间快了,那时一定要带着父母出去看看,喜欢一家人出游的那种感觉。

摄影是一个不那么公平竞争又非常大的行业,白墨水一定算是这个行业中的幸运者

在我比较低谷期的时候,我拍到了这样一只被牵在沙滩上的狗,一只小鱼被狗叼在嘴里,那时一个人会想我是那只生命垂危的小鱼,还是那只被束缚的狗,或有天我能成为牵着狗的人。是对自己生活状态的一个审视吧。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作品,现在还作为我微博的头像,我刚开始的时候工作真的很拼,感觉自己要成仙了那种,也有吃不上饭的时候,去买很便宜的酱和罐头,每次沾一点吃,要吃好久才吃光。自己的积蓄花光了,就不得不向父母要钱,那时候就感觉是那条小鱼,现在已经很好了,向着成为个牵着狗的那个人迈进。我觉得自己现在很幸运。 在他的微博中我看到这样一段话 我能想到最好的人生,生活可以和梦想重叠,梦想又可以与爱情重叠, 遇到一个可以满世界旅行生活,一起拍下好看的照片,一起写下煽情文字的爱人,莫过于此,感谢老天给我的幸运,谢谢我的Q小姐,情人节快乐 写于2017年的情人节

我们的采访想让大家看到一个更全面的他,不仅是一个受明星青睐的婚礼摄影师,也是一个有独立精神的纪实摄影师,喜欢和朋友满世界旅行,拍摄同性恋大游行为同性恋者发声,耗时三年去拍摄诺曼底战后的老兵,只要遇到最有趣最奇特的婚礼,可以免费拍摄,把梦想和生活完全交织在一起的幸运者。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想问问他对于哈尔滨这个城市的印象,由于时间比较紧,只在哈尔滨停留三天,没有出去看看,但是拍了一些美食,还说哈尔滨的美食真的很好吃,以后可能会再来哈尔滨,在城市里好好玩一遍。受到工大的邀请他特别开心,因为以前没有演讲过,所以演讲前一天一直在准备排练,整理出很多珍贵的照片,整理照片真的是个很幸苦的过程,如果不是后来把他的微博都看了一遍,不会想到讲座上展示的照片时间跨度很大,有各个时期的作品。

我本来想问会不会有一天对摄影感到厌倦?但是经过短短一个多小时的了解,我认为这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我想如果有一件事是可以带到坟墓里去的,于他而言,一定是摄影。

 

本文所载用图片均获得白墨水本人同意,请勿擅自转载。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除以作者名“文摘”发布的文章外,所有文章均为作者原创或授权发布,任何媒体与自媒体转发请通知我们获得原作者授权事宜,否则一经见到,举报到底!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