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岸边孤零零的“毛子坟”

中东铁路 3周前 (04-08) 386 人围观 0

作者: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学理论》、《北国旅游》、《黑龙江日报》、宁夏《新消息报》和《大庆日报》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


        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阶段,美、英同意苏联在未来中国东北享有特殊权益。1945年8月9日凌晨,日本广岛还笼罩在核爆炸浓烟中。苏军百万红军在中国东北,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对日本关东军进行毁灭性打击。沿着满洲里、海拉尔以及绥芬河、牡丹江方向推进的苏联红军战士们,对铁路沿线有数量众多的俄式建筑、教堂和墓地非常惊异,当他们进入哈尔滨后,犹如置身俄国的感觉!

        2002年俄罗斯《消息报》记者,采访了时驻哈尔滨苏军指挥官斯格沃尔措夫少将。他说: “1945年8月20日,当我到达哈尔滨时,感觉仿佛忽然回到了过去。留着大胡子的马车夫身穿紧腰长礼服,驾着马车隆隆驶过;街上的一群群孩子穿着旧俄式学生制服;绅士们戴着圆形小礼帽;裹在黑色长袍里的神父们对着教堂的圆顶做祈祷。”

       俄罗斯在海外的这块飞地的形成是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下,中俄两国修筑中东铁路催化而生的。1919年中东铁路、南满铁路示意图。

         鸦片战争后,闭关锁国的中国被迫向西方打开大门;落后的大清帝国,无法捍卫其独立性,领土被虎视眈眈的列强们分割蚕食。与中国有广泛边界的沙俄,在十九世纪末,更加狡诈、阴险和贪婪,他们要在东亚确立和扩张俄国的势力范围,梦想把整个亚洲都并入俄罗斯大帝国的版图内。正如俄国陆军大臣库罗巴特金所说:

       我们皇上的脑袋中有宏大的计划,为俄国夺取满洲,把朝鲜并入俄国,还想把西藏并入本国。要夺取波斯;不仅要占博斯布鲁斯,还要占达达尼尔……

       沙俄为把‘蒙、藏、汉之全部东方’和平地并入俄国”。为实现这一“宏伟蓝图”,贪婪地注视着中国的满洲。

       十九世纪末,沙俄修筑西伯利亚大铁路时,为了寻求一条快速到达海参崴的通道,制定了从外贝加尔“使铁路径直穿过中国领土,主要是穿过蒙古和满洲北部”的计划。积极推行此计划的俄国财政大臣微德指出:“用绵延不断的铁轨贯通了欧洲与东亚,以至太平洋……它不仅替俄国商业,而且替世界商业开辟了新途径与新眼界,它可比肩于许多世界的大事,它开始了人类历史的新时代。”

        维德还认为西伯利亚大铁道政治军事上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 “而这一铁路又能以必需品供给俄国舰队,并在东方海口中造成它的坚固的支点,因此该舰队即可相当的加强,而遇到欧洲或东亚发生政治纠纷的时候,它就有很大的作用了,它能够控制太平洋上一切国际商业运动。”

        沙俄国内在修筑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同时,试图说服清朝同意“借地接修”,清朝一些有识大臣也注意到沙俄修筑铁路的危害,断然拒绝铁路穿过满洲北部。《清史稿.志一百二十四.交通一>记载光绪六年刘铭传入觐,疏言: “自古敌国外患,未有如今日之多且强也。一国有事,各国环窥,而俄地横亘东、西、北,与我壤界交错,尤为心腹之忧。俄自欧洲起造铁路,渐近浩罕,又将由海参崴开路以达珲春,此时之持满不发者,以铁路未成故也。不出十年,祸且不测。”

        清朝廷命直督李鸿章、江督刘坤一商议此事。鸿章言: “铁路之设,关于国计、军政、京畿、民生、转运、邮政、矿务、招商、轮船、行旅者,其利甚溥。而借用洋债,外人于铁路把持侵占,与妨害国用诸端,亦不可不防。”

        在这样的背景下,沙俄只有也密切注视东方的变故 ,寻找契机以便是铁路穿越中国满洲北部。“先是俄人阴结朝鲜窥奉天,建言者请急建关内外路以相钤制”,清政府鉴于远东政局的波动,“乃命顺天府尹胡燏棻督办津榆路事;后以续造吉林一路款绌中辍”。清廷想要修筑东北铁路的行动,引起了沙俄政府的不安。沙皇为实现其“黄色俄罗斯”的迷梦,急忙发布了“从速修筑这条(西伯利亚)铁路”的敕令。由于沙俄对清朝准备修筑东北铁路的干扰。清廷也限于修路款项不足,关东铁路一直延缓修建。

       然而清朝的这些努力,被中日甲午战争(公元1894年-公元1895年)碾得粉碎。惨败的中国被迫同日本签订《马关条约》,放弃在韩国和日本的所有权利,转让的一些领土,包括满洲辽东半岛。沙俄历来把满洲视为其势力范围,绝不允许日本独霸满洲,于是拉上法国和德国“三国干涉还辽”,从而逼迫日本放弃中国辽东等地。甲午战争后,沙俄再同清朝谈判修筑横贯黑、吉两省的铁路,《中俄密约》尚无签订之时;有数百俄人闯入我国境内,擅自查勘各处。此时,奉吉林将军恩铭征令,于丁忧间的曹廷杰再赴吉林;“乃跟寻踪迹,绘画路图,译其标记”。

        写下了一份《查看俄员勘探铁路禀》:有自建铁路、设立炮台、垦办矿务、限制俄人入境等款。他指出决不能让沙俄在东三省修筑铁路,倘若任其筑路,“则三省大局尽入囊中,旗汉生灵数千百万遭其荼毒,无所逃避者”

         “三国干涉还辽”事件给沙俄借道中国满洲修筑铁路的野心提供了机会。沙俄引诱中国与之签订了具有军事同盟性质的《中俄密约》,使沙俄取得了在中国东北建造和经营中东铁路的权利,为侵略中国东北地区找到了合法化的借口。该条约的第一条有如下规定:“日本在东亚地区的俄罗斯领土上的任何攻击,以及中国,韩国,将被视为本协议立即执行的原因。”沙俄就是利用清朝甲午战争失败后,急于找到抵御日本的办法,从而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修路权。

         俄人取得东北修筑铁路的特权后,清朝也想了一些补救措施。光绪二十四年,顺天府尹胡燏棻疏言:  “近允其由俄边直接大连湾,奉、吉两省东北之利尽为所占。计惟有由大凌河趕造至新民铁路,以备联络沈阳之路,并可兼护蒙古、热河矿务。现东三省全局已在俄人掌握,幸留此一线之路,堪以设法抵御。若坐失机宜,后悔何及。”

                                           富拉尔基铁北“毛子坟”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8月28日),东省铁路在经济落后人烟稀少的中国满洲地区破土动工。短短的几年时间,荒无人烟的大草原、森林和河流滩地上,像海市蜃楼般的出现……教堂,餐馆,酒店,剧院,学校,工业厂房。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7月14日),东清铁路全线竣工,正式通车,营业。由于沙皇俄国沿中东)铁路线占有大片土地作为“附属地”,各车站均设俄人行政机构,派兵驻守,进行殖民统治,形成了“国中之国”。

      中国东部铁路(CER)的铺设,许多俄罗斯人抵达中国东北地区,这些人有铁路工程师,管理人员和他们的家庭,制造商,企业家,商人,手工业者,作家和艺术家,医生,律师和其他专业人士。1903年铁路修筑开始,由于“江省三面邻俄”,“犬牙交错,水路交通”。在黑龙江省有超过3万俄罗斯人。致使江境(黑龙江)“无处无洋人,即无处无洋务”

      1917年的十月革命后,生活在中国的俄罗斯人的数量大大提高,与过去相比,他们的社会结构已变得更加广泛和复杂。这些在中国东北的俄罗斯人,被民间戏称为“老毛子”,是中国百姓对于沙俄国侵略者的一种蔑称。东北人从建国后又把“老毛子”一词用作对前苏联人的代称。“毛子坟”也就是东北人对在中国的俄罗斯人墓地的称呼。在哈的俄国东正教徒死亡后,都埋哈尔滨文化公园旧址,后来开辟为犹太公墓,俗称“毛子坟”。1958年修建公园时,才迁移荒山,在郊外另建一处墓地。

       那么目前在中东铁路沿线其它地方还有“毛子坟”吗?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事年表记载:“一九三二年,建成萨尔图第一所私塾(私立学校),位于缴家店(原毛子坟)。大庆油田建设职工有回忆录:“1960年,我们有几十户人家在缴家店生活,就是现在的铁西天桥下对面就是火车站行李房。 我们多以种地为生,也有一部分人给前苏联……

   我在一面坡镇就听当地人说过,死去俄罗斯人埋葬在西南的山里,当地人叫“毛子坟”。后来被拆毁了,新建一个小村子。我走遍中东铁路沿线,在许多地方都听到过有毛子坟,可随着岁月流逝,坟墓均不存在了,有的地方连墓地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了。而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牙克石市免渡河镇富峰农牧场却在一个毛子坟地方,不知道此地名是否和毛子墓地有关系?

     一次我在富拉尔基拍摄嫩江边的铁路建筑之时。一位老师傅说:“你穿过铁路,铁北甲区文化宫门前有一座苏联红军坟。”

      老者的话引起我的兴趣,于是忙问道:“苏联红军墓地不在昂昂溪吗?

      老者道:“富拉尔基文化宫前也是红军墓地,不过文革时候都拆除了。”

      我对老者的话将信将疑,因为我在铁路沿线发现许多苏联红军墓地均保存完好,并没有被拆除。也许老人说的墓地是我一直苦苦寻找未果的中东铁路时期沙俄墓地?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快速越过铁路,急匆匆的向铁北奔去。下图是1910年富拉尔基站。

      老人说的墓地,位于一块空地上,四周是铁北文化宫和一些一两层高的破旧民房,离此不远是过去沙俄的兵营和马厩。杂乱的空地周围种植一些老榆树,看树的粗细应该有百年树龄。一座保存完好的墓碑坐落在空地东侧。墓碑是混凝土浇筑,基座大约 3米长,2米宽,有半人高。墓呈下宽上窄的梯形,在墓碑正中有一个2米多高的独特的十字架形。此墓地右边,还有两个只有基础水泥盖板的墓穴。

      碑的下面刻着一些文字,由于墓地四周被人圈起来种植了蔬菜,无法看清是何种文字。于是我跳过了柳树条篱笆,来到墓碑下。我心里默默祷告:“没有归宿的灵魂也渴望被爱,无论地下埋葬的是何人?做过何事?我只是出于人道主义,想知道你是谁?也好使你们魂归故乡。下图是中东铁路齐齐哈尔、富拉尔基站;今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富拉尔基站。

   碑上的刻字是俄文和一些阿拉伯数字,风雨侵蚀,文字残损不堪,也许文字是死者的姓名、职务以及生卒日期?在我仔细查看碑文的时候,一位年轻的姑娘向我走来,这使我很惊讶。一般情况下,女子很少有对历史建筑感兴趣的,况且此女士非常年轻。这位女孩来到墓地旁对我说:“我小时候来舅舅家玩,就有这几个墓地了。”

      我跳出篱笆墙,问女孩道:“你小时候应该是在十多年前吧?”

     她回答说:“大概有十五六年吧,那时候舅舅们说这是苏联红军墓,可也有说是毛子坟的,我想不是红军墓。”

     原来女孩是在校大学生,每次来舅舅家门前的这个墓地,她一直想知道墓地是红军的还是沙俄的?她也不懂俄文,但是肯定的说有人翻译过碑文,应该是沙俄的。今天看见我在墓地待了很久,一直拍照。她以为是国家考察队来了,非常想知道墓地的身世之谜?

      女孩见我也没看懂碑上的俄文,显得有些失望。为了安慰女孩,我说到:“此墓地是沙俄管理铁路时代的产物,不是苏联红军的。苏联红军不会用边上有两个横木,十字架有八个端头的宗教标志,这是典型的东正教十字架。” 仅有的三座墓穴排列有序,可以断定此墓地当年是按照俄国东正教的习俗修建的,以使来自俄罗斯的亡者能够魂归故乡。下图是嫩江边“毛子坟”位置图。

                                              富拉尔基:沙俄重要的军事堡垒

        俄国财政部副大臣罗曼诺夫与中国驻德俄公使许景澄签订《东省铁路公司合同》,其中第八款:“中国政府承认设法担保中东铁路及其执事人员之安全,使之不受一切方面之攻击。为防卫铁路界内秩序起见,由公司妥派警察人员担任警卫之职任,并由公司特定警察章程,通行全路遵照办理。”这是一个很含糊的条款,沙俄承认中国政府承担保护铁路的安全,而有什么人来保护安全呢?“由公司妥派警察人员担任警卫之职任”,中东铁路公司委派的警察有什么人组成?人员和武器装备均说的含糊不清,这为日后沙俄在中东铁路沿线驻军埋下了祸根。

       而当时东北地区人口稀少,缺少城镇和近代工业。光绪二十八年四月,黑龙江将军萨保为设置铁路交涉局给皇帝的奏折上说:“查铁路横穿黑龙省二千余里,惟呼兰、齐齐哈尔、呼伦贝尔三处离城较近。此外,或千余里尚未设官,或数百里本无村堡”。铁路修筑之初,清地方政府对治安也感到力不从心。沙俄借口抵御“红胡子”和当地居民可能的敌对行动,保护铁路正常施工和职工的安全,向中国东三省派遣了军队,但是俄方也不得不承认“由于在俄中协议中未提及俄国往满洲派驻军队的权利问题,所以为此目的决定组建一支特殊的守备队,名曰‘护路队’”。

        1897年12月,中东铁路护路队从海参崴经陆路进入中国东北,沿铁路线分段驻扎。帝俄为迷惑清朝和减少其他列强们的干预,说中东铁路护路军不是沙俄的现役军人,而是以优厚的报酬和特殊的待遇,从俄国哥萨克兵团预备役中招募军人。在1900年以前,铁路护路队招募士兵,确实回避现役军人,而义和团以及日俄战争时期,这样的情况就被打破了。

      清朝对中东铁路护路队,只能采取默认的态度,双方在铁路范围内治安尚能协调。光绪三十三年六月十六日,东三省总督徐世昌给俄使照会称:“俄护路兵及中国兵队各任各事。如俄护路兵应于最险要处防护,不致胡匪骚扰铁路,其中国兵队即应搜捕距铁路较远之各胡匪,并痛剿其各巢穴,以免来扰铁路”。可沙俄向来无视中国的主权,经常以种种借口越过护路队允许控制的范围,闯入中国政府治理的地方。下图是1910年嫩江铁路大桥。

       红岸公园东侧目前还有中东铁路大桥的百年桥墩遗迹,坚固的混凝土结构碉楼,以及不远处俄兵营的规模,都可以看出当年嫩江大桥的重要性。公元1699年,黑龙江将军从墨尔根移驻齐齐哈尔城。从此,齐齐哈尔成为近三百年来我国北方的军事重镇和黑龙江地区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沙俄修筑铁路时非常想控制这座中国东北的统治中心——齐齐哈尔。下图是现今齐齐哈尔火车站前。

         1895年10月香港某报纸参考《泰晤士报》的报道说,铁路线路经过尼布楚——齐齐哈尔——符拉迪沃斯托克。而实际条约中中东铁路的走向,初勘定由满洲里入境、经呼伦贝尔、齐齐哈尔、呼兰、阿城、宁古塔,在绥芬河出境。由于清朝政府复杂矛盾的心里因素:既不想自己在东北的统治管理中心距离铁路过远,也不想太过于靠近;远了怕有变故无法控制局势,近了有怕遭到攻击。最终铁路建设局把齐齐哈尔站,建设在距离黑龙江将军衙门29公里以外的昂昂溪。沙俄为了保护铁路嫩江大桥,更为了威慑黑龙江将军衙门,他们在嫩江岸边的小镇富拉尔基驻有重兵。下图分别是富拉尔基嫩江铁路大桥遗迹:桥头碉堡与嫩江岸边桥墩。

        民国元年六月四日(公元1912年)江省交涉总局给俄国领事馆的照会上说:“案据富拉尔基西屯民人英锁定寿呈称:俄铁路驻扎第二号步队、第十五号步队自上年秋间,在路界内附近本屯众民等熟地佐近,界址毗连处所踩占操场,逐日操练”。为富拉尔基俄兵踩地一事,昂昂溪铁路交涉分局派人赴富拉尔基同驻富俄统领杜满挠夫交涉,发现俄兵去甜草岗一带“剿匪”,并查的俄帮统:“随带马队三营、机关枪马队一营、过山炮一队”。现今嫩江边俄兵营遗迹没有马厩,估计此处驻防的是步兵,主要是看守嫩江大桥。中东铁路护路队骑兵强悍,而铁路北兵营有高大的马厩,兵营建筑多于江边,这里应驻有大量的骑兵部队。下图是富拉尔基铁北中东铁路护路队兵营马厩遗址。

                                                   墓主人身份之谜?

       富拉尔基铁北墓地,应该是当年在富拉尔基铁路职员或者驻防军人为亡者修建的。这片榆树林内唯一保存完好的“毛子坟”,当地人说一位白俄将军的坟。望着眼前这座高大的水泥墓穴,我还是相信,它是一位高级官员的墓地。当年,在整个墓地当中“白俄将军墓”应该与众不同,随着中国东北政局的多次变动,这座奇特的坟墓,出人意料的保全至今。下图是1910年前,在中国东北的中东铁路护路队。

        “毛子坟”传说是白俄将军的? 那么,当年富拉尔基铁路护路队有如此军阶的军官吗?

        1900年6月1日,中东铁路护路队各部队分布在三条铁路沿线:由半个步兵连,五个骑兵连组成的额尔古纳河支线部队,分布在满洲里站——松花江站之间,有驻在富拉尔基站的祖勃科夫斯基上校指挥。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东三省总督徐世昌、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因“铁路附近胡匪不时窃发,远道征兵则缓不济急”之事,想在铁路界内驻防中国军队,给东省铁路公司总办的照会上说:“……即如本月二十一日李家地房子小站突来胡匪一百余名,……而驻扎富勒尔基(即富拉尔基)之俄参将儒阔夫斯基电请派俄兵助剿”。1912年清朝官员文件称呼驻富俄军官杜满挠夫军官为统领。清末新军制,一协的长官也称统领,相当于后来的旅长。用“统领”来称谓铁路护路队俄军官,估计此军官在俄方也是参将级别。这些都说明富拉尔基一直是沙俄重要的军事据点。

    1917年以前,在当时条件下,俄国高级军官死亡应该魂归故里,运送回家乡埋葬。“毛子坟”是上面这三位俄国高级军人可能性不大,目前也没有资料显示他们三位就死于中国任职期间?下图是富拉尔基”毛子坟“。

        十月革命后,驻守富拉尔基的俄铁路护路队,有一部分参加了革命。1920年后,中国政府全部接管中东路护路权,遣返解散富拉尔基的中东铁路护路队。“毛子坟”应该是1917年以后,沙俄灭亡,流落中国无家可归的白俄人墓地?此坟墓不知何原因,在“文革”中没有被拆除?有人说被误认为是苏联红军墓得以幸免,这个说法不能成立,整个墓地都拆除了,唯独保留一座。不管什么原因?这是中东铁路沿线遗存不多的一座“毛子坟”,它有研究中东铁路的历史价值,更是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罪证。

                                          “毛子坟”处境非常尴尬。

       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消灭了日本关东军,解放了中国东北,中国人很好地保护了东北各地的苏联红军墓地。既是在中苏交恶时期,中国也没有毁坏红军墓地。

       2007年,俄总统普京签署《永远纪念祖国烈士》的命令,根据该法令,俄军军事纪念中心将筹办包括中国在内的7个海外办事处,涵盖14国,负责搜寻、清理登记墓地和烈士资料。同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将采取措施保证苏军墓地完好无损,并承担墓地维护、绿化和清扫的所有开支。俄罗斯这项保护措施只是针对苏联红军,没有涉及俄罗斯其它时代在海外的军人墓地。尽管俄国防部根据相关命令,还建立了一个包含卫国战争、近代战争烈士的资料库。

       但是,中国人也绝不会去保护修缮侵略自己国家的沙俄坟墓。中国向来把中东铁路看成是沙俄的侵略,为了照顾中国人的感受,俄罗斯也不会主动修复富拉尔基“毛子坟”。

      寒风中残破的墓碑,下面埋葬的人,是沙俄军人吗?你来中国做了多少伤害中国人的事?我们不砸毁坟墓,是出于人道主义,你也别奢望墓前有鲜花了。

 

  附注:后经过《俄罗斯军事网》的俄罗斯人破译才知道此碑文的内容,碑文原俄文:“  покоится раб божий Внифантий Гур—днович  и дочь его Антонина Внифантьевна Никифровы”汉语翻译:“  其中—为看不清的几个字母,但不重要,是人名。大意是:这里长眠着神的仆人富尼方金.古尔**德诺维奇和他的女儿安东尼娜.富尼方特叶芙娜.尼金芙洛微.”

  碑文的破译解决了困惑齐齐哈尔史学界多年的疑问。齐齐哈尔地方史志办相关人员对雪狼刀风破译“毛子坟”内容发来的感谢!

       雪狼刀风老师您好,谢谢您提供的详实资料。向您表示感谢!

      雪狼刀风老师您好,谢谢您中肯地提出的问题。您提的这个意见我已向我们办公室的领导和市志办的相关领导作了汇报,并提供了“大庆油城论坛的网址”。他们会去探访核实 。再次向您表示衷心感谢!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除以作者名“文摘”发布的文章外,所有文章均为作者原创或授权发布,任何媒体与自媒体转发请通知我们获得原作者授权事宜,否则一经见到,举报到底!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