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新世界饭店及其背后的故事

作者:阿唐,原文载于《留住城市的记忆:哈尔滨历史建筑寻踪》,有删改

十六道街与靖宇街交角处的哈尔滨市第四医院内科楼,是当年道外的地标式建筑——新世界饭店。

老明信片中的新世界饭店

新世界饭店建成于1920年8月,是一栋砖木结构、以巴洛克为主的折衷主义风格建筑。在《全哈尔滨商工名录》(1935年)中,新世界饭店列为四等二级,是当时哈尔滨饭店业中的最高等级。新中国成立后,新世界饭店于1950年改为“公企职工医院住院部”,又叫“工人医院住院处”,现在是哈尔滨市第四医院内科楼。新世纪前,大楼翻建,增建至四层。

原新世界饭店现状,已经很难找到历史的痕迹

杨龙波摄于2015年

原新世界饭店背后有很多故事,今天我们来说一说它的老板——朱安东。其实,闯关东的山东人不都是电视剧中朱开山的形象,也有新世界饭店老板朱安东这样的机会主义者。

朱安东(1891—1951),山东福山县八角村人,一生用过四个名字。在家乡时叫朱在田,读了八年私塾后,闯到哈尔滨在马迭尔影院学习放映电影。改名叫朱文泰后,跳槽到敖连特影院。积攒到一些本钱,又换成朱安东的名字在道外升平二道街办“吉江茶社”,一边卖茶一边放映电影。

他的茶社在1915年的《远东报》上有报道。1917年,他效仿敖连特把茶社扩建为“新世界大菜馆”,先以西餐为主,后改为鲁菜,同时放映电影。

1918年开发四家子的工程启动后,朱安东召集同乡好友募集资本在十六道街买下一块地皮,委托傅巨川兴建大楼。

1919年三层大楼落成,新世界饭店开张,其中三楼用于客房,一、二楼是饭店,临靖宇街一侧则开设电影院。《远东报》对新世界的经营情况有过两次报道:“本埠道外新世界所设之电影戏园内中房舍修理极其精致,日来做客异常拥挤,每天卖座不下千余元,洵属热闹已极云。”“每日午后七八点钟开演,坐客异常拥挤。闻该园每天售票约在俄洋二万数千左右云。”此数额很吓人,估计是与新世界的总营业额混为一谈。即使如此,每年总流水也有近千万之巨,这就难怪开业之初新世界的股票就上涨至每股1600卢布。朱安东并非绝对控股,经过多次购买,到1924年才拥有三成股份。

1920年1月24日上午10点,工人燃火取暖不慎酿成火灾,将大楼第三层烧毁。好在火灾发生在白天,扑火及时,道里的俄国救火队也赶来救援,加之朱安东开业之前向三井等三家外国保险公司投保,获得了20万元赔偿,损失得以降至最低。这时朱安东30岁,而立之年,火烧财旺。不久,他在十六道街兴建了华乐大舞台。民谚中的“大世界吃个饱,新江泉洗个澡,大舞台叫个好”,道外地区三分之二的乐子都由朱安东掌控。后来,日本人来了,朱安东把在家乡时的名字朱在田翻译成了日本话,改名田中太郎。

荟芳里俗称“圈里”,
中间的圆形建筑类似今天的食杂店,为周围的妓院服务
来源:老明信片

1935年,朱安东收回委托他人经营的电影院,改名“国泰影院”,自行经营。1937年又与日方合资成立远东影业公司,他占六成股份。1938年租赁经营哈尔滨慈善总会投资的慈光电影院,即后来的红星电影院。同时在沈、长、吉、津等沦陷地建立院线网络。到1940年,哈尔滨电影市场已被他垄断。更致命的是,他还先后在哈尔滨和牡丹江开设了八家大烟馆。当同胞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时候,朱安东一步一步地爬上了金字塔的塔尖。据朱安东被捕后供述:伪满时期他个人的资产总值约五千两黄金。

哈尔滨解放后,料事如神的朱安东逃离了哈尔滨。全国解放前,他又潜回哈尔滨。1950年被逮捕,1951年被枪决,罪名是汉奸加特务。

解放后,国泰电影院被松江军区没收,1947年转交给东北文化艺术协会管理。后更名为“靖宇电影院”,移交给东北影片经理公司哈尔滨分公司。20世纪90年代以设备先进著称,现在改为商铺。

哈尔滨市方志馆

哈尔滨市方志馆集地情资料存储、地情展示与研究、方志、年鉴理论培训等多项功能于一体,举办展览、出版作品、交流文化,是哈尔滨城市建设发展的记录者。位于哈尔滨市香坊区和平路101号。微信公众号:留住城市的记忆,ID:hrbfzg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原新世界饭店及其背后的故事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