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秘哈尔滨 西十二道街48号美国花旗银行哈尔滨分行 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63)

哈尔滨故事 2周前 (06-12) 0

作者:高虹 ,哈尔滨天翼数字艺术有限公司艺术总监;拥有自媒体平台:《寻秘哈尔滨》公众号,致力于寻找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让更多的人了解保护这些珍贵的历史遗产。联系方式:50296531@qq.com。


1901年签订的《辛丑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赔款数目最庞大、主权丧失最严重的条约。其中美国获赔白银3290万两,为了接管这笔巨额赔款,美国指定了万国宝通银行为“在华的国库代理人”,这是第一家在中国开设的美国银行机构。次年,万国宝通银行在上海成立远东区分行。由于门前悬挂着美国的星条旗,万国宝通银行也被中国人称为“花旗银行”。1907年,万国宝通银行在中国发行纸币时,顺应民意地在纸币上印制了“美商花旗银行”的行名,甚至将在中国内陆的各分行正式定名为“花旗银行”。1915年,全美最大的银行之一纽约国民城市银行兼并了万国宝通银行,其后虽数次更名,但是在中国它却一直被称为花旗银行。

《辛丑条约》的签订仪式

花旗银行在中国发展迅速,1902年起陆续在上海、香港、广州、北京、汉口、天津、哈尔滨、青岛、大连、厦门、沈阳、南京、重庆设立分行。其业务包括经理贷款、发行货币、采办物资、经理国库和包揽汇兑五大项。美国在中国修筑的铁路、开设的工商企业等均得到花旗银行的资金支持。

西十二道街右侧中间插美国星条旗的建筑,就是花旗银行哈尔滨分行

花旗银行哈尔滨分行设立于1919年,位置在哈尔滨道里西十二道街,资本20万元美元,经理马洪。从1921年起,花旗银行企望在哈尔滨发行纸币,数次通过美国领事交涉,均遭到中国政府、商会的抵制。1923年,哈尔滨花旗银行受华俄道胜银行和横滨正金银行先后在哈发行大洋券的刺激,又于当年6月致函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朱庆澜,请求发行大洋纸币60万元,以“救济本埠金融起见”,“仅为便利营业而已”。遭到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公署明确拒绝后仍不放弃,最后在美孚洋行、美英烟草公司、海关税务司及电报、邮电、外国公司的支持下,还是发行了少量纸币。直至北洋政府的强烈交涉和哈尔滨商民的拒绝后,才停止发行。

哈尔滨花旗银行发行的纸币

美国在哈尔滨的石油、汽车贸易、农具进口、电气机械、日用杂货、毛皮出口、保险公司等企业公司大多数都同花旗银行有着密切的经济往来。松花江面粉公司、阿什河糖厂均是由花旗银行以债权关系管理的旁系企业。1924年-1927年间,哈尔滨花旗银行营业状况非常好,年均存、放款都在千万元以上。

随着哈尔滨经济的高速发展,美国信济银行、英国麦加利银行等也相继在哈尔滨开业,逐渐挤占了花旗银行的市场份额。1929年,西方爆发经济危机,在哈的美国工商企业状况也江河日下,花旗银行业务开始减少了。1932年后,伪满政权对外资银行严密控制,失去了治外法权的特殊地位,花旗银行的经营业务更加萎缩。到1939年,放款额仅为1927年的十分之一,亏损12.4万元。1941年太平洋战争前,美国花旗银行哈尔滨分行关闭了。

1932年洪水中的花旗银行依然插着星条旗,
画面左侧最高的建筑曾是华俄道胜银行道里支行

在西十二道街上,与花旗银行比肩而立的是1908年创立的第一借款公司。这是一家由哈尔滨俄侨公会集资组建的股份制金融公司。两年后第二借款公司在中央大街成立。两家金融公司由于得到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的资金支持,营业状况曾颇为活跃。1918年,第一借款公司转让给哈尔滨华俄道胜银行,改为该行的道里支行。第二借款公司由“远东相互信用公会”接收,1921年改名为“远东借款银行”。

花旗银行哈尔滨分行和华俄道胜银行道里分行

现在、美国花旗银行已经是全球资产规模最大、国际连锁性最高的金融服务集团之一。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大连、天津、南京、厦门、成都都有花旗银行设立的企业与投资银行分行或代表处。资本总是在追逐热点,70多年过去,花旗银行再未踏上哈尔滨的土地。而西十二道街的这栋建筑,现在依然是一家银行,而且也被列入在历史建筑的名录里。

只是这幢建于1922年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在“有钱任性”的工商银行的装修改造中早已失去往日的气度,面目全非。比旁边被各种牌匾遮挡的华俄道胜银行道里支行更不幸的是,西十二道街48号的周身都被坚硬的石材覆盖。建筑上所有的柱式、装饰、线角、细节全部涤荡一空,再难恢复。这样一幢具有历史背景的建筑,原本典雅庄重、而今竟遭折损。让人不禁慨叹“泯然众人矣”。

公交路线:

公交:1路; 2路; 13路; 15路; 20路; 47路;47路区间 ;113路; 116路; 131路到道里十二道街站下车,步行50米即到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除以作者名“文摘”发布的文章外,所有文章均为作者原创或授权发布,任何媒体与自媒体转发请通知我们获得原作者授权事宜,否则一经见到,举报到底!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