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哈工大走出去的烈士于会辰

哈尔滨故事 4天前 0

作者: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于会辰1910年10月10日,生于现哈尔滨市平房区平房乡腰二道沟屯的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1933年10月13日,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建筑系。在校期间,他参加了校内的“青年反日同盟会”,秘密加入了地下党组织,积极开展抗日斗争,还以革命思想教育家庭成员,劝导父亲将自家住房交给村民办学。

于会辰为人正直,忠厚、朴实、勤奋好学,在学校他经常与中共地下党孟兆林等人接触,受孟兆林的革命影响,于会辰读了一些马列主义的书籍,对于无产阶级革命认识不断提高。1932年11月末的一个夜晚,在孟兆林和王语山的介绍下,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组织的培育下进步很快,他还积极组织爱国学生举行示威游行,反对蔡道尹与日寇勾结卖国求荣活动。

于会辰烈士

1934年,于会辰和孟兆林等6人,被分配到中东铁路海拉尔工务段,任工程师工作。于会辰在海拉尔工务段期间,经常同反日会员们在家研究对敌斗争策略,经常活动到深夜。

1937年,“四.一五”事件后,哈尔滨工业大学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党组织安排一些同志及爱国青年撤离海拉尔,当时也曾动员于会辰一起撤离,于会辰考虑党的地下工作还未完成,一再要求将自己留下继续开展工作。

1938年末,哈工大党组织遭到破坏。1939年2月13日,由哈尔滨去的铁路日本宪兵,突然将于会辰逮捕,于会辰在海拉尔关押一周后被带回哈尔滨。关押在铁路日本宪兵队(警校胡同)期间,敌人为了得到口供,先将他吊起来,用皮鞭、木棍暴打,昏死后,用凉水浇醒。将他按在特制的木凳上,将他捆绑,用装满辣椒水的大铁壶硬往肚子里灌,灌满之后,由刽子手上去把辣椒水踩出来,把他折腾得死去活来。但于会辰宁死不屈,挺刑拒供,视死如归,始终严守党的秘密,在狱中他以实际行动来鼓励难友们与敌斗争。

于会辰的满铁工作证

敌人一无所获,在气急败坏情况下,对于会辰使出了卑鄙的手段。在于会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敌人以给他治伤痛为名,注射了两支细菌针,而后又使出伎俩,通知家属准予取保假释。

1939年2月27日,于会辰由日本宪兵亲自送回家中,并责令家属不准私自请医生治病,就医必须通过宪兵队到指定医院。敌人走后,于会辰将自己加入党组织,参加反满抗日活动前后都讲给了父亲。并对父亲说;“他们虽然把我打成这样,我什么都没承认,我对得起组织……”为了保护党组织,于会辰让父亲,连夜将他的来往书信和一些进步书刊进行了焚烧处理。

于会辰因惨遭酷刑,加之注射毒针,7天后出现大咳血,五脏内出现溃烂,伤痛恶化。3月6日,家属找日本宪兵队要求治病,宪兵队派来1辆汽车,将于会辰拉到哈尔滨市立医院(现市医院住院部),在走廊候诊时,日本宪兵带来了一名护士,在于会辰胸前打了一针,没过10分钟,于会辰被残害致死,时年29岁。

于会辰在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毕业证

1948年,东北解放后,筹建东北烈士纪念馆,收集烈士名单及遗物材料时,由时任松江省主席冯仲云提议,于会辰是中共地下党员,参过加反满抗日活动。认为可以列入东北抗日烈士名单。由时任烈士馆资料部负责人,关沫南亲自派人到于会辰家收集烈士遗物和个人资料存入馆中。

1949年秋,东北烈士纪念馆正式开馆,于会辰烈士抗日事迹正式展出,他的档案编号是东北抗日烈士四号。

1982年5月6日,于会辰烈士的骨灰由长子于德盛迁入哈尔滨烈士陵园。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除以作者名“文摘”发布的文章外,所有文章均为作者原创或授权发布,任何媒体与自媒体转发请通知我们获得原作者授权事宜,否则一经见到,举报到底!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