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两岸(一):将军府

黑土地 2个月前 (08-08) 0

作者: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清史册上,有三位值得敬仰的民族英雄:邓世昌、林则徐、寿山,一东、一南、一北。前二者,人人皆知。但后者,知道的人却不多。

寿山曾为黑龙江将军,1860年出生于黑龙江畔的瑗珲城,为明末兵部尚书袁崇焕的的七世孙,吉林将军富明阿之子。寿山自幼聪颖好学,成年后,子承父业,到京城任职,奉命监修颐和园,同时准备参加科举考试。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寿山投笔从戎,请缨赴敌,在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麾下任步兵统领,屡建战功。1897调任黑龙江镇边左路军统领,驻瑷珲。由于寿山干练精明,治军有方,深受黑龙江将军恩泽推崇,翌年任黑龙江副都统。1899年,寿山受命署理黑龙江将军。

黑龙江将军的设置,说来话长。清朝入关后,东北地区空虚,俄国人趁机侵占大片中国土地。清政府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于是滋生了在黑龙江“建城永戍”的想法。1683年,清政府决定,将宁古塔将军所辖西北部地区划出,设置黑龙江将军。将军府最初设在黑龙江东岸的黑龙江城(瑷珲旧城),原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为首任将军。自此,东北地区形成盛京、宁古塔、黑龙江三位将军并立,共同镇守的局面。

由于嫌过江不便,两年后,黑龙江将军府移驻黑龙江西岸,仍名黑龙江城(瑷珲新城)。1690年,将军府内移至墨尔根(今嫩江),1699年再移至齐齐哈尔,此后再未变动。清政府任命的黑龙江将军一共有76位,其中有71位驻扎齐齐哈尔。那个时候的齐齐哈尔,实际上就是黑龙江的省会。

与清政府设在内地的驻防将军不同,黑龙江将军除了管理军政、旗务以外,还兼管地方民政、民刑等事宜,相当于现在的省长兼省军区司令。这一设置一直延续了224年,直到1907年,清政府决定东三省改制,“裁将军,设行省”,建立奉天、吉林、黑龙江行省。

黑龙江将军府原位于齐齐哈尔市中华西路6号。2000年,市政府决定将这座古建筑依照原貌移建于嫩江明月岛上。由于城市改造而将文物移居他处,在国内屡见不鲜,也有一定道理。但以我之见,移到一个远离市区的风景区内,就会脱离周围的环境,失去原有的氛围,降低文物的历史价值。

嫩江大桥

果然,当我们踏上明月岛时,修葺一新的将军府孤零零地矗立眼前,周边见不到其他房屋建筑,没有街道市井烘托。如果不是门前的那块黑底金字牌匾提示,看不出这是有300多年历史的“省政府兼省军区大院”。

寿山任黑龙江将军的时间不足一年,但他的最终义举却使他名垂史册。

1900年,垂涎中国东北已久的沙俄借八国联军侵华之机,调集17万大军,虎视眈眈,驻守边境。随后,以保护中东铁路为由,向寿山提出借路,欲从瑷珲南下,经齐齐哈尔到哈尔滨。寿山断然拒绝:中东铁路应由我大清帝国军队代为保护,你若硬要派兵前来,我唯有与你决一死战。

寿山向瑷珲副都统凤翔下令:严防死守,不许一个俄军越过黑龙江。沙俄借路未成,便动用武力,向瑷珲发起进攻。清军奋起还击,由于敌强我弱,协同不力,伤亡惨重,最终瑷珲失守,凤翔战死。

俄军向齐齐哈尔一路扑来,兵临城下,先是对寿山进行诱降,寿山不为所动,俄军开始炮轰攻城。就在这时,清政府又发来停止反击的电报。寿山耻于落入敌手,抱定“军覆则死”的信念。他对副将说:“我辜负国恩,不能战,不能守,只是担心城中百姓受战火之苦。如果能够以我一死换取全城平安,我死而无憾。”

当晚,寿山给朝廷写下最后一封奏折,建议整军、备战、戍边。随后又致信俄军指挥官,要求入城后不要骚扰商贾、杀害百姓,表明自己宁死不降。书毕,整理衣冠,两咽鸦片,后吞金块,均未能死。次日,仰卧棺中,令长子庆恩开枪,庆恩“手战不忍发,误中右臂不死”。又令卫士补枪,遂“洞胸而亡”,年仅40岁。

寿山殉国后,人们在现今的大庆杜尔伯特县为其选择一处风水宝地,修建墓园 。1928年,寿山将军逝世28周年之际,齐齐哈尔市在龙沙公园建立一座寿公祠,纪念这位清末反侵略战争的爱国将领。

选自作者游记《一路向北》(人民交通出版社),文中照片均为作者实地拍摄。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