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两岸(二):督军署

黑土地 2周前 (08-09) 0

作者: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齐齐哈尔卜奎大街与中华路交汇处,坐落着一座古色古香的清代建筑物,这就是黑龙江督军署旧址。督军,相当于现在的省长,是民国时期黑龙江地区的最高长官。

当地人称督军署为大人府,它最早是齐齐哈尔副都统的私宅,建于1806年,也就是清嘉庆十一年。清朝末年,程德全署理黑龙江巡抚时,在大人府的宅址上开始营建,周树模接任巡抚后建成。

陪同我们的市博物馆王女士说,原来的督军署建筑群规模庞大,为三进式四合院建筑,现在只剩下一幢主体楼房和三栋平房。走进院落,一幢二层小楼出现在眼前,精美异常,这就是主体楼房。这幢建筑在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基础上,揉入了西方建筑的手法。房门两侧的檐廊由青砖砌筑,山墙转角、墙垛、门窗及屋檐处装有纹饰,图案丰富。二层的檐廊为封闭式木质围板,装有对开花格玻璃窗,花饰精美,让人联想到俄罗斯的小木屋。

四合院内,花草树木遍布,间有几只花瓣金黄的向日葵,点缀在绿色的植物中。王女士说,这里是“寄想园”,原来中间有凉亭,为主人休闲赏花之地。清末民初学者张朝墉在《寄想园雅集图记》中称这里 “有亭翼然,广檐长廊”,并留下了“名园寄想雪花侵,一卧龙沙岁月泽”的诗句。

在民国的38年间,共有十二位督军在这里办公居住,包括宋小濂、朱庆澜、毕桂芳、鲍贵卿、孙烈臣、吴俊升、万福麟、马占山等。解放后,这里曾为黑龙江省人民政府的所在地。

黑龙江督军署旧址

十二位督军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吴俊升。吴俊升,人称“吴大舌头”,因为说话吐字不清,故被送了这么一个外号。此人虽然说话不清楚,但做人极其精明,办事极为利落。

吴俊升原籍山东历城,世代务农。咸丰末年,山东遭灾,迫于生计,吴家闯关东来到辽宁昌图兴隆沟落户。吴俊升小时候给大户人家放马牧羊,13岁到当铺做伙计,后又随其父贩过马匹。17岁入辽源捕盗营,20岁编入骑兵。由于作战勇敢,善于巴结,吴俊升得以连连提拔,仕途春风得意,很快官至奉天后路巡防队统领,候补总兵。

1912年,满人王公勾结日本人,策动“满蒙独立”,吴俊升率部进剿,因功晋升陆军少将,后任旅长、守备司令、洮辽镇守使,直至黑龙江督军。在讨袁运动中,吴俊升与张作霖联手驱逐了亲袁的奉天将军段芝贵。接着又与孙烈臣夹攻吉林,辅佐张作霖当上“东北王”。1925年,郭松龄反奉,吴俊升任讨逆军总司令,兼左路军团司令,大败郭松龄部,立下赫赫战功。

北伐战争中,张作霖失利,决定撤军出关,吴俊升闻讯迎至山海关,二人同乘专列回奉。1928年6月4日清晨,皇姑屯铁路线上传来一声巨响,一根道钉穿入吴俊升脑部,吴当即身亡。张作霖身受重伤,当晚毙命。吴俊升死后,由万福麟接任黑龙江督军,兼任保安司令。“九一八”事变后,万福麟逃避抗战,滞留北京不归。马占山受命于危难之际,代理黑龙江省主席兼军事总指挥。

作为奉系军阀中仅次于张作霖、冯德麟的第三号人物,吴俊升为维护对黑龙江的统治,费尽心机,且手段毒辣。有个例子,1922年冬,驻守海拉尔的混成二旅步兵团的两连士兵因不满长官克扣军晌,发生哗变,吴俊升亲赴处理。他先是好言相劝,答应补发欠饷,惩处责任人员。士兵听信了他的话,上车返回。哪成想,车行至荒郊野外时,突然停下。有人大声吆喝:全体下车,听吴司令训话。待士兵都已下车后,暗伏的射手突然开枪,数百名士兵倒在血泊之中。

据说,吴俊升平生有多种嗜好。他最喜欢养马,据称有良马3000匹;酷爱刀枪剑戟,不惜重金收购;喜爱女色,经常出入风月场所;喜欢养猴,督军署后院大小猴子成群,光饲养员就有几十人。

选自作者游记《一路向北》(人民交通出版社),文中照片均为作者实地拍摄。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