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两岸(五):最后的枪声

黑土地 1周前 (08-12) 0

作者: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在东北大地上,苏军烈士陵园、纪念塔和纪念碑几乎随处可见,它们均为纪念二战末期在东北战场上牺牲的苏联红军而建。

在这些纪念性建筑物中,有一个特殊的去处,这就是位于昂昂溪的苏军烈士陵园。说它特殊,是因为,这里安葬的苏军战士牺牲于发生在嫩江岸边的一场战斗,而这场战斗则被认为是二战的最后枪声。

1945年8月8日,苏联根据《雅尔塔协定》对日宣战。集结在赤塔一带的苏联红军接到命令,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以坦克车开路,一路开赴中国东北。苏军从满洲里入境,攻下海拉尔要塞后,翻越大兴安岭,进入嫩江平原,顺利拿下齐齐哈尔。

8月15日,裕仁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而一队驻扎在嫩江岸边的日军没有接到上级指令。一天,几个走投无路的日本兵窜入嫩江西岸的三家子村,与村民商量,要用两支步枪和300发子弹换钱。村民同意,给了日本兵钱,日本兵交了枪,但不给子弹。双方发生争执,冲突中,几个日本兵被愤怒的村民打死,余下的两个日本兵夺路而逃。

几天后,两个逃亡的日本兵遇到一股从蒙古方向溃逃过来的大部队,他们闻讯后气势汹汹赶往三家子屯,开始了一场血腥屠杀。其后,这些日本兵又顺势越过嫩江,血洗了江东岸的申地房子村。两村共有160多人遇难。

幸免于难的村民陶永富逃出报信。在嫩江岸边,他远远看见有一辆铁甲车开了过来,他断定这是苏联红军,于是摘下帽子拼命摇晃。苏联红军闻讯后立即用无线电与部队联系,请求支援。

中午时分,满载苏联红军的四辆卡车疾驶而来。一阵炮火轰击后,日军打出白旗,缴械投降。苏联红军放松了戒备,开车在堤坝上行驶。这时,潜伏在庄稼地里的日本兵突然开火,苏联红军猝不及防,124名战士当场阵亡。

消息传出,驻扎在齐齐哈尔的苏军大部队怒不可遏,迅即赶赴事发现场,将日本兵团团包围。炮火如雨点般倾泻到日军阵地上,300多名日本兵顷刻间血肉横飞,20多个冲出重围的日本兵也随后在溃逃的路上被歼灭。

这场战斗发生的时间是1945年9月25日,距日本宣布投降已经一个多月。有人认为,这场发生在昂昂溪的战斗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真正尾声。不过,关于二战结束地究竟在哪里一直有争论,由于判定标准不一样,很难定论。

我去过中俄边境上的虎头要塞和东宁要塞,这两个地方都声称自己是二战结束地。查资料,虎头要塞的攻克时间是8月26日,东宁要塞的攻克时间是8月28日。发生在昂昂溪的这场战斗,虽然在规模和激烈程度远远比不上前两者,但发生的时间要晚一些,因此称为二战的最后枪声可能更合适一些。

我从小在东北长大,苏联红军出兵东北与日本关东军作战的事情多少知道一些。当年,苏联红军分西、北、东三路进入东北,人数为150万人,而当时关东军的人数是100万人。最关键的是,日军此时大势已去,纵使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枉然。

嫩江是西部线上苏联红军横扫关东军的主要战场,我一年前去过海拉尔要塞,时至今日,仍能感到其地上和地下规模之宏大。这些固若金汤的工事在苏军的坦克和火炮面前,都毫无例外地在须臾间土崩瓦解。相比之下,一股小小的余部残敌又算得了什么呢?

昂昂溪火车站北侧有一条充满俄式建筑风情的罗西亚大街,苏军烈士陵园就坐落在这条大街的一侧。在项所长的引领下,我们跨过欧式铁艺大门,步入园内。

园内清幽肃穆,榆树遍布。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座苏军烈士纪念塔,四周刻满反映战斗场景的浮雕。塔身一侧用中俄两国文字写着:“为从日本帝国主义压迫下解放东北的苏军死难英雄永垂不朽!”另一侧写着:“中国人民要永久的纪念为从日本帝国主义枷锁下解放东北人民而牺牲的苏联人民!”纪念塔顶端矗立一名苏军战士塑像,身佩冲锋枪,头戴钢盔,高举军旗。

项所长说,陵园自1949年8月15日落成后,一直保护得很好,即使在中苏关系破裂时期也没有遭到明显破坏。虽然对苏联红军进入东北后的行为一直有议论,但他们的功绩是主要的,作用是巨大的。2002年,文物部门拨出100万元对陵园进行了大规模修缮,俄罗斯驻沈阳总领事馆官员曾专程来此参观,对他们的工作表示赞扬和感谢。

沿草坪中的小路漫步,我看到一座墓碑上刻着两行文字,其中一行是:列兵,巴甫连果·恩·雅,1927年。推算起来,这位小战士牺牲时只有18岁。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际,将年轻的生命留在了他乡,这是真正的国际主义战士。

选自作者游记《一路向北》(人民交通出版社),文中照片均为作者实地拍摄。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