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中东铁路(二):扎兰屯,与铁路相伴

中东铁路 2个月前 (08-14) 0

作者: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在呼伦贝尔草原旅行期间,听说扎兰屯有个中东铁路博物馆,于是兴趣陡增。扎兰屯留有大量中东铁路建筑遗存,我早有耳闻,但有这样一个专题博物馆,还是第一次听说。既然已经置身呼伦贝尔,不如就利用这个机会前去探访一番吧。

坐火车由海拉尔到扎兰屯,中间要穿过一条隧道,这就是中东铁路西线上的最重要地标——兴安岭隧道。对今天的筑路人来说,开凿一条3000米长的隧道不算什么。但在100多年前,它却是一项难度巨大的工程。

当年,俄国人为修筑与西伯利亚大铁路相接的中东铁路,倾尽全力,用现在的话说这是“国字号工程”,而凿通穿越大兴安岭的隧道则是这项工程的“啃硬骨头活”。开凿隧道的工程技术人员来自俄国,苦力来自中国,而石匠则来自意大利。意大利出雕刻家,石匠有名。我几年前在贝加尔湖畔坐过一段环湖列车,这条铁路原为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一部分。在步行穿过一处隧道时,看墙壁上的文字介绍,当时也从意大利招募了一批石匠。

关于兴安岭隧道的修建,有一个传闻,说有一个负责隧道设计的沙俄女工程师,名叫莎力。她提出了一个对向开凿的方案,但到隧道即将贯通时,却没有丝毫迹象。人们开始生疑,认为她计算错了。风言风语传来,莎力压力巨大,无法承受,自寻了短见。次日,隧道贯通,分毫不差。后人为纪念这位尽职敬业的女工程师,在隧道旁立了一块石碑,人称“莎力碑”。

这个传闻是否真实,不得而知。哈尔滨作家阿成在《他乡的中国:密约下的中东铁路秘史》中提到,他几年前特地前去寻访到了这块纪念碑。我在网上也看到一个贴子,有户外爱好者用7个小时,徒步17公里,从隧道处翻越了大兴安岭,其间也找到了这块纪念碑。我虽然没有机会前往,但这次能乘火车从兴安岭隧道中穿过,也算是一个体验。

100多年前,铁路对国人来说是稀罕之物,当时中国大地上有两条连接境外的铁路,一条是俄国人主持修建的中东铁路,干线从满洲里到绥芬河;一条是法国人主持修建的滇越铁路,中国段从昆明到河口。相比之下,中东铁路的通车时间要早于滇越铁路,兴安岭隧道则是当时中国最长的铁路隧道。据阿成讲,这条隧道过去一直有武警看守,直到不久前由于铁道系统改制才撤离。

想当年,蒸汽机车这个怪物冒着白烟,鸣着汽笛,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牵着绿皮车厢,穿过草原,越过山岗,钻进黝黑的山洞,又从另一头钻出。车上坐着喝咖啡、抽雪茄的高鼻子蓝眼睛洋人,那是何等令人新奇的场景啊!

火车穿过兴安岭隧道,东行不久就到了扎兰屯。在当年的中东铁路西线上,扎兰屯火车站是重要站点之一,为三等站。中东铁路当局在扎兰屯不仅修建了车站,还建起了与铁路有关的吊桥公园、俱乐部、秋林公司、避暑旅馆、学校和医院。来此休闲消费的除了铁路高管外,还有那些坐火车来中国寻梦的达官显贵、流亡政客和商贾巨富。

扎兰屯吊桥公园

扎兰屯火车站建于1902年,老站舍现已作为办公用房,几年前在旁边又建起一座新站舍,作为铁路运营和候车之用。如今的老站舍建筑依然保存完好,经过粉刷后的墙体焕然一新,鲜艳夺目。据我的寻访经历,扎兰屯火车站是中东铁路沿线上为数不多的保存完好的站舍之一。该建筑外部用砖块砌成凹凸状,铁皮屋顶,墙面和窗楣花饰丰富,入口处有一个高大的木构架竖向尖拱窗。整体建筑以红、白、蓝为主基调,体现了俄罗斯传统砖木结构的建筑风格。

老站舍的门敞开着,我走进屋内,发现里面空间不是很大,但举架很高。经过一百多年的踏磨和岁月剥蚀,木地板、木楼梯和木门板显露出斑斑驳驳的痕迹,让人徒生几分怀旧情感。

中东铁路博物馆是在扎兰屯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的推动下建立的,利用了原沙俄森林警察大队的旧址——石头房子。博物馆对中东铁路历史沿革的介绍很是全面,黑白老照片丰富,橱柜里展示的资料和档案多为俄文。展厅中央铺有一段铁轨,玻璃罩上的文字显示,该铁轨的轨距为1524毫米,正是前苏联和俄罗斯现在使用的宽轨。

不过一圈走下来,感觉这个博物馆面积过小,展示以图片为主,实物比较少,与中东铁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相比不相称。本想在这里能买上一套《中东铁路》纪录片光盘,问门口的女管理员,说她们不出售资料。看介绍,该博物馆隶属呼伦贝尔市,而且还是几年前刚提格的,看来问题不在博物馆本身,提高层次才是根本。

但这样一说,问题又来了:中东铁路干线从满洲里到绥芬河,支线从哈尔滨到旅顺口,涉及内蒙、黑龙江、吉林、辽宁四个省区,提高层次必须四家协调,高层推动。这就需要力度了。

我参观过云南铁路博物馆,这家博物馆由昆明铁路局主管,重点展出滇越米轨铁路和个碧石寸轨铁路。该博物馆不仅面积大,图文资料丰富,而且实物多,包括窄轨铁路小火车、米其林橡胶充气车轮内燃动车组、老式铁路仪器设备等。门口还有图书和光盘等资料出售。这家博物馆现已成为云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据昆明铁路局一位专家讲,他们目前正在推动滇越铁路申遗,将来还要开发相应的旅游线路,从昆明到河口。如果能与越南合作,还可以经老街到达河内和海防。

我对扎兰屯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非常敬佩,虽然层次不高,能力有限,但他们在推动中东铁路历史研究方面的努力令人肃然起敬,他们的工作填补了国内的一项空白,具有奠基性和开拓性。很多事情的最终做成就是由于有这样一些不计报酬、无功利心而又热衷投入的人士在呼吁和推动。

扎兰屯站前街区干净整洁,穿过一条热闹的早市,在一座围有铁栅栏的院内,矗立着一座米黄色小楼,在蓝天白云下显得格外耀眼。这就是当年的中东铁路避暑旅馆,相当于现在的度假别墅。院内鲜花簇拥,楼旁的一棵老榆树枝叶繁茂。楼房墙面用清水砖砌成、窄窄的竖条窗。引人注目的是,楼房一侧有一座木制凉亭,雕刻精细,色彩艳丽。

中东铁路避暑旅馆

避暑旅馆后来与邻近的六国饭店合并为一家。历经百年沧桑的六国饭店目前还在经营俄式大餐。饭店大厅里的陈设完全是俄式的,墙上挂有与中东铁路有关的黑白老照片,台桌上摆放着咖啡机、钟表等老物件。餐厅老板是一位中俄混血“玛达姆”,身系围裙,体型微胖。她说,她家的西餐远近闻名,很多外地客人都专程过来,品尝正宗风味的大列巴、红肠、沙拉和苏坡汤。

避暑旅馆旧址现已成为扎兰屯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和伪满洲国兴安东省历史陈列馆的办公楼。在楼内,我遇到了学会的老王。老王六十开外,个子不高,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镜片,一副学者模样。见我对中东铁路老建筑感兴趣,他非常高兴,热情邀我就坐。讲起中东铁路的历史,老王如数家珍,言语中透露出一份挚爱之情。

“中东铁路建筑群是一份重要遗产,现在很多老房子都被拆了,如不赶快抢救,损失会更大。”老王痛心地说。从老王口中得知,他们正在推动对沿线铁路建筑群遗址进行普查,提出保护建议。不过由于受经费和人力限制,有些工作需要一步步开展,特别是需要高层重视和推动。临别时,老王送我一本学会专刊,嘱咐我今后多交流,让更多的人了解中东铁路。

选自作者游记《一路向北》(人民交通出版社),文中照片均为作者实地拍摄。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