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近代建筑艺术》原创视频日本篇Ⅰ

历史文化 2周前 (10-07) 0

作者:王子雄 ,青年画家、大话哈尔滨LOGO创作者、撰稿人、主要作品:《哈尔滨布拉戈维音斯卡娅教堂》、《舞动哈尔滨》、《犹太人的远东故乡》、《凡尔赛宫的晚礼服》 、原创视频《哈尔滨近代建筑艺术》 微信号:UNIQUE20140130


 日本第一任首相、任内发动甲午中日战争的伊藤博文,在东方古国——中国的一座崭新城市——哈尔滨,走到了他人生的终点。见证伊藤博文被击毙身亡的是一座著名历史建筑,在欧洲事务的仲裁者——沙皇俄国,行将谢幕的落日余晖中,哈尔滨火车站华丽的设计方案,耀眼出世!在哈尔滨炫丽登场!
1909年10月,在这座美丽的新艺术运动建筑的注视之下,伊藤博文被朝鲜民族志士安重根连发三枪将其击毙。

中国接纳犹太人规模最大,犹太人停留时间最长,留下遗迹遗址最多的城市——哈尔滨,见证了犹太人在动荡的二十世纪的悲惨旅程。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批欧洲犹太人源源不断地迁居哈尔滨, 使哈尔滨一度成为远东地区最大的犹太人聚集中心。在哈尔滨,这些侨居的犹太人,不仅展示了他们卓越的商业天赋。还给哈尔滨运来了第一架钢琴,兴办音乐学校,成立交响乐队。 让哈尔滨音乐之城的美誉走向世界!

圣洁的皓月玉白,高擎的科林斯巨柱,庄严稳重的三角楣。今天的东北烈士纪念馆,通身的冰雪洁白,不染半点尘埃。这里曾是残害抗战英烈的日伪警察厅,无数先烈不屈的英魂同这建筑一样圣洁无染!

莫斯科商场旧址:黑龙江省博物馆南岗区红军街50号,主楼建成于1908年,建筑最初用作商场(原莫斯科商场),是中东铁路早期在哈尔滨建造的最具特色的建筑物之一。1923年东省文物研究会在此成立,这座建筑改作研究机构和博物馆。经过了近一个多世纪的风雨沧桑,依然保持完好。1986年哈尔滨市政府将其定为一类保护建筑,2006年哈尔滨莫斯科商场旧址被国务院批准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为全省单体最大、时间最早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哈尔滨火车站(夜)

东北烈士纪念馆的科林斯巨柱

科林斯柱头

巴洛克雕饰(哈尔滨游客服务中心——松浦洋行旧址)

不拘一格的花苞式露台,墨绿微染;藤萝织就,是此建筑中可圈可点之笔。

马迭尔宾馆的至高处,镶嵌着一枚璀璨的棕绿色穹顶!远远地望去,恍惚是一名身着束腰晚礼服的少女,舞动着婀娜的腰肢与华贵的裙摆。这群摆,是淋撒了马达加斯加绿宝石碎片的。绮丽旖旎,揉碎了百载璀璨!

航天人才的摇篮——哈工大HIT(建筑学院)

哈工大主楼

 哈尔滨游客服务中心(松浦洋行旧址) 哈尔滨火车站:建筑中彩虹状的柔波,不由地让我心中泛出一句徐志摩的:在康河的柔波里…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旖旎律动的走势、波浪状的走线以及大气的拱弧;外沿线条向两侧舒展延伸;内侧曲线闭合流畅,从而形成循环效果。建筑的走线:外放内收,使得建筑线条的节奏律动有致,营造出十足的动态!

这层次的雕琢与若干大面积的墙体形成疏密对比,使得建筑的形式疏密有致,进而使观赏者得到张弛有度的审美心理体验!擎挑拱弧的两支墩柱的设计,利用了力学作用的合理性。给观赏者以稳固、牢靠的心理暗示!

墩柱的端点与内外沿的两条走线的端点,都复归并卷曲于一个正圆形的几何浮雕。这个圆形几何浮雕的设计,与舒展绵延的主干曲线相互呼应;舒展与蜷缩相得益彰,彼此平衡,体现对比之美!亦可谓画龙点睛之笔;又像蜷缩的新芽,富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日本的极端西化,在这栋老房子上被展现的淋漓尽致!其大有尽揽西方建筑艺术之能势,几乎不曾留有一丝东方痕记!巴洛克的美轮美奂,科林斯璧柱的娇俏,繁花织就的露台,功力深厚的人体雕塑,不拘一格的绛红穹顶。

遍布整栋老房子墙体上的是如同繁花绽放般的丰富浮雕!不拘一格的花苞式露台,墨绿微染;藤萝织就,是此建筑中可圈可点之笔。花苞式露台下方设置了一处朗阔的大露台,其一排排廊柱十分纤巧,男女各两尊人物雕塑,像是整座建筑的背负者。其上半身的人体雕琢,带有写实之意。精致的科林斯壁柱;窗沿雕饰亦是何等的柔情缱绻;建筑中央还有一处不可名状的浮雕,像是一枚巨大的徽章,演绎着略带抽象的华美。

建筑中央还有一处不可名状的浮雕,像是一枚巨大的徽章,演绎着略带抽象的华美。

不拘一格的花苞式露台,墨绿微染;藤萝织就,是此建筑中可圈可点之笔。

东北烈士纪念馆,通身的冰雪洁白,不染半点尘埃。人们无法想象这里曾是残害抗战英烈的日伪警察厅,无数先烈不屈的英魂同这建筑一样圣洁无染!

六根科林斯巨柱高高擎起宏阔的三角楣!这不正是雅典帕特农神殿的永恒丽影吗!这东方帕特农神殿正是象征着和平与光明的千年传承!

日落时分,霞光将建筑的色彩点燃,色彩的焰火从绛红到玫瑰红;橙黄燃尽,又起柠檬黄;以致各色光斑迸裂着,直至燃尽了紫罗兰而后归于靛青蓝。这深幽的靛青蓝,如同先烈们英魂的永恒安眠。这安眠是不能离开我们今天对他们的缅怀与对历史的铭记!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