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子城,松嫩平原上的辽金遗存

黑土地 1周前 (10-09) 0

作者: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队迅即占领东北全境。一天,一名日本兵手持战刀,闯入松嫩平原的一座古城。在他的逼迫和利诱下,一群百姓手持锹镐,聚集到城外的一座佛塔下,深挖不止。日本兵要寻找的,是传说中的宝藏。

几天过去,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由于地基被掏空,佛塔的寿命被人为缩短。1953年,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这座屹立了800多年的辽代佛塔轰然倒塌。

当我们的车子驶入泰来县塔子城镇时,远远望见一座青砖佛塔,高高矗立在古城外。不用说,这是一座仿古建筑。据说在临近的内蒙古扎赉特旗也建有一座这样的砖塔,取名金山塔。眼前的仿古建筑少了几分沧桑,但却再现了古塔旧日的雄姿。

古塔依附于古城,而古城则因为古塔而有了一个形象化的名字——塔子城。在塔子城遗址博物馆,讲解员小唐用熟练的语言向我们介绍了塔子城和古塔的来历。

塔子城建于辽代中期,时称泰州,属辽上京道,为节度使所在地,是契丹人控扼北方的军政重镇,如今的黑龙江齐齐哈尔、吉林白城、内蒙古扎赉特旗均属泰州管辖。据《辽史》记载,泰州有户5000,其中正户3000,蕃汉户2000,人口总计25000人。

佛塔相传建于1091年(辽大安七年),系为防范绰尔河洪水泛滥,镇压河妖而建。这是一座六面实心密檐攒尖青砖塔,直径5米,高15米。塔身中部每面都塑有坐式佛象,层檐上悬有金属风铃。轻风吹过,叮铃作响。我在博物馆内看到一幅照片,倒塌前的佛塔残破不堪,但却如同一个纺线锤般,亭亭玉立在古城之外。

残破的夯土城墙,述说着岁月的沧桑

金灭辽后,沿袭旧制。镇守泰州的金代名将婆卢火从内地大量迁徙人口,屯垦戍边,据说泰州城人口最多时达到十几万人。移民带来了先进的农耕技术,泰州的农业和商贸活动一时繁荣兴盛起来。多年前,这里曾一次性出土过400余公斤窖藏铜钱,涉及多个朝代。

可以想见,100年前的泰州城,虽处边陲之地,却是一个店铺林立、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所在。用现在的话说,辽金时期,塔子城是东北地区的中心城市。

今天的人们要想了解辽金历史,塔子城不可错过。

塔子城内,街道规整,人车稀少

在小唐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古城遗址。古城说大不大,只有1平方公里。夯土城墙保留基本完好,方方正正,四周留有城门遗址。相对我此前寻访过的阿城上京会宁府遗址来说,塔子城遗址应属有模有样。

与其他古城不同,如今的塔子城内依然住着人家,只是街道上少了几许繁闹,多了几许幽静。一辆运柴车从街道上驶过,车轮碾压在地面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在一片玉米地掩映的高岗处,我们找到了古城存留的一处重要遗址——点将台。民间传说,金兀术曾在这里操练军士,点将出兵,因此得名。杂草丛中,露出一块圆石,直径一米多。文物专家考证,它应为柱础,也就是用来搭建房屋的基座。可以想象,在我们站立的地方,当年应当有一座颇具规模的亭台建筑。

掩映在杂草丛中的柱础

登上夯土的城墙,极目远望,四周庄稼地绵延不绝。塔子城位于松嫩平原西南部,东临嫩江,西倚大兴安岭,北靠绰尔河,地势平坦,水量充沛,易于稻米生长。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辽朝和金朝都看中泰州,将其作为军政重镇的原因。

松嫩平原,金秋九月,稻浪翻滚

在前往塔子城的路上,我看到路边稻田遍布,树影婆娑。时值九月底,水稻即将收割,微风吹过,稻浪翻滚。几位在稻田中劳作的农人直起身板,挥动手中的镰刀,向我们示意。

泰来的大米很香,米粒晶莹,嚼起来劲道,这是我在古城内一家餐馆吃午饭时知道的。在县城边的泰湖湿地,我留意到一幅标语:“泰来大米,天地粮心”。泰来人正在为打造自己的大米品牌而努力。

注:本文写作过程中得到塔子城遗址博物馆有关专家的帮助,特致谢意。

【编辑注】塔子城是黑龙江省境内规模较大的辽金时代古城。位于今泰来县西北塔子镇绰尔河支流呼尔达河畔,所以清代称塔子城为“绰尔城”。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