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筒屯,一个四等小站的前世今生

中东铁路 1个月前 (10-15) 2

作者:刘文军 ,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在中东铁路沿线上,烟筒屯是个不起眼的小站。我求助于百度地图,终于在昂昂溪火车站的东侧找到了它。

1903年,中东铁路全线通车,烟筒屯火车站为中东铁路西线(哈尔滨至满洲里段)上的四等站。说起四等站,我不陌生,因为我上大学前,曾在中东铁路支线绥佳线上一个叫做梧桐的四等小站工作过两年,当过扳道员、调车员和助理值班员。四等站,简单说,就是只办理少量客货运业务,没有列车编组等业务。

吸引我的是烟筒屯火车站前那些留存至今的百年老建筑。此前,我从中东铁路专家陈文龙(雪狼刀风)那里得知,烟筒屯现存有13栋精美的俄式民居和一座水塔,在中东铁路沿线上极为珍贵。

在烟筒屯镇,我见到了向导老赵。老赵自小在烟筒屯长大,对道轨两边儿的事再熟悉不过。跟着他的脚步,走进一户人家。房主是位退休铁路员工,他对我说,这栋房子住过他的爷爷奶奶和父亲母亲。十几年前,根据铁路房产段的规定,他花几万元把这栋房子买了下来。虽说老房子设施跟不上,但他一直舍不得离开。

老房子的墙体上均挂有“黑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烟筒屯站中东铁路建筑”牌子。按照文物保护规定,已经成为私有财产的房屋也不能私自改动。所以,这些住户只能因陋就简,重复着祖辈人的传统生活方式。事实上,他们也负有保护文物古迹的责任。正是由于他们,这些百年前的老建筑才能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供今天的我们寻访、欣赏和回味。

老房子均为俄罗斯田园式风格。为抵挡严寒和风雪,窗户设计为窄长型;为便于躲雨,在门口设计有雨篷。如今这些功能仍在发挥作用,而且看起来十分雅观。俄式民居一般为单户院落,院子里种植花草树木。如今这些院子都被主人种上了蔬菜,或者单辟出一块用来饲养家禽。历经百年风雨,小镇上的这些黄墙绿顶老建筑仍给人带来一种浓浓的异国风情。

在居民区的一侧,我看到了那座耳闻已久的水塔。铁路水塔又称给水塔,它的主要作用是给机车加水。在蒸汽机车时代,水塔必不可少。随着内燃机车和电力机车的普及,蒸汽机车退出历史舞台,水塔也自然失去作用。据我所知,中东铁路沿线上保留下来的水塔不是很多。我在扎兰屯火车站前曾远距离观望过一座水塔,它掩藏在一片杂乱的建筑中,只露出上部。这让很多来往旅客感到疑惑,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

幸运的是,烟筒屯的这座水塔没有遮挡,可以近距离接触。水塔为砖石结构,高近20米,直径约有六米多,基础稳重,墙体厚实。遗憾的是,塔顶、塔内和塔外的配套设施均已不在。门口上方的“1903”标志显示,它的年龄已经超过百岁。据陈文龙老师透露,这个年标最早由黑龙江日报记者曾一智发现。我对铁路水塔不是很熟悉,因为我当年工作过的梧桐火车站虽然也是四等站,但却没有这个装置,上下行列车均在10公里外的南岔火车站(一等站)加水。近距离接触水塔,这还是第一次。

水塔的身后,是现代化的哈齐高铁线。就在我们准备转身离开时,一辆高铁列车从哈尔滨方向开了过来。列车呼啸而过,对水塔的存在视而不见。高铁列车由电力机车牵引——它已经不需要这个庞然大物了。

水塔身后是现代化的哈齐高铁线

老赵说,他小时候见到过“水鹤”。水鹤是水塔的配套装置,它的作用是把水从塔池中抽出,输送到机车头的水箱里。它实际上是一根能够平行移动的粗大水管,由于前端弯下,远远望去犹如丹顶鹤的头颈,由此得名。我在哈尔滨新落成的铁路博物馆见过这个老式装置,一位参观者问我,这是什么?我笑了笑,向她做了一番解释。

当地人称这座水塔为“炮楼子”,因为在它的墙壁上开有很多瞭望孔,形同炮楼。我猜测,当年它很可能还承担另一个角色,这就是供中东铁路护路队使用。

在烟筒屯火车站,我最感到遗憾的一件事是,那座建于1902年的老站舍不知什么时候被拆掉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毫无表情的钢筋水泥建筑。我试图在网上和纸质资料中找到它的身影,但遍寻无果。查哈尔滨铁路局武国庆先生编著的大型图文工具书《建筑艺术长廊–中东铁路老建筑寻踪》,里面也没有收录。我在脑子里一遍遍想象它的样子——也许如昂昂溪站舍般典雅,也许如横道河子站舍般浪漫,也许如绥芬河站舍般艺术……

据我对中东铁路老建筑的寻访,对待老站舍一般有四种方法,一是维修加固后继续使用,如横道河子和一面坡火车站;二是老站舍照样使用,再建一座新站舍,二者划分线路功能。如绥芬河火车站,老站舍专司国内线,新站舍专司国外线;三是老站舍闲置不用或改作他用,启用新站舍,如扎兰屯和昂昂溪火车站;四是拆旧建新,如眼前的烟筒屯火车站,还有我几年前寻访过的尚志火车站。

烟筒屯中东铁路建筑群1号建筑

文物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一旦拆除就会从地球上永远消失,即使仿古重建,也失去了韵味,更不要说它蕴含的文化。有关部门应当采取一些措施,尽量延长这些老建筑的生命。即使它们失去了使用价值,也可用于其他用途,比如研究或者观赏。在它们的寿命没有完全终止前,不应人为拆毁。

陈文龙老师曾对我谈起,可以利用这些老建筑开发特色旅游——中东铁路沿线旅游资源丰富,既有俄罗斯风情,也有当地自然风光。可以开通一趟专线旅游列车,沿途观光、拍照、休闲,品尝俄式大餐。我为他的设想点赞。

珰奈湿地,沼泽遍布,芦苇丛生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烟筒屯这个小小的火车站过去曾经承担着繁忙的运输芦苇制品的任务。烟筒屯位于松嫩平原腹地,乌裕尔河下游,与扎龙湿地相连。境内的珰奈湿地沼泽遍布,芦苇成片,所产白花苇、紫花苇被加工成苇席、苇帘、苇编等工艺品后,畅销国内外市场。老赵告诉我,芦苇产品一直是当地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

随着公路网的发达,哈齐高铁的开通,烟筒屯火车站的客货运输量下降,车站等级由四等站变成了乘降所,每天只有两趟客车在这里停靠,供短途旅客上下车使用。货物运输则转移到了临近的泰康火车站。镇上的居民,包括老赵一家在内,很多都搬到了泰康镇。昔日繁忙的烟筒屯小镇寂静了许多。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