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东郊小火车与天理村日本开拓团

哈尔滨故事 3周前 (10-31) 0

作者:王宝滨 ,

前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主任,哈尔滨文史馆馆员,著有《中东铁路旧事散记》一书。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天里村位于哈尔滨东郊16公里处,北临松花江、西靠阿什河,适种水稻,素有鱼米乡之称。日本侵华之前,就对此地垂涎三尺。“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将此作为武装移民的重点地区。1932年2月占领哈尔滨后,采取武装镇压、强行驱逐等手段,迫使这里的中国农民离乡背井,霸占了这片土地。据《黑龙江移民概要》载,至1934年,哈尔滨郊区的日本开拓团已发展到9个,704户,2496人,强占水稻的耕地22500亩。

1934年5月,日本开拓团在天里村举行部落奠基仪式。部落工程包括神殿、民宅小学校、图书室、医疗所、浴池、派出所等。部落呈长方形,占地面积约1平方公里,所有房舍均按日本风格建造,仿佛把一个日本村庄整体搬到这里。他们还把电从哈尔滨引到这里,供照明和使用电器。同年11月8日,部落工程竣工。

日本开拓团设在哈尔滨东郊的天里村部落(资料片)

日本选拔天里村成员的条件十分严格,必须是日本天理教的忠实信徒,两批团员共到达68户,340人,除成年男女外,还有老人和儿童,来自日本北海道、长野、奈良、大阪等地。他们害怕中国人反抗,组建自卫团,在部落四周挖了一圈壕沟,修建岗楼、架设电网。组建自卫团,由日本军部发给枪支弹药,昼夜巡逻放哨,防御中国抗日武装进攻。每天晚上,天里村的日本老少还集中到小学校学习中国汉语。他们十分信奉神灵,几乎每天都到神殿里烧香拜佛,家里有新鲜果菜,也要先敬奉神灵,祈求神仙保佑。

日本人雇用中国农民为他们种地,有长工,也有短工。品种有:水稻、黄豆、玉米、土豆、萝卜、窝瓜、黄瓜、西瓜等。还饲养了猪、马、牛、羊、鸡、兔、蜜蜂等物。并制作酱油、豆油、和酿造日本酒。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日本人在村里挖了十几个腌咸菜的大水泥池子,长宽各约12米、深3米,每年上秋,在池子里腌制萝卜、黄瓜等日本风味的咸菜,腌好后装进特制的铁桶里密封。日本开拓团把从这里掠夺到农副产品,源源不断地供给日本军队。

当年日本开拓团建在天里村的日本神殿(笔者拍摄)

当时从天里村到三棵树火车站道路泥泞难行,加之附近新立屯、鸭子沟、成子屯等处日本开拓团掠夺来的农副产品也要运往三棵树火车站,为解决运输问题,日本统治者专门铺设了这条小火车铁路。1936年4月,有日本东亚劝业株式会社勘测完成,同年6月2日,在天里村西门外举行了开工典礼。1937年8月2日正式通车。

小火车铁路轨距762毫米,曲线半径160米,最大坡度25‰,设桥涵21座,全长15.3公里,途设新立屯、偏脸子、太和店停车点、终点是三棵树道口街(现哈东站跨线桥下)。小火车最多可牵引十几节车厢,客货混载,每天往返一至两趟,大约60人乘车。有两台小火车机车,一台烧煤,一台燃柴油,设有机车库。据天里村89岁的王金老人回忆,票价很贵,单程5角(当时一双上好的日本胶鞋6角钱)。日本人对小火车铁路只用不修,小火车跑起来东摇西晃,1940年开春,由于线路下沉,一列满载咸菜的小火车行至天里村外曲线翻车,受伤的日本人狼哭鬼嚎,数不清的咸菜桶滚得满道都是,日本人强迫中国农民进行复救。

1946年被遣送回国的日本人在葫芦岛登轮船(资料片)

1945年秋天的一天,中国农民发现天理村的日本人抱头痛哭,如丧考妣。原来,广播里传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消息。几天后,哈尔滨开来的苏军坦克来到天理村,30多名苏军士兵挨家挨户审查日本男人。苏军士兵在天理村住了两天,走时带走了153个日本男人。1946年4月28日哈尔滨解放,民主政府遣送日本人回国。仅天里村一带,民主政府就组织了30挂马车,把走投无路的日本老少送到哈尔滨、三棵树火车站集中,然后乘火车去锦州葫芦岛,登轮船回东洋老家。

十年前笔者曾到天理村采访,当年的轻便铁路已坦荡无存、壕沟和咸菜池子,早已都被村民填平盖上了房子。日本神殿和小学校舍保存尚好。神殿已被有关部门建成“未成年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寒暑假组织学生到此参观受教育。

参考资料:《哈尔滨太平区志》、《三棵树工务段志》、《哈尔滨文史1995年第2期》、《黑龙江移民概要》。并采当地89岁的王金老人。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