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罪证:拉滨线背荫河站细菌战试验场

哈尔滨故事 10个月前 (12-16) 653 人围观 0

作者:王宝滨 前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主任,哈尔滨文史馆馆员,著有《中东铁路旧事散记》一书。联系方式:2665164376@qq.com


背荫河站位于拉滨线83.5公里处,四等站,始建于1932年。1933年,侵华日军在此建秘密细菌战试验场,用抗联战俘和中国人活体进灭绝人性的细菌试验。它是侵华日军建在中国的第一个细菌战试验场,也是日军731细菌部队哈尔滨平房试验场的前身。

1933年8月,侵华日军战元凶、日本细菌学家石井四郎在哈尔滨南岗宣化街和庙街的接壤处秘密设立了一个细菌战基地,即“石井部队”,化名为“加茂部队”,对外也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同时,在背荫河站东南2公里处建起细菌战试验场,秘密进行违背国际公约的细菌战实验。细菌试验场由日军大尉中马管辖,人称“中马城”,占地面积15公顷,有3米多高的围墙,上面架设了铁丝网,围墙四角各修筑一座坚固的岗楼,墙外有2.5米宽的护城壕。正门朝北,城门有吊桥,由两名日本兵持枪把守,不准中国人靠近。往里面送粮送菜的中国人出入,头上必须扣上柳罐斗子,防止内部秘密泄露。

始建于1932年的拉滨线背荫河车站站舍

“中马城”城内有个独院,墙上布电网,有可容纳500人的监狱,还有地下试验室和炼人炉。夜间炼人时,炼人炉大烟囱浓烟滚滚,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怪味。深夜,常有帆布篷汽车出入细菌战试验场,车内发出人的惨叫声。“中马城”与拉滨铁路线相距千余米,旅客列车通过时必须放下窗帘,严禁旅客向车窗外张望。日军还在蛤蟆塘村建兵营驻扎守备队,保护细菌战试验场。

据抗联名将冯仲云回忆录《东北抗联十四年苦斗简史》介绍,被关押在“中马城”里的抗联战俘和中国人,分别被关在铁笼子里,或绑在铁勾上,日本军医将炭疽、鼻疽、鼠疫和霍乱等细菌注入他们的体内,然后抽血化验,采集数据。还利用人体进行毒液、毒气及冻伤等科目试验。对经试验奄奄一息者、或丧失试验价值的人,以治病为名注射剧毒药液致死。1933年,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远藤三郎到“中马城”视察,曾看到了用活人试验的情景。他在日记中记载:“被试验者一个一个严密地关在栅栏里,把各种病原菌移殖于活人体内,观察其病情的变化……”。日军在此残害多少中国人已无法考证。

“中马城”遗址南侧原背荫河生产队队部

1933年中秋节夜,“中马城”30多名“囚犯”举行了暴动,日军发现后用机枪扫射,在逃跑中有20多人被打死,幸存下来王子扬等12人投奔了抗联部队。这场暴动打乱了日军实验正常运行,也使其细菌作战计划暴露了出来。此后,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多袭击“中马城”,日军试验时还发生了一次爆炸事故。1936年日军将“中马城”废弃、拆毁,在哈尔滨南郊平房建立新的细菌战试验场,继续进行更大规模的活人细菌战试验。

日前,笔者专程到背荫河站采访,据有关人员现场指认,现已消失的细菌战试验场遗址,在南起原背荫河生产队队部大院,北至背荫河镇中心学校操场之间,范围长约500米,宽约300米。笔者还得知,残存的蛤蟆塘日本兵营旧址,已被列入哈尔滨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中马城”遗址北侧背荫河镇中心校教学楼

参考资料:《东北抗联十四年苦斗简史》《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编》等资料。

(图片均为笔者拍摄)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