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河中的火车头

  2005年3月,中铁九局建造哈大铁路拉林河特大铁路桥期间,施工人员在深埋地底5米处,发现了一辆机车,媒体称之为“百年火车头”。至2007年1月方成功打捞并运抵长春。吉林省文化厅将这台机车初定为二级文物,由长春伪皇宫收藏。

       这辆机车出土后,经多方考证,是由美国鲍尔温机车厂(Baldwin Locomotive Works)制造,出厂时间为1898年,生产序号为16117,轨距使用沙俄标准的1,520毫米宽轨。这辆编号为X180号蒸汽机车,是一辆曾于20世纪初,行驶于中东铁路的蒸汽机车。

拉林河百年机车何时坠入河里?专家学者多方考证东北三省铁路史料、旧时的报纸,均无关于火车翻下河里的记载和报道。自从火车发现以后,专家、媒体和民间人士对机车来路众说纷纷,以至于关于拉林河大桥下的百年火车头的来源和故事,变得扑朔迷离。

火车头坠河有三种版本

       纵观各种说法,归纳起来火车头坠河有三种版本:
  
       说法一: 1904-1905年,日俄战争时期,沙俄军队炸毁拉林河大桥,以减缓日军改轨和进攻的速度。
  
       说法二:1929年的“中东路事件”,张学良的东北军与苏军发生战争时被苏联空军炸到桥下的。 
  
       说法三:1945年日本战败,日本人乘坐这列火车仓皇逃离中国时,到了拉林河桥上时坏了,日本人弃车逃跑。东北抗日联军接收铁路时觉得坏车头无用,就将它推进了河里。

从目前考证的资料看,各种说法均无准确的记载和目击者见证。

       说法一以《人民铁道报》2010-06-07发表的《拉林河桥下老机车考证》为代表。该文章说“1904年2月8日,日俄战争爆发。由于沙俄军队节节败退,东清铁路南部支线铁路陆续被日军占领”,“浑河站以北的铁路都予以拆除,桥梁被炸毁,以减缓日军改轨和进攻的速度”,“拉林河桥在浑河的北边,正是俄军拆毁铁路、炸断桥梁的开始。由此可以推断,拉林河桥下这台机车,是日俄战争军事行动的结果。掉入河里的时间是1905年3月至9月间”。

     1905年3月日俄奉天会战后,3月10日,俄军被迫后撤,日军占领奉天,并乘胜进据铁岭、开原。俄军退至四平街,直至战争结束。浑河站址在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浑河镇,建于1904年。离沈阳站8公里。距离蔡家沟拉林河桥大概400多公里。奉天大会战后,日俄军队在昌图-四平街对峙。沙皇政府仍不甘心失败,继续向远东增兵。扶余蔡家沟拉林河大桥位于长春市北面,中东铁路支线的交通枢纽。俄军撤退四平街以后,为保持对昌图日军集团的军事压力,源源不断从欧洲运来军队和战争物资,拉林桥是火车途经之地。日军前面是沙俄尚保持战斗力的军队,日军仅控制昌图附近。俄方不会急于炸毁几百公里以外的铁路大桥,断了自己增援和撤退的后路,置自己于生死绝地,何况还得依靠铁路输送补充兵力和物资。

      拉林河桥下老机车是日俄战争中,俄军炸毁桥梁,火车掉入河中,没有历史依据,不能成立。

 说法二以《新文化报》2005年03月23日刊登的《工人施工时挖到火车头 专家称是沙俄侵略遗留物》一文为代表。该文章说拉林和大桥机车是“中东路事变中被炸?”“7月10日,东北军占领中东路;7月18日,中苏断交;8月6日,苏军进入东北。8月到10月间,苏军频繁出动飞机对中东路进行轰炸,而拉林河的火车头是否是这期间被炸到桥下的还有待破解。”
  
       1929年“中东路事件”,中苏大规模武装冲突从1929年10月中旬开始,持续近两个月。战争分东西两线,两个战场。东线主要发生在黑龙江与松花江汇合处的同江、富锦地区和黑龙江东部的密山地区;西线集中在内蒙古的满洲里和海拉尔地区。下图是1929年“中东路事件”,东北军集结、防守地区及苏军进攻方向:满洲里、绥芬河及密山、三江口富锦和黑河地区。

苏军在大规模战役中,动用飞机的情况。1929年7月31日苏军在扎赉诺尔地区,又出动20架飞机在中国军队上空盘旋侦察;8月8日,苏机5架在绥芬河市上空盘旋,后又来苏机27架在中国领空飞行数周而去;东线轰炸了绥芬河、穆棱两车站;8月19苏军又出动飞机五架由阿巴该图向十八里小站飞来;10月12日,爆发了著名的中苏海军三江口富锦之战,亦称同江之役。苏军出动飞机25架;11月17日,苏联第19航空队的机群出现在密山机场的上空,进行密集的轰炸和扫射。

       苏军在整个事件中,出动了大量的飞机,也仅仅是对中国东西战线上的边境地区进行轰炸,并没有深入更远的地区。海拉尔战役结束后,苏军将飞机场迁到海拉尔机场。苏军飞机又从海拉尔起飞,不断轰炸博克图东北军。苏军在“中东路事件”至始至终的战略意图,是尽量歼灭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以达到“惩罚中国军阀”的目的。

而二十年代末,苏军飞机性能是否有远航中国东北内地能力?苏军30年代前侦察机爱尔-5,28年出厂,木质结构双翼机,最大时速230km/h,航程600公里。战斗机伊-3,27年出厂,最大时速280km/h,航程585公里。苏军西面阿巴该图机场,东面的乌苏里和三江口的伯力,单程距离拉林河大桥均在700公里以上,苏军飞机没等飞到拉林河大桥,就会掉下来。而苏军轰炸机特勃-1(安特-4),25年出厂,最大时速198km/h,航程1350公里。勉强能从绥芬河方向飞到拉林大桥,可航程设计,也返回不了起飞机场。

而且当时,整个中东铁路已被东北军控制,苏军在沿线没有支持的机场和必要设备。最不可能是拉林河流大桥位于长春附近,接近日本南满铁路的附属地,从整个“中东路事件”过程中看,苏军都不愿意和东北军扩大事态,更没有必要刺激日本。拉林河大桥,在中东路事件中没有实际的战略意义。苏军在当时的军事技术条件下,也没有能力轰炸扶余蔡家沟拉林河大桥。


       说法三更是空穴来风,1945年,东北铁路线上的铁轨,已经被日本换成标准轨,机车也是烧煤炭的。编号为X180号蒸汽机车是烧木材的,轨距使用了沙俄宽轨,如何还能行驶在拉林大桥上。1945年的东北,出关的东北民主联军到处收集日伪遗留的物资,火车更是急于修复使用的,他们怎么可能把机车推入河里而不用,即便是机车损坏了无法修理,把机车砸了卖铁也能值钱呀!

       1935年2月13日,苏联政府与日本及其傀儡伪满洲国达成《中东铁路让售草约》,苏联抛开中国,以1.4亿日元的价格,将中东铁路主权“转让”给了日本。1936年7月29日,日本对北满铁路全线进行了大规模的改轨,将建路时一直使用的宽轨距(1534毫米,又称俄轨)改换成标准轨距(1435毫米)。在扶余蔡家沟拉林大桥出土的机车是俄式宽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火车动力基本以煤作为燃料,可以断定这辆机车的坠落时间,要早于这一时期。

       那么拉林河大桥的百年火车头是怎么来的?我初步分析,极有可能是1905年日俄战争时,被日军谍报人员破坏,或者是发生一起事故。

日军破坏或者事故

       日俄战争时期,日本军部认为通过正常手段难以击败俄罗斯帝国,于是在1904年8月,由驻北京日本大使馆副武官青木宣纯联系47名在中国北京、天津各地的“大陆志士”,组织了“特别任务班”。此支特务队分七个班,各班分别分担不同的机密任务。其成员打扮成汉、蒙族人模样,从北京出发,深入中国东北、俄国西伯利亚各地,担负破坏交通、通讯、辎重等任务。据1939年日本出版的《日露战役特别任务班行动纪要》记载,“特别任务班”在执行破坏铁岭、昌图铁路任务时,在辽西得到了率军防守中立区的直隶提督马玉崑的帮助。青木宣纯还把著名女间谍河原操子安插在喀喇沁王府做教师,准备切断齐齐哈尔或海拉尔方面的铁路。在河原操子的掩护下,日本任务班会合了蒙古古马贼,炸毁并切断了辽河大桥。

      光绪三十年三月初五日(1905年)黑龙江铁路交涉总办周冕给黑龙江将军萨保、齐齐哈尔副都统程德全的呈报“闻铁路巡道兵在腰库库落站(今虎尔虎拉站)附近查有改装蒙古之日本人六名、华人三名”,铁路巡道兵发现他们形迹可疑,对其中两人拘留,搜查出毁坏铁路器具和及炸药、地图等。立刻押往哈尔滨交给中东铁路公司处理,“经铁路公司与俄营务处研讯两日”,日人供称“一系营官,一系哨官,自北京动身,从蒙古道至此”,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他们即是由横川省三、冲祯介等六人组成的一班,在2月21日夜里离开北京,化妆成中国人和蒙古人,横穿内蒙草原深入俄军后方,交待“专为拆毁铁道而来。同志各有数起,各走各道,现不知在何处”。主要任务是爆破中东铁路的嫩江铁路大桥,同时随时切断俄军军用电话线,扰乱俄军之间的联系。横川省三等人冒着朔方狂野的寒风从赤峰经乌丹城、巴林,翻越大兴安岭山区,进入东蒙古各王旗,4月11日到达中东铁路的虎尔虎拉站西南的李家地房子被俄军逮捕。随后俄方和清朝地方政府,也相距在满洲里站、漠尔旗河站(今龙江站)和哈尔滨松花江附近抓获多名携带爆炸物的日人和华人。这些改装的日本谍报人员,主要是在边境大站和松花江、嫩江附近活动,破坏铁路大桥的企图明显。

      青木宣纯组织的特别任务班在破环俄军运输线方面屡屡失败。日本特务道见勇彦认为 据记载,日俄开战初期,宁古塔一带的铁路被“炸毁数十丈”。铁岭至哈尔滨之间铁路“同时被炸毁多段”,“电线被切断”,这些针对铁路的破坏事件,是否是日本“特别任务板”所为?扶余蔡家沟拉林河大桥,正处于铁岭和哈尔滨之间,拉林大桥下的机车有否和铁路炸毁事件有关?

       出土的火车头外观尚新,轮轨磨损不大,火车头轮子上的红底漆清晰,看样子使用事件不长。并打捞出几十个根钢轨,是43型的,即每米43公斤,有的钢轨上刻有俄文缩写“中东铁路”和“1904”字样。据说河底下的淤泥里,还有车厢尚未打捞出来,估计还会有很多的钢轨。

      火车头出土现场看,受重力作用自然下沉以及河水长期的冲击,火车头仍是朝向长春方向,。这列火车极有可能是日俄战争期间。俄军往前线运输物资,机车行驶在拉林大桥,遭遇日本间谍的破坏,火车头和车厢铁轨坠入河中。当时是日俄战争后期,失败情绪弥漫俄国,中东铁路当局以及满洲地区俄军一片混乱,如惊弓之鸟。战争结束后,扶余一带又地处日本势力范围的边缘,俄方也没有再去管这辆坠河的机车,日本因为是间谍破坏,也羞于公布事情真相。这也许就是各种历史资料均无记载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俄方战争消耗极大,为加快向远东运输能力。据记载,俄军采取火车运送物资到达前线后,机车推下路基烧毁,单向行驶的办法。拉林河大桥的机车由于满载运往前线的物资,在桥上发生事故,被俄军推入河里,至于何种说法正确?目前也没有可靠的档案来证明。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环球人文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行友方》、《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13845995750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坠落河中的火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