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哈尔滨的渔事儿

口福 | 发现美食 7个月前 (02-12) 1,042 人围观 0

作者:田桂程 男 ,1933年生,老道外人,退休前系机械制造工程师。热心于哈尔滨地方史研究,曾在《新晚报》等报刊发表历史稿件若干。著有《老哈尔滨趣事》一书。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哈尔滨靠近松花江,老哈尔滨人吃鱼不是事儿!松花江水产上百种,有钱的人家去江边渔市儿买鱼,看得眼花缭乱;住在江边的人家,基本不买鱼吃,多半都钓鱼、捞鱼。我小时候爱钓鱼,每天钓的鱼,家里都吃不了。

渔市的价钱也不贵,小鱼二分钱一斤,巴掌大的鲫鱼瓜子和鲤鱼拐子4~5分钱一斤,大鱼也就一毛来钱一斤。后来涨价了,也就两毛来钱一斤。像鳜鱼(桂鱼),甲鱼都不是太贵的。

道外(傅家甸)大鱼市就有五处,每处都超百平方米,这是其他城市少见。正如一首老民歌唱道,哈尔滨的鲤鱼大又鲜哪!老哈尔滨,走近松花江边,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子鱼腥味儿!

松花江边的渔民(选自刘爱群博客

大小饭店的鱼菜多,比如糖醋鲤鱼,浇汁鲤鱼,酱汁鲤鱼,红焖鲤鱼,红烧鲤鱼,干烧鲤鱼,瓦块鲤鱼,锅底鲤鱼,活拌生鱼,等等。哈尔滨松花江特产鲟鳇鱼,前清可是进贡朝庭的贡品。

有一道菜叫平锅炖鱼,街上的小饭馆家家都做,道外比比皆是。门前的炉灶,是或炖鱼用的,也可用来蒸包子。大铁锅里有半锅老汤,地下放着一个大盆,里面养着活鱼。有鲤鱼、草根、狗鱼、黑鱼,活蹦乱跳的。平锅炖鱼很简单,先把鱼捞出来放,在菜板上拍死,不用收拾鱼鳞、洗肚子,放在锅里炖,差不多熟了,再反过来炖,香气扑鼻。我回家说:“真埋汰!”老人说:“小孩子家家你懂啥,吃的就是那个新鲜劲儿!”

渔民们吃鱼更简单,吃江水炖江鱼。渔船靠岸,卖完鱼,蹲在江边洗把脸,上船做饭。点炉子,放上锅,蒯一瓢江水,把卖剩下的鱼仍进锅里,撒一把大粒盐,盖上锅盖炖。开锅就吃饭,干粮是从家里带来的,挑着鱼肉吃,剩下的倒在江里。

鱼晏(选自千图网

不少饭店有一道菜叫拌生鱼,使生活在哈尔滨的日本人感到很新鲜,但和日本的不一样。日本的拌生鱼块(鱼片)大,哈尔滨的拌生鱼是鱼丝,配料多,而且切得很细。配料有:胡萝卜丝、血头丝、鲜姜丝、蒜苗、白醋、香菜、香油、酱油。哈尔滨人吃拌生鱼,全凭配料吃,不习惯日本人的吃法。不知为何,拌生鱼这道菜没有传承下来。

拌生鱼的做法,活鱼去鳞、片肉、切丝,剩下一具鱼骨,内脏和鱼头,从背鳍拎起来,鱼还活着,围观的人比吃的人多,这辈子我都忘不了。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