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取春光朵朵开

作者简介:柳菲絮 ,《党的生活》杂志社 编辑,联系方式:微信号 liubenxing000


习惯在每个中午逛一逛儿童公园,这个曾经的中东铁路苗圃,吹拂着近一个世纪的香气,依旧欣悦着这座移民城市的味觉基线。

已是谷雨时节,一场场春雨淋淋洒洒地浇灌了冰城,将冰雪王国从封印中唤醒。从正门走入,远处隐隐绰绰的片片粉、朵朵白,忽而想起,该是小桃红(榆叶梅)盛开的季节了。

江南的三月,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在这里,是桃花朵朵照春蕴。古人对于桃花格外偏爱,比美人,喻思念,大抵都是关乎内心那一份粉红情感的留恋。

《周南·桃夭》里,将新娘的娇羞妩媚比作“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虽不见诗中美人,但见桃花,便也好似黛眉笑靥顷刻浮现。

与桃花结缘最有名一首便是《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万簇桃花中,独有那一朵留存我心,而今大雁飞去又飞来,却不见当时的摄人心魄,只留此景,睹物让我忧。

无关乎大历史背景,亦不领会深奥的借物喻事,只用心品味诗词背后的花仙子。我能闻到淡淡的清香,那是诗人用爱惜的嗅觉朵朵积攒;我能看到串串粉白团簇,那是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在留目传情。

桃花俏媚,柔软无骨,却有着穿透千年的魔力,跳出时空三界,于今世分享着遗世独立的桀骜。

一阵欢笑声将我从与古人对话的结界拉回,此刻的儿童公园,小桃红遍野,或奔放,或热烈,每条枝干都盛开得如此饱满。

花朵从枝干上溢出,枝干从围栏里探出。花儿们争先恐后地怒放着,生怕错过这一季的春。

再看花树下的人们,或三三两两,或一人独舞,不一而足地将自己,连同这盛开的小桃红,框进了小小的摄像机。

再细看这些拍照的姿势,或甜美地扯上一只别在头顶,或因看见时隔一冬的春色而大声欢叫,总之,是牢牢地把这春色与自己凝结成画。

桃树里,春色中,人们结结实实地感受到褪去严寒的勃勃生机,成功索取了片片春色,当下或许是幸福的吧。就是不知道花儿们幸福吗?

我更喜欢那些安静角落里,用镜头独独记录一朵花开的世界。每一朵小桃红,都是一次生命的绽放。她的孕育,她的成长,她在冬天里的隐忍,她在春季里的骄傲,我想听她诉说这些故事,而不单单只截取一次春光的图片。

容颜易老,花魂永存。小桃红生命短暂,过了这个时节,那么就下个轮回见吧。

注:原文载于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文集《我们走过三十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5版)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转载请务必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并保留作者信息。
  • 转载请标明来源:大话哈尔滨,文章地址: http://imharbin.com/post/43238
  • 柳菲絮

    《党的生活》杂志社 编辑,联系方式:微信号 liubenxing00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索取春光朵朵开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