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哈尔滨龙脉百年风云

发现艺术 6个月前 (05-02) 1,882 人围观 0

作者:柳菲絮 《党的生活》杂志社 编辑,联系方式:微信号 liubenxing000


引子:

《红楼梦》中,甄士隐与贾宝玉登上位于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的放春山谴香洞,于司主警幻仙子指引下,红楼儿女的前生今世、命运多舛在太虚幻境系数登场。判词中画风秀丽旖旎,真真实实预言了十二钗花钿归宿,倒是一个晓知天下、掌控兴衰的神仙之所在。

然片刻觉醒,却是入了“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抟之不得”的恍惚梦境。是庄公一梦,还是神喻借此示现?“太虚”二字在此,就权当饭后茶余聊以解闷吧。听听世外桃源之风流,岂不快哉?

龙,上古神物,至今无证实之处;脉,剑走内里,乘风作气,无形无踪。故今日龙脉之说,亦为闲赋之作,呓语自话,野史杂谈,不足挂齿。

全文6000字,阅读时间15分钟

蛟龙出山

龙脉大小有别,干支有异,无独立之一脉,无绝对之大龙。若要摸清哈尔滨龙脉走向,追根溯源,必要先从那万山之祖开始寻觅。

混沌世界被盘古一斧为二后,天空大地立顿清明,江河湖海各司其位,风霜雨雪四季有礼,承让出一个昼夜轮转、高低错落的人间仙境。然在繁中错杂的世界管理模式中,总要有号令天下的一方之地,此乃昆仑山氏也。

西起帕米尔高远东部,向东延伸至青海境内柴达木河上游谷底,毗邻柴达木、塔里木、藏北高原中间地带,延绵2500公里,这就是中国的上古神山——昆仑山脉。

巍巍昆仑,亚洲脊柱。堪舆家尊一声“山祖”,是华夏大地山脉之鼻祖,是零零总总大大小小龙脉的总发源地。蔡木堂《发微论》论:“凡山皆祖昆仑,分之分脉,愈繁愈细,此万殊而一本也。”刘伯温《堪舆漫兴》道:“昆仑山祖势高雄,三大行龙南北中。”《山海经•海内西经》有云:“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下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

列宗神书,笔法喻今,虽历经千年洗练,硝烟浸染,龙脉走向却基本古今一致。所谓“龙”,是根据山川平原的高低变化而推测出来的一种肉眼无法观之、察觉的气脉。

摊开一张世界地图,八条龙脉缠绕星球,五条走向国外,艮、震、巽三龙投入中国。

三条干龙皆发自昆仑山脚下,南条巽龙长江与南海两水夹击,历经云南、贵州、福建、广东、广西、江西,裹挟唐古拉山、岷山、大娄山、衡山、南岭、武夷山,龙尾结于东海南海;

中条震龙黄河长江夹之,途走甘肃、四川、陕西、湖南、湖北、浙江,脉冲巴颜喀拉山、秦岭、大巴山、大别山、泰山,龙甩尾于东海之底;

北条艮龙以黄河之北山系所成,山西、河北、山东、河南、黑龙江等皆是北条干龙幅员之地,“西南——东北”走向涵盖了天山、阿尔金山、祁连山、阴山、太行山、大兴安岭,并以黄河鸭绿江为护水相送,终尽辽海之渊。

这正是,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黄河九曲为大肠,江川屈流为膀胱。龙脉又有“主干”之分。纵观中国地势,水系中黄河、长江为两主干,山峦以太行到碍石、葱岭到五岭为两主干。

干上分支,支上又分支,干支交错,变幻莫测。若要审辨,则要以水源为定夺。大干龙必有大江大河夹送,小干龙则以大溪大涧互绕。

《疑龙经》注:“龙行长远去茫茫,必有参随部位长”。龙脉的变化,是高山仰止与水系弯绕秉承着天地日月之精华而推演变换。一进一退玄妙见,即是福祸凶吉。

龙脉多变,但终归要千山相朝,万水归聚。龙出昆仑,具体到北方一干支,则明显又与中南派系各有不同。中国北方的龙脉雄强粗老,苍劲浑朴。

寻北地之龙,可不拘泥于山舞龙蛇逶迤起伏,而应以观水为要。明白水的行止、护砂的转收,也就看透了北龙的地脉气口。

水呢,不必狭隘于湖泊山涧实际模样,高处则为山,地处则做水。也不必计较呈现形态,长虹之垂可行,乱星之落也好,龟鳖露泥、鱼凫浴浪兼有之。

平原千里,也不必讲究藏风格局,得水得局皆是上。察龙审穴,辨峡征水,更多要神会而非目会。

北龙潇洒北进,行至黑龙江境内开始回转曲折。环绕哈尔滨穿城而过的松花江是由两股江水汇聚而成,来自大兴安岭支龙的嫩江和龙尾真气集纳处的长白山天池相互缠绕前行,九曲回环的流淌过哈尔滨,生生走出个亘古千年的风水大穴。

我们看一地风水上乘与否,就要看其是否“有情”。山水交汇处,则特别有情,所谓册弯水必弯,山秀水必秀。而哈尔滨正处在这个有情、有龙、有水、脉旺的风水宝地之中。

千年来,霍乱饥荒鲜有闻,山崩地坼罕有见,经济平稳、政治清明,这正是松花江水龙之气在养育着北国净土的所应所现。

哈尔滨其实是一座移民城市,这一点从标准的国语口音,从风格迥异的建筑形态,从包容万象的城市文化中皆可细珍品之。

她的历史不长,从中东铁路开始修建那年算起,哈尔滨才被“琢磨”着要以一个城市基态为人所用。1898年春夏之交,中东铁路正式拉开建设大幕,哈尔滨从此一跃于世界舞台。

西有香坊,田家烧锅的酒香化开哈尔滨第一缕建城曙光;江边码头,筑路基建从这里拖出一条“中国大街”享誉世界;比邻坡下有人生百态,“傅家店”集纳了中国劳工、底层小人物的苦辣酸甜。

从松花江码头向南望,东西横卧一条高岗,地势突兀,好似明星领航。既然在南,那么就叫它南岗吧。

八百年前元朝在燕山脚下向着圣祖成吉思汗朝拜画线,这就是北京中轴线的雏形。物换星移,朝代更迭政权变换,这一条中轴线却稳稳地夯在了北京地界,并以此为中心扩出“八臂哪吒”风水大格局。

一城一线,一线一运。具体到哈尔滨呢,大格局是个“平原一凸胜千锋”,又有九曲绕城水连绵。南岗是城中最高点,中间凸起,两边凹低,天运所呈,南岗之地就是哈尔滨龙脉的所在。前面我们说到干支互换之理,此地之干,他地之支,南岗亦是黑龙江龙脉之所在。

透过哈尔滨地图可见,南岗龙脉就是今日之东、西大直街。东起北宣桥街,西至红军街博物馆转盘处,龙头昂起于极乐寺,龙脊蜷卧东、西大直街,龙尾延伸至西大直街末端,横向干线的果戈里大街、大成街、宣化街等街道则为龙之爪。

以街为山,以车流人流为水,高低错路建筑物为左右明堂护法的有情布阵,借天斧神功之力,生生打造出藏风聚气的上乘大局。

草蛇穿灰,伏线千里,从整体看清龙脉的气韵走势后,也就明白为什么大直街从百年前沙俄规划草图到今日繁华熙攘,始终不曾离开哈尔滨政治经济的发展中心。

风水大战

他人地盘做自家买卖,沙俄人到底还是心中有虚。其实他们也看到了哈尔滨龙脉起势走向,但中国龙能否归顺沙皇陛下,他们不敢冒这个险。

于是乎,从图纸规划到土木大兴,统治者利用风水学原理牢牢地压住了哈尔滨这条蛰伏的北地之龙。

风水之战自古有之。一地奇山妙岭,待出帝王,惹来政党“照拂”,便凿山打洞,泄水引洪,将钟灵锦绣之气系数散尽。

然而若一朝气数已尽,且看它繁花似锦,却绵里透着衰败,纵使挖遍了山峦大穴,也终究尘归尘,土归土,枭雄好汉悉数登场。

中国几千年王朝更迭有历史必然性,更有神秘莫测的偶发因素。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堪称大业者,气势才智绝非常人可比,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不可或缺。

但纵观历史,凡是帝王之成就者,无不是由家族几代共同奋斗累积而成,三代之下无贵族,数倍累积酿君王。再看历代君王的诞生之处,无不依山傍水,水秀山清,柔情刚毅兼具的有情之地,聚集了天地间最强灵气,便最易产生帝王之位。

悠悠华夏,秦朝是中国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一个朝代。它终结春秋五百年的分而治之,第一次让华夏大地多民族统一融合。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人们历来对秦始皇褒贬不一。

他开创大秦,他充满争议,他大墓成谜,他是千古一帝。然而纵使与天齐名,也只让秦朝维系三帝,这其中奥秘何在?

关中平原历来是帝王之都,依山傍水之时,南部的秦岭更是中国龙脊所在。

秦岭山脉发源于昆仑山,延绵八百里,巨龙横卧,天高地彻,气势辽阔。而黄土堆积成的一道道塬好似臣子簇拥君主,又有“八水绕长安”,山、水、迎来送往,样样齐全,天空大地一起为秦的崛起酝酿着灵气。

再看养育了嬴政的邯郸,坐落在太行山麓,坐北朝南,将东来紫气与壮阔南风一揽进怀。“秦中自古帝王州”,关中、邯郸后,咸阳在成就霸业征途中更助一力。

咸阳脚下渭河过,咸阳傍山甲天下。终于,苍龙函首的嬴政在这里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

守着如此风水宝地,秦始皇当下就将陵址定在咸阳东部的骊山,且亲自参与设计。嬴政不仅自己要做千古一帝,更要让子孙后代守护大秦江山一统万年。于是他将陵丘设计为高度达九千九百九十九尺,上下九层波浪形状,与九重天遥相呼应。

可天不遂人愿,当起义军的号角叩响函谷关大门时,秦二世只好草草结束陵墓修筑,而此时,陵丘恰好也只修到了三层波浪。果然,秦朝三世而亡。这正是看他高楼起,看他高楼塌,成也风水阵,败也堪舆局。

再说说一骑绝尘成就满汉全席的努尔哈赤铁骑军。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上算,清朝与东北的渊源不可不谓之深厚。

满清先人、金朝政权的开拓者女真一氏从长白山开始走进历史视线,长白山史称“不咸山”,即神山之意,蜿蜒连绵的山脉在堪舆家看来就是大地外现的“地脉”。

所谓地脉,那必是含气纳蕴,藏风纳穴,常人可不识,只有深谙堪舆之术的人,才能见山不是山,望水不是水。此刻的长白山在女真人眼中就是一条延绵起伏、大气磅礴横卧在东北平原大地上的“巨龙”。在此起事,天地灵合。

一番大业起起落落,生死有命,入土为安。祖坟埋葬于龙脉之地就可世代为帝吗?无史料佐证。但清王朝在陵园选址上却极其重视风水布局,尤其被誉为“关外第一陵”的清永陵,是清朝皇帝爱新觉罗氏族的祖陵,关于龙脉与它的戚戚相关种种推测,更为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

永陵背靠启运山,前朝烟筒山,左为青龙首,右坐白虎尾,永陵呈现出的龙脉之形气韵极佳,是万尊之乘的大势。其中苏子河如一脉碧波缠绕山中,波光闪动中,二道河、错草河、苏子河三河入库,天下宝地除此无他。

奇闻之奇,奇上加奇。清永陵最特别之处在于它与“十二”数字的特殊缘分。启运山有十二个山头,其中“青龙白虎近案”这些山距离永陵都是十二里,苏子河流经此地长度也为十二里。多处山水地势的数据与十二不谋而合,恰与清朝十二代皇帝有着匪夷所思的冥冥之定。

更顿感离奇之处在于,永陵后山有十二峰,传说,山峰高度对应皇帝的在位时长。比如中间三个山峰最高,正与顺治、康熙、乾隆三朝之鼎遥相呼应。

从嘉庆皇帝开始中道崩出后,山峰逐渐堙没,到最后一峰几乎不可探见,而最后一代皇帝溥仪的悲剧人生更为玄幻之事凭添了多元注解。

回头再看哈尔滨规划城池时沙俄费尽心机地谋篇布局,便不难理解侵略者在输出文化中借力打力、为我所用的深远心机了。

虽然20世纪初以沙俄为首的欧洲列强在政治经济上领跑世界,在建筑风格上独树一帜,但具体到中国版图,风水堪舆之事却因中外有别而知之甚少。

此刻,一位刘姓的风水先生走上历史舞台,大笔一挥,不经意间就书写下哈尔滨未来百年之别样风韵。

这位刘姓先生出生于山东一地主家庭,私塾读过,洋墨水喝过,博古通今,学富五车。命运多舛,刘先生因吸食鸦片而家道中落,辗转流落到哈尔滨后,在中东铁路某了个翻译的差。可鸦片不是想戒就戒,毒瘾巨大,工薪阶层工资微薄入不敷出,怎么办?

外财自有歪才帮,由于自己对五行八卦和佛道玄学的熟读精通,他开始干起了给人看风水的买卖。

开张时生意寥寥,但一来二去,找他的人多了,名声自然大了起来,就连外国人都登门问道。这样的人才,自然惊动了当时正在为哈尔滨建城制图规划的中东铁路局。

随军来异乡,信教之徒一日不拜,就浑身不自在,遂各色教堂如雨后春笋般在哈尔滨辖区拔地而起。然而教堂到底要建在什么位置,尤其是在哈尔滨这条卧龙上该怎么布局,这一厢,刘先生便派上了用场。

经他勘探,松花江宛如一条水龙缠绕着哈尔滨,而高凸的南岗龙脉之地好似“倒地木龙”,其中东大直街就是巨龙的龙脊,如果把教堂建在龙腰之处,定能镇住哈尔滨这条巨龙。

多方探讨后,果真,沙俄将圣尼古拉教堂建在了龙腰上,即现在博物馆转盘道处。腰上插匕,刺破天青,后又相继在东大直街上修建5座教堂,东正、天主、基督等教类遍地开花。

除教堂外,顺应龙脉沿线依次而建的老巴夺烟厂、中东铁路局、美欧等各国领事馆、“毛子坟”、中东铁路花圃(今儿童公园)、莫斯科商场(今博物馆)、秋林公司等鳞次栉比一字排开,皆是被龙脉风水所引,都想沾一沾龙气。

外来文化大喇喇肆无忌惮地入侵,这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在情感上是难以接受的。尤其是一座座教堂如钢钉般插在龙脉要地,破坏天然形成的气韵宝穴,更是带着让哈尔滨本土政治经济从此萎靡不振的恶毒诅咒。

不能坐以待毙!有识之士呐喊着心中的愤懑,在民众的强烈呼吁中,一个由中国人自己修建的寺庙伫立而生。

1921年,中东铁路局稽查局长陈飞青和中东铁路护路总司令兼哈尔滨地方长官朱庆澜丹心一片,决定在哈尔滨龙脉的龙头南北两侧各修建一座孔庙和一座极乐寺,以取“抱龙头”之意,借以对抗沙俄布下的风水大阵。这一斗,百年格局至此而成,也更掀起一场延续百年的龙脉风云之变幻莫测。

黑龙腾飞

2009年,一条名为“黑龙”的雕塑仿佛一夜之间横卧在哈尔滨东、西大直街的沿线之地。该雕塑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深意,龙首一侧立在东大直街与一曼街交口处的哈烟厂三角地带,龙身则一直延展到延兴路、学府路、康宁路交汇处,整条黑龙全长达7022米。

很多人误以为修筑黑龙雕塑是哈烟厂的企业行为,但其实这是一个政府工程,2009年3月11日“哈尔滨新闻网”中便做了详细报道(见文后原文链接)。

“东、西大直街的黑龙雕塑群要通过充分挖掘黑龙江名称的由来,和东、西大直街龙脉传说的历史文化内涵的契机,借以打造代表黑龙江地域文化特点、传承和弘扬龙江精神的旅游板块,并进一步拉动旅游经济发展”。

让我们用堪舆学的理论来分析一下此次“黑龙出头”的历史一步。当年为与沙俄抗衡而修筑的极乐寺虽略展功力,却也生生压制住了龙头的抬起。

如何让被包裹住的龙头重新腾飞?纵览历代堪舆术,并没有“引龙飞升”的珠玉在前。但历史发展至此,哈尔滨必须崛起,作为龙江省会,哈尔滨必须带领全省“黑龙腾飞”。起势先起头,让龙头重现天日,是解封龙脉的最重要环节。

或许经过一系列漫长的考证,终于,在哈尔滨极乐寺西面,也就是今日黑龙雕像所在之地打造了一组黑龙文化的雕塑群,意在将南岗龙脉从此引出,彻底解决龙头被包裹的问题。

此黑龙全身采用黑铜材质烧炼,龙头朝东方高高昂起,龙爪张势抓痕天际,龙尾随行卧俯大地,最后隐秘摆尾不见踪迹。

整条黑龙姿态巍然,雄浑磅礴,远观有蛟龙出海惊天之势,近看又若泰山压顶高贵不可直视。雕塑群入口有三株迎客松,大小不一,形态迥异,寓为“三生万物”,此道无尽也。

松树下是一块形似龙江地图的景观石,上镌刻毛泽东手书“黑龙”二字。龙头处设有喷泉,下方是黑龙江地图,取意为水情寓龙江。再看龙江地图,由八只金蝉围绕成一个圆圈,排水口画做八卦阵,纳财拢金,八方蓬勃。

初春风和日丽,我信步闲庭,不知怎地就走到黑龙脚下。往日车流熙攘并未有心驻足细观,今日带着好奇与虔诚,竟被黑龙生发出的巍峨气势深深震撼定格。仰望龙头,仿佛与历史对话,时空对折。

哈尔滨从小渔村到大都市的兴衰荣辱写在史志档案中,留痕于黑白胶片上。而在这里,龙脉之说又为天鹅项下的明珠增添一份玄幻之光。且不说龙之真假,脉之虚实,单就黑龙崛起之愿景,就值得龙江儿女奋发图强。

当我与龙眼对视时,刹那间天空乌云尽散,金光一道,龙鳞片甲熠熠生辉。它的身形虽诞生于今时今日,但它的本尊却早在亿万年前便蛰伏在这片白山黑水间。

如今因时因势人为引出,它恍若聆听到春雷炸响,看透百花齐红,静如处子,动若脱兔。万籁寂静,只待造物者一声令下,便要踏破兴安山缺,惊起江水片片。

注:文中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