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注定会孤单,不再颤抖只为那灿烂的瞬间——丝绒公路乐队2018“重生”全国巡演第一季

瞳孔记录 3个月前 (05-22) 1,218 人围观 0

作者:钱钱 东北林业大学学生,大话哈尔滨瞳孔记录编辑,微博@钱钱钱多多啦啦啦


我问为何年轻的你要承受那么多的无奈。
你说硬摇滚除了性感它还真实且自由,充满力量。

丝绒公路
Velvet Road

主唱:金晖
吉他:吴海洋
贝斯:杨扬
鼓手:杨洋

风格:Rock n’roll ,Hard rock

丝绒公路乐队(Velvet Road),中国著名硬摇滚乐队,组建于2007年,新世纪之后开创中国美式硬摇滚复兴之路。
代表作《只为灿烂的瞬间》《青春是把上了膛的枪》《夜幕下的通州》等歌曲广为流传,从出道开始便是一只不同寻常的乐队,虽音乐风格当时不被看好,但凭借坚定不移的意志与越发精进的创作能力,独树一帜的作品与现场演出,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道路,低调不张扬,却获得国际国内很多大奖项,不随波逐流,却通过自身音乐与独一无二的现场演出俘获众多歌迷。
“丝绒”代表着性感与华丽,“公路”象征着粗犷与自由。先后发行了《on the road》和《青春是一把上了膛的枪》, 以及2015年全新专辑《勇往直前》,并于2017年乐队十周年之际发表了自传式单曲《云景南大街》广受好评。
成军3年时即获得亚洲节拍大陆赛区第一,亚洲第二的成绩,并应邀参加黄贯中与沈黎晖红牛新音乐计划选集,成军6年先后两次获得迷笛最佳硬摇乐队提名,并于2014年1月获得迷笛年度最佳硬摇乐队板砖奖。历经5次大型全国巡演,十余届迷笛音乐节和其他各地大小音乐节,为了贯彻在路上的态度乐队于2013至2014一年间于全国各地疯狂演出百余场。并于2015年10月17日在北京糖果三层举办了乐队8周年《勇往直前》演唱会。丝绒公路成军11年,每一年都有一个新的思考和蜕变,日趋成熟,从最初对纯粹的美式硬摇G N’R式音乐的热衷,再到慢慢转变为本土化,更加强调真实自我,时代一直在变,只有坚硬的态度从未改变,作为传统摇滚乐阵地坚守者,执着的近乎狂热,不屑于外界干扰,也不在意突如其来的光环,依然低调中坚守自我,随后一路披荆斩棘,沿途洒满最真诚的呐喊,时而狂野不羁,时而柔情温暖。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上帝说要有音乐,于是便有了摇滚乐。

无论是蓝天高楼还是白云荒草,一个人所有的生活状态跟境遇终将会定格在那里,像一幅画,框浮一生,无法修改。夜晚六点,道路或湿滑或尘土飞扬,空气中或柳絮或丁香满城。来往行匆的路人和你自己,承受着生活赋予的无奈以及温饱。瓢泼大雨以后,阳光刺亮以后。唯有静默,才会拥有歌曲。用最真实的心去听,世间一切皆是摇滚。

金晖:“15岁开始学吉他,了解摇滚乐后便无法自拔,先接触grunge,然后是硬摇,它性感真实自由。”
海洋:“我是十四岁开始接触吉他的,第一个接触的音乐风格就是metallica, Exterme,我觉得硬摇是一种真实的呐喊。 ”
杨杨:“应该是14-15岁左右被发小带入坑开始学吉他,不过一开始都是很业余的,高中时才开始正式学音乐。开始都是听一些流行乐,真正开始接触到摇滚乐则是高中时,直到今天我还记得当琴房里的黑白电视出现Bon Jovi的“Livin’ On A Prayer”和Guns N’ Roses 的“Welcome To The Jungle”时的场景,整个人完全被震撼到,从此也就爱上了这种音乐。对我来说,硬摇滚既有躁动的一面,也有柔情的一面,更能让我找到共鸣。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应该是力量。无论躁动或是感动都蕴含着它独特的力量。”
杨洋:“我接触音乐可能比较早,5岁的时候开始接触架子鼓,练习基本功,但是到高中之后才真正的开始系统的学习。最开始我接触的音乐风格比较偏向融合,律动方面的东西,但是总感觉缺点什么,少了一股劲,再后来接触到硬摇,这才是我真正喜欢的那种劲。硬摇相比其他音乐风格来说更硬,更有劲,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硬摇我觉得就是坚硬。”

还记得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音乐的么?那些真切流入耳朵里使你兴奋的声音。也许是十年前也许就是昨天晚上。十几岁的时候,攒了好久的饮料钱在学校门口破旧的文教店买了一张不知道真假的磁带,晚上抱着复读机偷偷跟着耳机里的节奏热泪盈眶。不知道泪水流出来是因为被子捂得自己透不过气还是心疼自己一个星期没有喝可乐。可是那一刻的音乐节奏是之后十几年耳朵里不曾消散的东西,带着瘦小的自己抵抗之后生活的种种艰难,披荆斩棘,所向无敌。又或者人生三十仍未立,平凡的工作和无趣的朋友圈。某一刻在广场上偶然遇见的演出,穿着西服跟着节拍毫无违和得扭动身体,甩掉的压力跟虚伪面具落在地上被摔得四分五裂。
无论怎样相遇。那一刻真庆幸自己认识了摇滚乐。

音乐对你来说是什么?
金晖:“融入生活,融入血液。”
海洋:“音乐对我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
杨杨:“音乐对我来说就是我的生活与生命。它已经完全融入到我的血液中无法抹去。”
杨洋:“我觉得音乐对于我的各个阶段来说意义都不同,小的时候是兴趣,上学的时候是梦想,现在更像是一种生活态度。”

他们说青春是一把上了膛的枪,不明白为什么这世间的爱都掩盖着伤害。
年轻的时候不惧黑暗。无论是一个人走在夜晚的通州或是哪里,北京的繁华街道和所有城市一样,铺着一群傻子的理想跟坚持。枯燥的讲台教室,老师一笔一划在黑板上写着字,白色的粉末在阳光里起起落落,你看着它被风吹走就像你自己内心天马行空的躁动一样。上班下班、泡面牛排,千篇一律。就像碳酸饮料就那么几种口味,一个晚上就能尝遍。

所以你为什么要改变自己原本的生活啊?还不是因为不甘。
所以为什么当初你要组乐队啊?还不是因为该死的闲不住。
金晖:“最初是不想过千篇一律的生活,在那些自以为是的充满矫情的夜晚,荷尔蒙怂恿下被自己感召。”
海洋:“加入乐队是个巧合吧。经过朋友推荐,发现有几个和我一样内心狂野热爱摇滚的伙伴,于是就一起玩了起来。”
杨杨:“最早加入乐队是2009年冬天。当时刚刚来到北京上学,身边的朋友恰好认识当时乐队的吉他手,因为硬摇滚在当时很小众的,因此也就介绍我认识了大家。一来二去,大家经常在一起聊天和讨论音乐,也就慢慢变得熟悉起来,随后没多久就正式加入了乐队。2012年,因为面临毕业以及其他问题,无奈之下只能退出了乐队。但是也正因为经历了随后几年的沉寂,才认识到音乐还是自己真正想要。2017年夏天的时候,正式的回归乐队。”
杨洋:“当初加入乐队算是个机缘巧合吧,之前一直都在听丝绒公路的歌,正好一个朋友说乐队在招鼓手叫我去试试,在一起排练了几次之后没想到就加入了乐队,能够加入丝绒公路我真的很开心。”

哭过笑过,喝过吐过,已经不再是什么所谓的青春了。当一个人找到一件事情并决定要一直做下去的时候,他就再也不会迷茫了,这个时候才是命运最该有的样子。即使生活还是会有虚伪跟阻碍,可是这些无聊的人或事物在你的面前只会变得越来越可笑。光明的力量在于,即使你闭着眼,还是会感到眼前刺亮。

金晖:“经常想起的还是2012年,当时乐队已名存实亡,大概一年半的时间我几乎每天在家弹吉他写歌 ,我到现在还能时常想起那时候跑着吉他的心情,还有那个充满压抑重金属超标的房间,刺鼻的烟碱和酒精味,后来13年专辑发表,乐队重组,感谢那张专辑,如果没有它,这个乐队很有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海洋:“其实有很多次都在内心的十字路口徘徊,是否要继续坚持下去,因为在前七八年前的时候音乐让很多人吃不上饭,生活很艰难,但是我是幸运的,我坚持了下来了。”
杨杨:“太多了难忘的经历了。加入乐队后的第一场演出;第一次音乐节;第一次巡演;发行第一张EP;所有好的与不好的都让我难忘。最令我感动的则是那些一直支持我们的乐迷朋友们。因为我经常会在网上查看大家的留言,所以我能看到很多朋友在我们的作品下面评论说:这些歌是如何陪伴他们或者他们产生了怎样的共鸣。这些都是很令人难忘和感动的。”
杨洋:“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应该就是艺考了,从高中开始每个周末都会一个人坐车去外地上课,每周都会去,风雨无阻,就这样坚持了三年。虽然最后艺考的成绩比较理想,但是因为别的原因没能进入理想的院校,最终来了北京,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

你奋力地想要摆脱,可胸中的怒火却停不下来。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你应该如何面对。当你只有最后一颗子弹,继续攻击还是留给自己。
这青春十年匆匆转念间,回过头看,没有难过和不愉快,只有感谢那张专辑和依旧坚持的自己。

关于什么是生活最好的状态,只有自己拼命去坚持,去坚持。
金晖:“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活着,自由意志,能对喜欢的事物全情投入,能尽情享受付出与收获。”
海洋:“为了能给我们自己一个机会,一直在做音乐,把我们的作品,给那些一直支持我们有梦想的朋友和歌迷,能和他们一起分享内心的感受。”
杨杨:“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继续努力吧,享受音乐。”
杨洋:“对我来说生活最好的状态就是每天都有动力,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有目标。”

繁华落尽见真淳。
也许并不简单,也许注定会孤单。
千帆过尽,不忘初心。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那么,你现在在过着怎样的生活?
金晖:“和生活保持适当距离,能一直清醒的分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不为任何事所动摇,不浪费时间。”
海洋:“我的生活状态就是我每天都在弹琴做音乐,我现在是一名录音吉他手 现在的生活很忙碌很充实每天,希望未来的生活很简单很享受。”
杨杨:“希望能够一直走在路上,一直为大家演出,一直推出新的作品。”
杨洋:“我现在的生活很充实,很珍惜每一次排练也很享受每一次演出。希望以后还能像现在一样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希望乐队能越来越好。”

“告别了动荡却充满收获的2017年,丝绒公路乐队终于以一个全新的面貌重新上路。今年的巡演主题叫做重生,顾名思义,作为第二个十年的开始,带着全新的阵容全新的作品,我们希望回到原点重新开始,也希望每一个热爱摇滚乐的人都能重拾最初对她的那份狂热痴迷,并将她一直延续下去。”

关于重生。
金晖:“由内而外的蜕变,化繁为简,由第一个十年结束和乐队重组想到的,更清楚自己想要干什么,更加坚定的走下去。”
海洋:“重生,很明确,重新开始,新的起点,梦由心生。”
杨杨:“‘重生’对我来说其实是两层含义的。首先,对于丝绒公路乐队来说是下一个十年的开始,也是新阵容的全新亮相;对我个人来说则是重新回归乐队。未来我们也会继续为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这才是重生的意义。”
杨洋:“这次‘重生’我觉得主要体现在乐队的全新阵容上,对于这次巡演和我自己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乐队之前沉寂了一段时间,现在又以一个全新的状态重新站了起来,希望把我们喜欢的东西继续坚持下去。”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让我更加深刻领悟到丝绒公路这个乐队名字的意义,相信曾经的每一个脚步都是在为今天而准备,无需顾及太多,只要沿着内心所想继续洒脱的去走。接下来,我想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有很多东西想要跟大家去表达,还有很多有趣的新歌儿正在排着队等待降临。”
“乐队成立的这十一年来,我们共同成长不断发掘自己和感知世界,很多东西其实一直在那没有变,改变的是我们的视角。心底的质疑与愤怒犹在,时间也为我们丰富了更多的关怀与爱,面对越发大同的时代,奋力维护着曾经的美好,与那份珍贵的执着,保持独立的自我,更加有意义的去活着!感谢音乐,感谢倾听,接下来的路你我同在,我们稍后见!”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