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未寄出的家书—悼念抗联老战士李敏阿姨

哈尔滨故事 4周前 (07-20) 637 人围观 0

作者:于秋月 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QQ:1091677266


这是一封未发出去的“家书”,2016年5月份,报刊曾有一次写“家书”的征文活动,我便给李敏阿姨写了这篇“书信”,但未得发表。今晨闻到噩耗,95岁老人家仙逝,泪水顷刻而下,不能自制,和老人家三年来的交往一幕幕在眼前闪烁,老人家犹在眼前…翻出这篇文字,看了一遍就心如刀绞。待平静下来,定要好好再写一篇回忆悼念老人。

李敏妈妈:

您好,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尽管您已经90多岁高龄了,可是,在我们心中,您就是像妈妈一样最可爱的人。

记得第一次近距离见到您是在2015年8月15日,哈尔滨新音乐厅,《纪念抗战70周年》的音乐会上,主持人激动地告诉大家,今天到场和大家在一起的嘉宾有抗联老战士李敏同志,远远地看着您,一个瘦小精神的身影,穿着抗联军装,站起来向大家敬礼,之后端坐在席位,一直和我们听了一个晚上,散场后看到您离去的身影,我多想跑上去和您留个影,您是我们心目中的大英雄, 从小我就听过有关您的故事,可是,我没敢唐突。

没想到,2015年11月的一天,我所在的志愿者团队队长跟我说,要到年底了,准备去李敏妈妈家里拜访慰问,当时,我心激动得都要跳出来了。约好是下午去您家里,我早早就到了门口等待着。

伴着黑色的铁大门徐徐打开,我们看到您老人家正笑容满面地站在院子里等候着我们,看到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紧张一下子就没了,握着您的手,我仿佛见到家人一样感到亲切。

更没想到,您家里那么朴素,简单,除了日常起居用品,小楼里几个房间都是您收集的抗联歌曲、文献、用品和服装,您领着我们边走边讲,甚至即兴就唱起了抗联的歌曲。

您滔滔不绝地讲着抗联故事,我们聚精会神边听边记,原定半个小时的拜访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小时,怕您累着,我们不舍地起身要告别,就在这时,您示意秘书拿出两套你的上下集回忆录,我不敢相信地问:是送给我们的吗?您微笑地点点头。老妈妈, 我差点儿拥抱您了,太让我欣喜了。您问过我的名字,然后,端坐在茶几旁,拿起钢笔认认真真地写上赠言,又拿出印泥,端端正正在您的名字下面留下大红的印章,你一丝不苟的态度让我好感动。

谈话期间我发现您戴的紫色毛围巾有几处被虫子打过的小洞,不由地冒昧问:“您这围巾这么旧了,怎么还…… ”您看出了我的意思,笑着说:“这条围巾是陈雷同志在我们结婚70周年纪念日送给我的,我们两个从来不过生日,也不举办结婚纪念活动,可是,70周年的时候,拗不过孩子们的张罗,破例庆贺了一下,于是,老伴给我买了一生中唯一的礼物。”原来如此,我懂了,小小的围巾包含着你们之间的夫妻情、战友情。

不舍地分手,外面飘着雪花,您在雪中目送着我们,全然不顾寒冷,回头看着您瘦小的身影,我还是没抑制住情感,跑回去一边拥抱着您,一边有些哽咽地问:老妈妈,我们还能来看您吗?您亲切地说:你们可以随时来。我破涕为笑,在您面颊上亲了一下才松手离去。

回家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我在朋友圈里发了这条消息,嚯,一下子就上来好多关注的,有的关心您老人家的身体,有的打听您多大年龄了,有您过去工作的工厂、机关的部下发来问候,有的说听过您的报告,特崇拜您,就连我的母亲都说让我给您带好,她若干年前就亲耳听过您的报告,记忆犹新。

连续几天,我的心情一直处于兴奋中,于是,根据您的讲述,我整理出来一篇大约4000多字的文章《我心中的抗联英雄–死里逃生的小李敏》,这篇文章又是引起强烈反响,《哈尔滨党史》在2016年1月的期刊全文刊登,《大话哈尔滨》等好几家网站同时转载,点击率逾万。

我现在学习的老年大学文学班的同学们知道了我去您家里的事情,纷纷要求我带着去看您,大家的心中充满了对您的敬重和仰视,可我不忍心打扰您,我知道,几十年前您做过肠癌大手术,至今身上还挂着袋子。 三八节前夕,我只悄悄地带着几个姐妹去看望了您,谁知道回来后大家知道了,想去看您的愿望更强烈了,同学们说:班长,春天快到了,就带我们去看看老妈吧,咱们亲手给妈妈包饺子吃好不好?

电话里,我转达了大家的心情,您老人家爽快地说:“来吧,没事的!”于是,一呼百应,顿时就有20多名同学报名,大家分头行动,有回家和面的,有上街买肉和菜的,只饺子馅就准备了5种。大家说,老妈妈和她的战友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日子付出了那么多,我们一定要好好让她老人家尝尝咱们的饺子。

中午,20多个人分成了两桌,像过年一样,温馨快乐,您一口气吃了十多个饺子。之前,您身边的工作人员高诺偷偷地告诉我,您平时一顿饭只吃3、4个饺子。

看到您开心的笑容,每个人都像吃了蜜一样,心里甜。吃完饭, 我们俩站在一边看着大伙收拾桌子,您悄声地对我说:家里从来没这么热闹过,真好!听到这话,我鼻子竟然有些酸,搂着她的肩膀说:老妈妈,您要不烦我们,我们没事就来看您。90多的老人,本应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可您为了您那些牺牲的战友,为了更多人知道抗战历史,为了让人们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自己家都倒出来,变成抗联纪念馆了。

我曾经问过您,您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您干脆地回答:把抗战14年的历史写进教科书,让历史永远记载,这是抗联战士用血写出来的! 老妈妈,这个愿望肯定会实现的(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

吃过饺子,大家怕您累,准备告辞,您却兴致勃勃地挽留众人,我们回到会议室,又围着您坐了下来。这一天,您整整说了5个多小时的话却毫无倦意。送我们的时候,还在院子里示范您每天是怎样在那棵柳树下锻炼身体的。

除了敬仰,大家更多的是感叹,大伙说,老人家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历史课啊。她让我们看到了老一辈军人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平易近人的和蔼态度,以及不懈的追求和执着。回去后,我们都要向周围的人宣传抗联的历史,让更多的人珍惜今天的好日子。

5月4日,要过母亲节了,我的心里又开始惦记着您,往家里打电话,高诺接的,他说,您老想我了,正在家里念叨:“这个于秋月又去哪儿了?咋还不来?” 还说,您在4月28日(哈尔滨解放70周年纪念日)之前特别忙,每天都接待好多来访者,还到工厂机关和学校演讲。

他说者无心,我却听着心疼,真怕把您老人家累着。

这天下午,我和伙伴们又来到了鞍山街您的家,推开铁门,大家诧异地看到,您带着劳动手套,扎着布围裙,正在整理庭院搬砖呢!我几步跑上前,拽着您说:您累不累啊?您却轻松道:不累啊。

显然,我们的到来您是欢喜的,领着我们参观了生机盎然的院子,一边走一边指点着:这个塔头和小松树是我在伊春抗联密营地挖回来的;这棵树叫“老鸹眼子”,能治病,1938年西征时,陈雷同志曾锁骨负伤,久久不愈,是一位伐木工人告诉他们,老鸹眼子树能治病,并教会他们如何使用,果然,用上以后很快就康复了;还有,这块地准备种些蔬菜,那个葡萄架上还有好多吃不了的葡萄呢;对了,这个院子将来最大的用途是要竖起无数个纪念碑,让人们参观并牢记难忘的抗联战斗……

一封家书写到这里似乎要告一段落,李妈妈,虽然接触您只有半年多,可您在我心中已由远远的敬意变成了暖暖的亲情,您不仅仅是抗联的英雄,更是我们慈祥的老妈妈,此时,5月8日的钟声刚刚敲起,母亲节到了,李妈妈,祝您节日快乐,祝您健康长寿,祝你万事如意!

(对了,包饺子那天在您家里遇到的原满洲省委书记张兰生烈士的后代包雄武大哥一家我们一直联系着,过几天有空闲,我想写一篇《东北的小萝卜头》,我知道包大哥的母亲是您的老师,您肯定希望我能写出他们的故事,写完后还要您多多指教啊)

此时,耳畔又响起文学班一位祖籍山东的老大哥的声音:班长,什么时候再领俺们看看咱老娘? 俺们想她啊!

老娘,您听到了吗?

于秋月 2016年5月8日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