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光腚岛

哈尔滨故事 1个月前 (08-14) 810 人围观 0

作者:张忠义 哈尔滨作家协会会员,美篇ID:@张忠义,微信号:zhzhongyi


你知道哈尔滨的光腚岛吗?你去过光腚岛吗?大凡哈尔滨人都知道松花江桥下江中有一处由江沙冲积而成,面积千余平方米的小岛,岛的四周生长着大片灌木阻挡了外界的视线,从江堤上平视根本无法看到岛中的别一番景象。这个荒岛浴场,俗称光腚岛。

常年在松花江游泳的人大多也都去过光腚岛。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一个黑龙江游泳沙龙协会的会员,却只知道有这个光腚岛,但从来没有登上这个神秘的光腚岛。而恰恰是这些荒岛,曾多次成为媒体报导的焦点。

几场大雨过后,哈尔滨七月的骄阳,仍然让人们感到燥热。松花江——我们的母亲河,在烈日、蓝天和白云的映衬下,似一条柔美的丝带飘荡于哈尔滨这座城市中间。大江两岸大片湿地展现出原生态的勃勃生机,微风吹过,摇曳着芦苇蒿草。捕食的水鸟盘旋在江面,松花江上几座荒岛镶嵌江中,还真有点绿水迷人的自然作画景色。

“八一”前,大连港务局驻哈尔滨办事处原主任张国良同志,约我到他住处小驻几日。清晨五点多钟,我们相伴一同游泳去松花江的光腚岛看看。由于客观原因我曾有十几年未曾到江中游泳,初次摸着脚下碎石下水,躬着个腰显得颤颤巍巍的。国良主任见状笑着说:你们游泳沙龙协会只会在游泳馆里游,一到大江里便露了原形。说罢,他拽着我的胳膊使劲将我拉下水。我也笑着说:我可是你拉下水的啊。

水文站电子屏幕显示,7月30日水温29.2。比游泳馆的水温还高许多,难怪早晨五六点钟江边熙熙攘攘的到处是刚下水和刚上岸的人,真热闹呀。

畅游到江中,我望着千米之外的光腚岛,看着江中激流翻滚的旋涡,远处一艘内燃机船顶着两只600吨的空驳顺江而下,尽管我牵背着汽囊在水中蛙游,但能否闯过激流翻滚的主航道,心里还是缺乏自信,有些打怵。最后还是没敢冒然游过江。只好望岛改道,顺江而下游到水文站下游上岸。

虽然头一次登岛未成功,但毕竟有了第一次“初恋”的基础,在江中顺游了几千米。第二天中午尽管天气燥热,我和国良主任仍然兴趣浓浓,还是从松花江桥下下水。由于有昨天的“练胆”,这次下水显然没有了昨天的紧张,况且,有天天“晨游”到光腚岛的国良主任陪着,心里踏实多了。但游到江中主航道时,我习惯性回头望着远去的松花江畔,抬头瞧着还有四五百米远的光腚岛时,心中那种恐惧、孤独感随着激流突然又涌上脑海,那种对自己缺乏自信,能否游到对岸的想法,可能是初次登上光腚岛游泳者的共同想法。我真想折返回去,但欲回游江面太宽,往前游激流在打转,己经没有退路了,我必须坚定一拼到底的信心,游向对岸。

拼吧!正是:烈日炎炎似火烧,江中游泳流上漂,身背囊袋奋力游,终于游上光腚岛。

初上荒岛,我对着松花江南岸林立的高楼,大声呼喊,”我赢了,我成功了”!我的大喊声似乎引起了己上岛的裸友的注意。这时我才发现先期到达岛上晨游的十几个人都裸露全身在躺、坐闲唠。国良主任和这些人显然很熟,他一一打过招呼后,我们便按着计划从汽囊中拿出手机,我背着汽袋紧随其后,避开人群往岛的纵深走,准备偷拍几张设想的照片。

先期登岛裸晒的人们,见我东瞅瞅西看看, 一看便知,是初来乍到的登岛人,特别看到我们手中拿着手机乱晃,因此都很警觉,几个仰天裸躺的老人坐了起来,盯看着我们。对视中,他们古铜色的身躯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健硕壮美。从他们身旁用树枝制作的衣架,晾晒着几件洗过的衣服中看,他们就是“光腚岛”上的“岛民”了。

我观察了一下,一般晨游的,大部分是上班族,少部分是老年人。他们大都是成帮结队的游泳爱好者,游上岛休息时,他们就裸洗、裸晒、裸唠。休息够了,他们便顺江斜溜到水文站下游上岸,然后冲洗一下,或逛一下早市或早早上班。

中、下午滞留在岛上的,一般都是早饭后,结帮成队游到荒岛的中老人,年轻人占很小比重。他们带着吃喝赤身裸体,就是要远离烦闹的市区,到荒岛上修心养性。然后把草帽往脸上一盖,仰天一躺。尽情地享受大自然赋予的阳光,享受大自然的美感。品味在阳光的照射下人生裸浴的陿意,使自己的精神得到放松,心灵上得到净化,情感上充分得到释放。

我注意到,每天顺江往返的游览船航班次数很多,每次航行到光腚岛的游览船,都有意识地将船往岛岸边里靠行,船岛相距大约百八十米。船上的男女游客怀着好奇的心态,纷纷拿出相机、手机拍照并挥手致意。大家对游客这些动作己经习以为常,因为天天如此,游艇往返的次数也很频,所以大家也毫无顾及和不加掩饰地向游客招手致意。这部份游泳爱好者是岛上的主人、常客和主体,同时也是光腚岛展露男性人体美的,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线。

在张国良主任的介紹下:我有幸结识了两个人。一个是光腚岛上裸友们公认的“岛主”小尹, 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由于身体被阳光长期照射,古铜色的肤色,健美的胸肌,显得生机勃勃,十分帅气。他好客、善谈、热心腸的特点,给我留下深刻的印像。(这是我和“岛主”小尹的合影)

“岛主”小尹基本上,春夏秋早游晚返,活跃在光腚岛上。他经常巡看,散养着的一条大狼狗时刻伴随左右。上岛随便扔拉圾不行,男女混裸更不行。虽然白天也有个别女裸老太,但一般都距男裸区稍远点。而且光腚岛还有个微信群,叫“光岛之波”群,群里有几十人,而且这些群里的人,几乎天天相约在岛上相聚。

在“岛主”小尹的引导下,他领着我们来到岛中腹地,进而揭开了光腚岛蒿草丛中所谓的“神秘”的面纱。看,七八条铁舢板打渔船常驻在芦苇中。

渔棚中,船拉来的纯淨水、各种蔬菜、粮食、啤酒白酒应有尽有。但大家都是很有素质的人,这些东西只是看一看,无人问津。

往岛的上游走,是黑龙江冬泳队自建的娱乐小基地。岛边草丛中,栓着一条写着志願者救助的小船。岛中有一个大棚子,有沙发、床垫子、有用铁跳板围填的摔跤台、有双扛、举重扛铃、麻将桌、象棋等,真是应有尽有。可想而知他们一点一点把这些东西运进来,再建成能吃能玩的小基地,也真是不容易。

张国良主任领我认识的另一位游泳爱好者,名叫石宝军,大家都叫他”老石头”。这个”老石头”是54年生人,实际年龄比我还小两岁,他退休前是省社会科学院的一名处级干部,”老石头”酷爱游泳,当然也包括裸晒。他家住离江边很远的地方,每天早晨他到松花江畔得倒二三次公交车。但多少年来无论刮风下雨,他若无特殊事,每天必游到光腚岛。据老石讲:每天从早四五点钟开始到晚上六七点钟,成帮结队加散游,大约有千八百人。大家不停地畅游,裸晒。这项活动不仅锻炼了体魄,客观上还真成为松花江上吸引游客的风景线。我们不但游泳,还都是义务游泳救生员。”老石头”讲:每年我们都救助过好几起游泳体力不支遇险和溺水者。前几天有一名晨游者,还有几十米就要游上岛了,但这个人体力不行了。爬在自带的黄色汽袋上直呼:快来救我,快来救命!我和小尹等几人迅速游到他跟前让他不要动,别紧张,最后将他拖到岛的沙滩上。休息一阵后。我们大家劝这位遇险者别游回去了。租一条小舢板把你摆渡回去吧,这位遇险者听取了大家意见。但船把他摆渡到江南畔后,上岸便倒下再没醒过来。老石说到这,望着略显平静的江面,沉思了一会说:我们把这个人救上来,最后他可能死在心脏病上,什么事情都要量力而行呀,游泳更是如此呀。(张国良主任和石宝軍”老石头”合影)

看到铁炉子、铁烟囱及旁边的锅碗瓢盆,你肯定会想到那些打渔的或裸晒的人们,江水炖江鱼的情形。小尹”岛主”讲,我们这里经常会不时有炊烟升起,炖鱼的、炒菜的、炸虾的,挺馋人。中午时,嗅觉好的,你可能闻到江水煮江鱼的香腥味。

小尹接着讲,蒿草中有大小十几处帐篷。黄昏时,零散隐藏在蒿草中的几座大小帐篷,会不时传来唱歌声、欢笑声和喝酒划拳声,这些人肯定是不想离岛,是要和蚊虫,大瞎蠓恶斗一宿的人。真不知他(她)们图个啥,跑这来过夜,多遭罪。也许他们想体验一下野外生存的刺激?体验一下光腚岛夜晚的浪漫?我想无论他们如何浪漫体验,光腚岛的蚊子、大瞎蠓一定会对他们不客气,肯定会礼送他们许多大”红包”。

岛民们”是恣意的,小岛是原生态的。在“光腚岛”上,如果谁穿短裤游泳、晒日光浴反而让岛上的其他人感觉不舒服。刚上岛的时候大家对不穿衣服游泳还心存顾虑,怕有人会突然上岛难为情。渐渐的大家发现,其实上岛的人,基本都是来这里裸泳的,为了不打扰别人,他们往往在一些有树丛进行遮挡的地方下水裸泳。在“光腚岛”上大多数裸泳者是老年人。退休后,在这里和老伙计们一起裸游之余,可以聊天打牌,有的裸泳者还带着午饭上岛,傍晚才回家。张主任介绍说:在岛上的几年中,夏秋季节除了特殊天气,坚持上岛裸泳者,从原来的30多人逐渐增加到几百人。其实大家在岛上,就是为了享受那种完全返璞归真,回归自然放松的感觉。

我是一名猎奇参观者,后数次登上光腚岛,并对众多游泳爱好者进行采訪,发现这里并非外界所传男女混裸,并非没有道德底线。我觉得哈尔滨的光腚岛和三亚市大东海沙滩被曝裸游、裸晒有天壤之别。三亚大东海沙滩被曝裸游,裸晒那是在游览区,游客众多,这样做有伤风败俗之嫌。光天之下,众目睽睽己超出中国文明底线。而哈尔滨的光腚岛是远离人沸的江边,且在隐避之处,更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如果这些裸浴者在隐蔽的地方,没有对登岛的观看者或其他人做出不雅的行为而且没有人投诉、更没有男女混杂,裸与不裸对社会基本没有什么影响,况且目前法律并没有规定必须禁止这样的行为。那么这种被认为是一种回归自然和享受健康的所谓“天体浴”方式,应在指定沙滩、浴场内予以限定,自然存在为妥。

从光腚岛斜溜2000多米到江南水文站下游上岸,给人感觉江南的江岸和斯大林公园更是老年人休闲娱乐的天堂。酷署严热不需遮阳,一群老叟兴致勃勃地围坐在江边打麻将。(真不怕晒呀)

江畔人行道上,只穿裤头,傍若无人,享受阳光浴,其不雅观程度,也不逊色光腚岛。

其实老年人真正的乐园是在这里——斯大林公园。瞧,老兵军乐团的演奏,吸引了众多的游客。

天天在这培训的美女老太模特队,表演的水准还真具有专业水平。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晨练、游泳、娱乐等项目是居住在松花江附近人们的一大特点,美丽的松花江畔是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晨练:有人在跑步,有的在练剑,有人在打太极拳,还有的在练嗓子。游泳:可畅游松花江、淋浴可到光腚岛。娱乐:有民间舞蹈队、专业军乐团。想喝啤酒扎啤的,江边欧式小亭随处可买。真是,不到哈尔滨不识松花江,不游松花江不知光腚岛。美丽的松花江畔是游客想往的地方,神秘的光腚岛是人们胡乱猜想的地方。

哈尔滨——东方的小巴黎,我们拥抱你,爱护你,建设你。让我们这些人老心不老的老叟,珍惜美好的人生,在夕阳的路上活出绚丽多彩的明天吧。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