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父亲

哈尔滨故事 1个月前 (08-15) 780 人围观 0

作者:张忠义 哈尔滨作家协会会员,美篇ID:@张忠义,微信号:zhzhongyi


我的父亲张景滨,一九四八年参加革命,原在吉林省军区工作,后调入哈尔滨市商业局任监察室专员,六零年任主管财贸工作的市委书记郑一平同志的专职秘书兼任市委财贸部一处副处长。六二年任市财贸委员会企业管理处长。

文革初期,市委书记石青兼哈尔滨日报社总编辑,父亲任日报社总编室负责人,在哈尔滨日报社工作了七年。七三年调任哈尔滨市服务局党的领导核心小组副组长兼服务局副局长职务(当时市服务局党的领导核心小组组长、局长是市革委会常委马德山同志),马德山退休后,父亲任市服务局局长兼党组书记。

在服务局工作期间,父亲为提高对全市百姓生活的服务质量,把主要精力放在基层,把工作重心放在下面。对饭店、理发、洗浴、洗染、冷饮、旅社宾馆及十几个直属处级单位经常是摸情况、搞调查、抓典型,想方设法提高服务质量,让群众满意。

他深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有抓好典型,推广好典型,才能在全市服务系统的职工中真正树立起“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提升服务质量,让群众放心。在抓哈尔滨香庆饭店这个全国饮食行业“心系民众”的典型以及树立松花江浴池女修脚工曹峰这个服务行业“爱岗敬业”的劳模典型等工作中,父亲都倾注了大量心血。他在全市服务系统中,着力营造“学习先进,爭当劳模,爱护劳模,尊重劳模”的良好氛围。提倡以主人翁精神打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新时代社会风尚,以此推动全市饮食服务行业的发展。父亲在市服务局当“一把手”工作了十几年,直到几个商业专业局合并成立市商业委员会,父亲才退居二线(任正局级巡视员)直至离休。

父亲是2000年9月27日去世的,记得那天前半夜,窗外漆黑一片。市高干病房里的灯还亮着,走廊里的电子表滴答滴答有节奏地响着,那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深夜里却像敲鼓打雷一样震得护理父亲住院的我阵阵心颤。我感到有些烦躁,有点心神不安。这是我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似乎在暗示着我,今晚可能会发生什么事。零点左右,突然我看到躺在床上的父亲向我摆摆手,我急忙从沙发上坐起。只见他消瘦的面孔徽徽颤动,嘴唇也动了动。我赶赶把父亲抱起来,让他的头依偎在那我怀里,并让我哥哥快喊值班医生。但是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无济于事了。突然他的头一歪,脑袋耷拉下来溘然长逝。我们哭着喊着一阵忙乱,待医生赶来抢救、电击,己经于事无补了。父亲终因心率衰竭,气血耗尽,于9月28日零点10分停止了呼吸。

父亲他终究没能战胜死神的召喚,丢下我们永远地走了。他如油尽的灯盏燃尽了生命最后的光亮。他黑白掺杂的头发一絲不乱地披在头上,脸上是了无牵挂的安然神情,如同睡去一样。我抱着在我怀里诀别的父亲,情绪难以自抑,任泪水在脸上恣意流淌。我明白,在这个世界里,我再也见不到父亲了,我成了一个永远失去父亲的人。我再也看不到父亲那温暖的笑脸,此时的我心如刀割,伤心欲绝。父亲啊,我们虽然爱您,但我们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你疲惫地闭上眼睛。父亲走了,他临终没有留下一句话,也没听到他的一丝呻吟,看不到他的一点痛苦。他走得那么坦荡,走得那么磊落,让人感觉他是靜悄悄地来到这个世界,又是靜悄悄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们趁父亲的身体还有点余热,抓紧给他换了身新衣服。

然后我坐在他的身边,看着父亲睡着似的安祥面容,我真希望能摇醒他,问一问他为什么走得那么突然?为什么临终前没有给我们留下一句话。纵然我心中有那么多为什么,但我只能在心里哭喊。我不忍心再去惊动他。他躺在那儿是那么平靜,那么安详。他那慈祥的面容上甚至还带着徵微的笑意,仿佛他跋涉了73年的岁月征程,到了终点应该心安理得地获得休息一样。

《哈尔滨日报》2000年9月28日刊登了父亲逝世的消息,讣告登着:

张景滨同志逝世

原哈尔滨市服务局党组书记、局长、市商委正局级巡视员,张景滨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0年9月27日在哈逝世,终年73岁。

张景滨同志系山东省蓬莱县人,1948年5月参加革命工作,1950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定于9月29日上午8时30分在向阳山革命公墓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讣告刊登后,他生前的许多老同志,老朋友都赶来为他送行。哈尔滨市委秘书长李春元同志亲自为他宣读了悼词,给予父亲很高的评价。我想,他在九泉之下也一定能感到欣慰。

在父亲的葬礼上,我们穿着统一的黑制服,默默地站成一排,父亲安祥地躺在鲜花丛中,身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灵堂周围摆满了各单位、领导、亲友送来的花圈、挽联。母亲在三舅的搀扶下,在送行人们的注视下,围着父亲的遗体缓缓地走了一圈。母亲,这位养育了四个儿女的饱经风霜的老人,在父亲将要踏上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最后送他一程。看到这些,我们这些子女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父亲就这样的走了,无论我在内心深处如何痈苦地呼唤,无论我身居何处,再也不可能见到他的音容笑貌,再也不可能看到他揮笔作画的潇洒的风釆,再也听不到他风趣的语言和笑声。

每当清明时节,当我站在他的墓碑前,用手轻轻抚摸着刻着他名字的石碑,我仿佛是在抚摸父亲亲切的脸颊,倾听他对我嘱咐什么。

父亲己经去世十几年了,在今年父亲节。一首熟悉的歌曲《父亲》在我耳边响起。歌词中唱到“想想你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你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你啊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歌词代表我的心,歌声是对我心灵的呼唤。

在父亲节这一天,似乎父亲生前的许多影子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他生前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以及一些工作、生活片段,甚至临终前在我怀中闭上眼睛的细小动作,都像电影画面一样在我脑海中映放,真是历历在目啊。

由于受5000字篇幅所限,我只能用心,用泪在父亲节这一天,写点我对父亲的思念,这短篇对父亲的纪念文章,也是我代表哥哥和两个妹妹向父亲表达的无限思念之情,也是我们对父亲爱的体现。

父亲,您是我崇拜的偶像,是儿女们心中的精神力量,是我心中的高山,是儿女心中一座永远耸立的丰碑。我们爱您,我们怀念您!父亲,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