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打戏”一战成名!《碟中谍6》里暴打阿汤哥的小伙是咱哈尔滨人

作者:   2018-10-10 167 0

作者:周际娜

核心提示

眼下好莱坞大片《碟中谍6》正在热映,阿汤哥和“大超”在厕所里与一位亚洲人对打的场面,让人印象极为深刻,跟两位巨星过招,这个亚洲人动作迅猛凌厉、拳拳到肉,看的观众血脉贲张。就连见惯了大场面的阿汤哥都赞不绝口:“这绝对是《碟中谍》系列所有影片里,最精彩的一场动作戏!”

今年38岁的杨亮,是这场打戏的武术指导兼演员,他是地地道道的哈尔滨人,曾在黑龙江省杂技团工作,现在是英国电影特技协会里仅有的两名华人演员之一。7日凌晨,刚从英国片场收工的杨亮,接受了生活报记者的专访,“英漂”14年,从幕后走到台前,他的人生经历也像电影一样跌宕起伏……

1 进业余武校才一天 就被推荐去专业队

杨亮是个“80后”,出生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父亲是建筑工程师,母亲是制帽厂工人,家里有个比他大四岁的哥哥。他从小活泼好动,爱看《霍元甲》,父亲在工地上找人做了一把木剑,杨亮每天拿着它比比画画,还模仿小人书里的动作练招式。

见儿子如此痴迷武术,母亲便带着8岁的杨亮去培训班学了俩月,后来在报纸上看到业余武校招生,又给他报了名。结果刚练了一天,天分极高的杨亮就靠“正踢腿”征服了教练,被推荐进了哈尔滨专业武术队。

由于年纪小,杨亮练的是“半专业”。白天到学校上学,放学后母亲用自行车驮着他去练武。9岁时,杨亮第一次参加武术比赛,获得了拳术第六名,按照惯例主办方只给前三名颁奖。赛后,沮丧的他急着离开,但被母亲拦住了。直到现在,杨亮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我妈带着我,坐在空荡荡的观众席上看完了颁奖仪式,她鼓励我‘虽然今年输了,但你要继续努力,争取明年站到台上去’。”

第二年参赛,杨亮果然进了前三名。为了陪他练武术,母亲把工作给辞了。在专业队训练很苦,一年只有三天休息时间,从大年三十到初二。好在所有的付出没有白费,15岁那年,杨亮获得了全国武术比赛双刀亚军,剑术第三名,棍术第四名。

2 离开省杂技团 去英国当起了武术教练

1996年,杨亮的人生意外“变轨”了。省杂技团去武术队挑人,16岁的他被挑走了,杂技团原本想把杨亮培养成杂技表演项目中的“底座”,无奈他身材单薄只好改练“钻地圈”。由于武术底子好,身体很柔软,杨亮渐渐找到了自己的强项,并成了杂技团的“台柱子”。2003年,他跟随杂技团到英国巡演7个月。其间认识了一个在当地开武馆的英国人,对方希望杨亮能去武馆当教练。

2004年,杨亮放弃了杂技团的稳定工作,决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赴英工作的前一天晚上,父亲闷不作声,母亲在沙发上打毛衣,一家人试图掩饰离别的伤感,吃饭时,杨亮还是忍不住哭了。母亲塞给他700英镑,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自己有积蓄,但这钱是我们给你应急用的,万一那边待不下去了,你至少能买张机票回到我们身边……”

“英漂”的日子,比杨亮预想中更加艰难。他中学时代学的是俄语,刚到英国时,只会用英语说“你好”和“谢谢”。由于无法用语言指导学生,每个动作只能亲自示范,一堂课下来常常累得大汗淋漓。杨亮用电子词典学英语,还跑去图书馆借与武术有关的书,从拳头、马步、踢腿等单词学起,渐渐地终于能跟学生交流了。

2006年,两个学空手道的学生,听说有部叫《地下决斗》的电影即将开拍,建议杨亮跟他们一起去试试。杨亮最终参演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该片的动作导演很欣赏他,鼓励他去当特技演员。

“导演告诉我,在英国,想要成为一名专业的特技演员门槛很高,由于当时手头没有写字的纸,他把需要学习的内容和报名方式给我写在了一张面巾纸上。”杨亮没想到,那张“不太正规”的纸,竟带着他踏上了一条非常专业的路。

3 不会游泳就敢学跳水 两年通过6项考核

武术、潜水、攀岩、跳水、骑马、蹦床,杨亮必须通过这6项专业技能考试才能注册成为特技演员。然而,学习这些课程既耗时又烧钱,而且他的父母觉得这份工作太危险,不想让他入行。

正犹豫不决的时候,杨亮看了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电影《当幸福来敲门》,“后半段我是哭着看完的,男主为了梦想拼命学习,还睡厕所,走出电影院我下定了决心,第二天就去参加特技训练了。”杨亮回忆,为了攒学费,当时他除了做武术教练,每个周末还去餐馆当服务生。

在所有科目里,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学跳水,“跳台十米高,其实我不太会游泳,只学到淹不死的程度就去练跳水了,也没敢跟教练讲,教练一直很纳闷,为啥我跳水后上岸的时间比别人长。”跳水训练每天只有两个小时,但教练破例让杨亮练4个小时,条件是替他的俱乐部参加比赛。至于为何选中他,杨亮分析道:“大概是因为中国跳水队太牛了,教练觉得中国人有跳水天赋吧。”结果,杨亮真的帮俱乐部在全英比赛中拿到了两金一铜。

2010年3月,杨亮接到电话通知,他正式成为了英国电影特技协会的一员,别人需要8-10年才能拿到的资格证,他只用了两年,而且是该协会里仅有的两名华人演员之一。那天杨亮松了一口气,他当时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只觉得自己“终于完成了一件事儿”。

4 雨天摔了一整晚 布拉德·皮特向他脱帽致敬

杨亮坦言,最初,他只打算把特技表演当成副业,他以为亚洲演员的角色少,自己很难有机会做替身。然而,现实很快纠正了他的想法,杨亮惊喜地发现:“其实这行不分人种和国籍,拼的是实力,比的是谁更敬业。”

成为“正规军”后,杨亮参与拍摄的第一部作品是宝莱坞的《虚拟战士》,他穿着机械甲,被吊在十几米高的半空中,五台机器同时对着他调镜头,整整两分钟都没调好。结果杨亮手心出汗,没抓住吊环,重重地摔了下来,他左手脱臼了。“我的手臂肿了起来,连衣服也脱不下来,大家都说别拍了,但我没同意。”倔犟的杨亮硬是坚持把片子拍完,才去医院打石膏。一周后,剧组又打电话来,让他再去拍两天。服装组花了两个多小时,把杨亮的石膏剪开,才给他穿上了戏服。仅休息两周之后,他又前往《加勒比海盗4》的片场排练……

值得一提的是,杨亮的敬业精神曾让布拉德·皮特心服口服。2012年,在《僵尸世界大战》中,杨亮扮演一个扑向皮特的僵尸,而后被皮特的同伴一枪打倒。那是个寒冷的雨夜,拍摄时他每次都会全速奔跑,之后重重地倒在水泥地上,由于要从不同的角度展示这个画面,杨亮几乎摔了一整晚。皮特看在眼里,收工时主动来跟他握手,赞许地说:“亮,我要向你脱帽致敬。”杨亮被留在了动作组里,一直跟到电影杀青。后来,他随组转战拍摄《明日边缘》,在给艾米莉·布朗特做替身时,常跟汤姆·克鲁斯并肩作战,同样获得了阿汤哥的肯定。

“人生有时候很奇妙,一次不经意的努力,会改变很多东西。”杨亮感慨道。

从业八年多来,杨亮曾在《王牌特工》、《007:大破天幕危机》、《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系列等电影中担任过动作设计,还曾是《权力的游戏》中“红毒蛇”的替身。回忆起“红毒蛇大战魔山”那场令无数粉丝胆寒的打戏,杨亮感慨万千,“魔山”的扮演者是货真价实的“世界大力士”,身高两米多,当时用的是铁刀,而且戴着头盔视线不好,难以控制好力道,“那场戏很辛苦,他整整砍断了我手上的6根长枪才通过,后来连道具都不够用了!”

在《权力的游戏4》中与“魔山”对打

《明日边缘》中艾米莉的替身

美剧《圣经》中的武斗天使

《星球大战7》中的FN-2199

5 设计出《碟中谍》爆款动作戏 圣诞节阿汤哥给他送蛋糕

由于此前跟阿汤哥合作过两次,《碟中谍6》的动作组恰巧是《明日边缘》的原班人马,他们又找到了杨亮。

在设计这场打戏时,杨亮将西方格斗和中国武术融合在了一起,他解释道:“戏里既要加入中国功夫的精气神儿,又不能太显眼,不然一个穿西服的外国电影里出现太明显的中国功夫太奇怪了。”更关键的是,这场戏不是简单的对打,而是要“打出故事来”,“如果人被打倒了,起来接着拳对拳会很没意思,需要借助一些东西”,杨亮想到了起身时“拔水管”的桥段,特意跟道具组要求找个“带尖的”,以便下个动作用它“锁”住阿汤哥。

原本杨亮只是负责这场戏的动作编排,演员另有其人,但导演和制片人看完他的示范动作后,眼睛都亮了,“那天晚上,我回去后接到导演的电话通知,说让我来演这个角色,当时我眼圈就红了,激动不是因为我从幕后走到了台前,而是我真的发自内心地喜欢这场戏”。

这场动作戏在电影中仅呈现了短短几分钟,但却拍了整整四个星期,电影上映前几周,他们又补拍了几个镜头。据了解,《碟中谍6》公映前曾在北美做过调研,业内人士观影后对厕所这场打戏印象深刻,业内打分显示,这场戏甚至比直升机和高空跳伞两个桥段分数更高,阿汤哥也称,“这绝对是《碟中谍》系列所有影片里最精彩的一场动作戏!”

杨亮告诉记者,阿汤哥有个“爱好”——给欣赏的人送蛋糕。以至于圈内人经常互相打趣:“你收到过阿汤哥的椰蓉蛋糕吗?”去年圣诞节,阿汤哥派助理给杨亮送去一个椰蓉蛋糕,上面还有他的签名。当时杨亮没在家,蛋糕被送到了邻居家,他的英国邻居看到阿汤哥的签名后,惊得目瞪口呆……

6 “诚信比成名更重要” 他为守约辞演《花木兰》

“厕所打戏”火了之后,有人想找杨亮拍广告,被他拒绝了,因为他正忙着给《神奇女侠2》做动作设计。而此前,他还因档期冲突,错过了跟杰森·斯坦森的合作,以及在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中出演“反一号”的机会。

“《花木兰》里的那个角色虽说戏份挺重,但我是习武之人,必须一言九鼎,既然之前已经答应了别人,就得踏踏实实地从头做到尾。”杨亮很“轴”,在他看来,“诚信比成名更重要,在异国打拼绝不能给中国人丢脸”。

其实单论长相,杨亮的脸极具迷惑性,经常会被误以为是韩国人或日本人,不仅在《碟中谍6》中如此,现实生活中也是。“有一次我坐飞机回国,旁边坐了个阿姨,她一路都没跟我讲话。下飞机我帮她拿包,她道谢,我说‘不客气’,结果把她吓了一跳”,杨亮笑道,“阿姨跟我说,她这一路没讲话憋够戗,一直以为我是韩国人呢!”

杨亮和母亲

《碟中谍6》上映后,最高兴的要数杨亮的母亲张景英了,上映才四天,她已经带着“亲友团”去看了三回。张阿姨告诉记者:“看电影时我特别紧张,有种儿子当年参加武术比赛时的感觉。”每次听到周围有观众夸儿子打得漂亮,她都特别开心,大家纷纷猜测这位亚裔演员是哪国人时,她会在心里默默地说:“这是我儿子!”这些年,无论工作多忙,杨亮每年都会回哈尔滨一次,陪着父母走亲访友待上几天,在微博上遇到家乡粉丝,也会格外热情地跟“老乡”聊上几句。

有网友给杨亮留言:“啥时候回国拍两部,暂时不能演男一就先演男二呗!”杨亮幽默地回复:“哈哈,我不挑剔,男七都行,只要给我一个厕所,我还你整个世界……”

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周际娜

生活报记者,微信公众号:生活报周际娜工作室(ID:shbzjngzs) 运营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厕所打戏”一战成名!《碟中谍6》里暴打阿汤哥的小伙是咱哈尔滨人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