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将金”捕俘战

本文由张金永讲述王树元整理

中越战争的硝烟已散去近三十年,但曾参加过一次入越境侦察捕俘战斗的哈尔滨铁路工务段路桥车间工长张金永,对那场战斗他至今不忘:

工作中的张金永

1985年11月10日,我在肇东县宋站镇入伍参军,在沈阳军区某部侦察连任战士,部队驻吉林省。

1987年3月初,我部接到去云南中越边境前线轮战命令,我连被调到集训地汪清县进行集训。在集训基地,经过多次训练考核我被正式入选为作战队员。11月初训练结束后,部队到九台休整学习。

12月初我部与参战大部队集结在九台,准备出征。在临行前给父母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爸妈:

今年以来,我基本没给您二老写信,很是想念。我就要去云南前线了。在战场上,我随时可能牺牲,如果我真的倒在战场上,那也是为国捐躯,请不要悲哀……。

我们登上军列,以排为单位乘进闷罐车,经过四天三夜抵达昆明站,下火车乘军车直奔文山,在文山我们做了暂短休整,我部来到前沿阵地接守兄弟部队防务,待后续部队到达后,我们正式投入到备战值班中。

准备出征

首先我们设立秘密观察哨,用高倍望远镜观察,经常袭击骚扰我边民的一小股越军。敌人的驻地距离我防守地大约16公里,越军称该地名“将金”。敌驻兵房三面环山,正面为一块田地,长期驻有8至12名越军士兵和武装民兵,每日5时30分至6时30分之间,有1—3名越军外出如厕、打水等。我曾多次与战友化妆到敌境内进行侦查,每次侦察时,我们都随身携带一颗“光荣弹”,一旦被敌人俘获便与其同归于尽。经过组织严格考验,于1988年7月1日,我在前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9月初,经我部多次细致观察、侦察,发现对面越军有换防动向。为了查明越军兵力部署、火器配置等军情,我连向上级请示组织一次袭击捕俘行动。

作战计划得到上级批准后,我们进行了充分的战前准备,实施了战斗编组:设观察组、指挥组、捕俘组、工兵组各一个、火力组2个(我在火力2组)、接应组3个。指挥组由侦察大队副大队长马振烈负责,捕俘组由副连长张建刚负责,火力1组由连长王建筑负责,火力2组由副指导员林晓东负责,接应1组由指导员王庆华负责,工兵组由工兵排长刘金波负责。战前,我们进行了沙盘推演和战斗动员。

9月14日20时,我们18人小分队分组出发。由于夜间能见度低,山路崎岖难行,加之工兵组还要沿途探排地雷开辟道路,使行军速度大减。

15日凌晨2时许,张建刚由于识别指路标识出现失误。延误了时间,待他们到达将金地区时,其他各组早已到达指定位置待命。

5时40分,小分队各组全部到达指定位置。捕俘组后续到达至距越军驻兵房约二十米的潜伏地。经仔细观察和潜听,未发现异常,张建刚指令组员严密掩蔽伺机。

6时15分,天色微白,驻兵房内的越军仍无动作。张建刚指示战士傅云波抵近观察。正当傅云波向前移动时,驻兵房大门“哗啦——!”一声被打开,一名全身赤裸只披上衣的越军从房内走出,行至距驻兵房约七八米远的位置小便。傅云波一看目标出现,向张建刚动作示意,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起冲上前将该越军捕捉,其后跟进的5班长赵峰和两名战士也一拥而上,将该越军扑倒在地上,戴上了手铐。在傅云波用毛巾堵嘴时,越军拼命挣扎,惊动了驻兵房里的其他越军。

赵峰立即指挥3名战士拖着俘虏后撤,由他担任警戒。撤出十余米后,张建刚上前接应。此时,越军房方向传来了清晰的越军喊叫和拉动枪机声,捕俘组首先向越军开火射击,以猛烈的火力压制,并交替掩护押俘后撤。可是,张建刚没走几步,被越军投掷的手榴弹将左腿炸断,身体多处严重受伤。赵峰与排长崔东珠立即上前施救,赵峰背起张建刚,在火力1组快速接应下,迅速后撤。

其他作战队员立即对驻兵房越军进行突击,以集群火力当场击毙越军7名,俘获越军1人。但激烈的战斗惊动了纵深越军1个加强连,敌人迅速对我分队展开追击。

此时,张建刚血流不止,鲜血湿透了军装已至昏迷。由于没有随行军医,崔东珠只能用止血带给他包扎。

虽然捕俘组通过电台将前方情况及时向指挥组报告,但因捕俘组、火力组与接应组距离较远,一时难以向前接应,所以,他们只能凭借自身力量后撤。由于道路坡急狭窄,沿途树林杂草茂密,山路坡陡崎岖,加之携带伤员和俘虏,极大地影响了撤退速度。

越军为阻击我后撤,使用迫击炮、重机枪和高射机枪对我强制火力。相对越军的轻重武器,我们火力1组只有1挺轻机枪,火力2组只有两挺重机枪,其他人员均为冲锋枪,小分队能直接作战的17人全被敌人火力所控制。

在连长王建筑的统一指挥下,我们撤到一处断崖下。此处易守难攻,捕俘组、火力组立即展开战斗队形,就地阻击越军。轻重机枪、冲锋枪,形成交叉火力网喷着火舌,发出怒吼,我瞄准一个冲在前面的越军,“哒哒哒——!”一个长点射将其击毙,敌人的追击被阻止了,火力也受到我方牵制。

我们在断崖处阻击越军3个小时后,昏迷再度苏醒的张建刚想喝水,可是所有人的水壶都空了!通信员想去附近的小河打水,未等接近,被越军密集火力逼了回来,张建刚由于失血过多而牺牲!

下午14时许,在接应人员和后方炮火的强力支援下,小分队继续后撤。位于越军驻兵房北侧6公里的一处开阔地是我们后撤的必经之路,该开阔地长约二百余米、宽约四十余米。越军以重机枪、迫击炮严密火力封锁了这里。我们以战术队形相互掩护、逐次后撤,安全通过开阔地后,又突遭埋伏在此的越军机枪火力的射击。在弹雨中,宋春哲、姜根权两位战友不幸先后中弹牺牲!

开阔地虽然通过了,但我们的体能已消耗殆尽,已无力继续抬运张建刚的遗体。最后决定暂时将遗体隐蔽,伺机再取。我们找了一个山洞,把张建刚的遗体隐藏到里面,并用茅草覆盖。为了保证安全,在山洞外,设了3枚压发雷和1枚绊发雷。 在后续接应人员的不断增援下,于18时,我分队终于全部撤回。

9月16日夜23时10分,我随部分人员奉命再次深入敌境,将张建刚遗体抬回。

在这次捕俘作战中,我有3位战友牺牲,4位重伤。俘获越南武装民兵连长邓金宝和下士阮文进,缴获苏式冲锋枪1支、半自动步枪3支、子弹523发、匕首6把,击毙越军19人、伤敌20人,摧毁越军驻兵房3栋、60迫击炮1门。

张金永二等功奖章

张金永立功受奖证书

战后,我因英勇顽强,敢打敢拼,二十余次深入敌境侦察,特别是在“9.15”这次战斗中表现出色,被荣立二等功。

1989年6月1日,我正式成为哈尔滨铁路工务段的一名桥梁工人。上班后发现整天在露天作业,在桥梁上还有风险存在,心里总是不平衡,觉得自己参加过战斗是功臣,应该有一份好的工作。可是一想到牺牲的战友,自己吃这点苦受这点累算什么。此后,我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认真学习技术业务,1995年我被提为路桥班长,2002年又升任为工长,带领工区的弟兄们奋战在一线。曾连续被段评为先进党支部书记、优秀党员光荣称号。2018年1月,我接受了中央电视台《走进春运》栏目组的采访,说出了我们哈工人对未来铁路发展的畅想。

回忆三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历程,既坎坷又平坦,有欢乐,也有痛苦,有过低迷,也有过荣耀,但在这三十多年里我不断进取。要告慰英灵的是:无论在昔日部队还是在今天的铁路,我仍以一名军人和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1 条评论

  1. 阳春白雪

    刚刚看过王树元老师写的《难忘的“将金”捕俘战 》一文,感触很深!我一直都想了解对越反击战,但这样的报道及影视很少。这样的人和事真的得需要有人付出辛苦把他呈现出来。我在为张永金等战士不怕死的作战精神而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同时,也确确实实的为他感到不公平。战场上需要他去奉献生命,他毫不犹豫。下了战场还需要他去奉献,这就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也难免让英雄心里不舒服。感谢英雄的付出!希望英雄从此平安!也感谢王老师为读者带来了好的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难忘的“将金”捕俘战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