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乡董宪勋

我的老家山东省肥城县,位于山东省中部,距离著名的东岳泰山六十里地。齐鲁自古出英雄,1936年为救抗日女英雄赵一曼而牺牲的董宪勋,就是我们肥城人。我老家在肥城五里屯,董宪勋老家在肥城柳滩村,两地相隔四十里地。建国后,董宪勋被追认革命烈士,事迹陈列于东北烈士纪念馆,还被写进《碧血英魂:赵一曼传》(著者温野)和《赵一曼传》(著者李云桥)等书中,成为思想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教材。

1935年11月,赵一曼在珠河(现尚志市)与敌人作战中左腿负伤被捕,11月27日被押解到哈尔滨,拘禁在伪滨江省公署警务厅地下室拘留所(现哈尔滨民益街南岗少年宫址),由于她伤口化脓,生命垂危。赵一曼被捕后,敌人从她一身傲骨且懂俄语分析,她绝非等闲之辈人,决定先保住她性命日后再审。12月13日晚,敌人将赵一曼押送到哈尔滨市立医院病房(现哈医大感染科门诊),边治疗边审讯。为防备赵一曼逃走,伪哈尔滨警察厅派南岗警察署管内邮政派出所警士董宪勋等3人轮流监视治疗,除医护人员外,不准任何人靠近。

哈尔滨赵一曼纪念园赵一曼塑像(王宝滨摄)

警士董宪勋27岁,山东省肥城县柳滩村人,因家庭生活贫困,1935年从老家来哈尔滨,投奔远支叔叔董传史谋生路,经人介绍干上警察差事。董传史家住太平桥西马路的“小肥城”,是一处紧靠马家沟西河沿的贫民区(旧址在现哈工程大学院内),因住户都是“闯关东”过来山东肥城人,故得名“小肥城”。

董宪勋开始并不了解赵一曼,经一段时间接触,他觉得赵一曼并不像上司说的那么可怕,反而认为她是一个平易近人,有学问的人,令人敬重。此时,躺在病榻上的赵一曼也在观察周围的人,经她细致观察,看出董宪勋是一个善良、厚道的年轻人。于是,赵一曼开始做董宪勋的工作,主动和他唠家常。董宪勋值夜班时,赵一曼向他讲日本侵略者残害中国人的罪行,还把这些事写在包药的纸上,让董宪勋带回家看,激发他的民族意识和爱国心。

当年关押赵一曼的伪滨江省公署警务厅旧址(王宝滨拍摄)

 

赵一曼被捕养伤处遗址现哈一大感染科门诊(王宝滨拍摄)

数月过后,董宪勋受赵一曼教育、影响,董宪勋思想发生了深刻变化,由同情变成敬佩。敌人对赵一曼非常残酷,一边治疗一边毒打,令人惨不忍睹。董宪勋愤慨万分,遂萌生救赵一曼脱离苦海的念头。赵一曼讲的一个故事,促使董宪勋下定了这个决心。1934年冬天,赵一曼在一次战斗中被捕,经伪军张连长暗中相救脱险。董宪勋想自己也是中国人,要学做张连长,不能再替日本人残害同胞,要帮助赵一曼逃出虎口,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他把想法写在纸上,偷偷送给了赵一曼。此时,赵一曼也做通了女护士韩勇义的工作,只是在寻找逃走时机。

当年养伤中的赵一曼(资料片)

 

昔日太平桥“小肥城”旧址(现哈工程大学院内笔者摄)

1936年6月上旬,董宪勋听到南岗的警察7月有调动的消息。他想如果他被调走,就失去救赵一曼的机会。于是,他将此消息告诉给赵一曼。赵一曼听到后,认为时机几经成熟,立即把董宪勋和韩勇义两人互相介绍,共同商量逃跑事宜。6月24日夜,经赵一曼、董宪勋和韩勇义再次密议,定于6月28日夜间逃往宾县抗日游击区,董宪勋和韩勇义表示,跟随赵一曼去游击区参加抗日斗争。因赵一曼腿伤未愈不能走路,出租汽车又不去外县,董宪勋在道外五道街轿房定做了一顶小轿,还雇了5名轿夫。董宪勋怕人手不够用,找到了刚从山东老家来的堂侄董广政帮忙,共同参加救助行动。

6月28日董宪勋夜班,晚9时天降大雨,董宪勋雇了一辆白俄司机开的出租汽车,先去道外把小轿和轿夫拉到文庙附近屠宰场后边等候,又带董广政坐汽车赶到医院,在韩勇义帮助下把赵一曼背出病房坐上汽车。由于董宪勋是警察,顺利离开了医院。赵一曼在屠宰场后边换乘小轿后,众人冒雨簇拥着小轿,沿现哈同(哈尔滨—同江)公路老道,离开了哈尔滨。

魏玉恒和当年送赵一曼逃走的铁轱辘马车

大雨磅礴,泥泞的乡间土路一片漆黑。他们冒雨走到阿什河边时,见“万缘桥”已被洪水冲塌,经商议决定趟水过河。齐腰深的河水,湍流不息,他们被冲得东倒西歪,险未被洪水冲散。上岸后经恒西屯直奔金家窝棚(现老哈同公路金家)。他们在泥泞不堪的乡间土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宿,天亮时来到金家窝棚(现哈同公路上的金家)董宪勋远支爷爷董元策家。董宪勋把董广政和轿夫打发走后,请董元策帮忙找马车拉三人去抗日游击区。董元策深明大义,支持董宪勋弃暗投明。他立即找到同村好友二老板子(赶车人)魏玉恒,求他套车送三位客人去蜚克图的王永汉屯。魏玉恒看出“客人”是奔赵尚志抗日队伍的,但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董元策怕被外人看见,白天没敢让他们出门。下半夜魏玉恒套上三马铁轱辘车,拉赵一曼三人上路。董元策把一筐干粮和几十个熟鸡蛋放在车上,嘱咐他们路上吃。
29日早敌人发现赵一曼逃走,立即开始大搜捕。他们找到送赵一曼的白俄出租车司机和轿夫,经审讯掌握了赵一曼的逃跑路线,立即乘汽车追赶。6月30日早晨,当魏玉恒赶车走到小李庄(现哈同公路上的李家),被骑马的敌人撵上。此时,他们距抗日游击区仅剩20里地。当追赶的敌人接近时,赵一曼对董宪勋和韩勇义说:“别怕,就说是我把你们骗出来的”,又对魏玉恒说:“你就说是我花钱把你雇来的”。赵一曼、董宪勋和韩勇义落入魔掌,被敌人押回哈尔滨。魏玉恒被日本警察打了几个大嘴巴子,被当场释放回家。

昔日董宪勋落脚处金家窝棚旧址(哈同公路20公里处 笔者拍摄)

 

昔日赵一曼、董宪勋落入魔掌的王永汉屯(现哈同公路40公里处李家 笔者摄)

回到哈尔滨后,敌人对赵一曼、董宪勋、韩勇义等分别进行残酷刑讯,董宪勋因受刑过重死于狱中。8月2日,赵一曼被枪杀珠河小北门外。韩勇义受酷刑折磨后被判徒刑。董宪勋死后无嗣,连张照片都没留下来。

1967年我12岁时,在港务局工作的父亲,在太平区买了房子,我家从山东搬到哈尔滨。上学后我知道了赵一曼、杨靖宇等抗联英雄的故事。我北海舰队服役时,知道董宪勋了是的我们肥城人。我1981年退伍回哈尔滨,被分配到太平工商局东风镇市场管理所工作,当年董宪勋逃离虎口经过的“万缘桥”在我辖区,“金家窝棚”和“小李庄”在我辖区附近,我时常想起董宪勋,想象他的模样。我多次到东风镇政府、“金家窝棚”和“小李庄”走访,见到过董元策、魏玉恒的后人,了解到当年的一些事儿。1999年8月,我打电话向东北烈士纪念馆咨询时,认识了研究员李云桥老师。她向我详细介绍赵一曼、董宪勋和韩勇义的事迹。2001年,我同赵一曼的孙女陈红、李云桥老师和黑龙江省组织部的同志,从哈尔滨出发,经“万缘桥”(遗址)来到“金家窝棚”和“小李庄”采访知情人。2005年李云桥老师新著《赵一曼传》出版后,她还签名赠我一部。

柳坦村董宪勋的同族人(笔者摄)

 

李云桥老师赠我的《赵一曼传》

2009年春天,我特意回山东老家去柳滩村。走进绿树遮掩的村庄,耳闻熟悉的乡音,我百感交集。我见到了村党支部书记董华广,还有三位董家老辈人。我与他们一一握手时,仔细端详他们的脸庞,想找到董宪勋的模样。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他们都不知道董宪勋。我们一块去了董家祠堂,翻阅了董家家谱,也没找到董宪勋名字。唯一收获事得知董氏家族排辈顺序是按“元、传、宪、广、德……” 排辈,按这个排辈董元策是董宪勋的爷爷辈;董传史是董宪勋他的叔叔辈,而哈尔滨的史料把董家的辈分颠倒了。董书记还告诉我,现柳滩村已隶属平阴县管辖,是“文革”前从肥城县划过来的,现隶属山东省济南市。

我回哈尔滨路过泰安,仰望巍巍泰山心绪难平。想起毛主席说过一段名言:“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我的同乡董宪勋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人,他的死比泰山还重!

笔者王宝民近照

参考资料:

  • 1、《赵一曼传》
  • 2、《龙江文史第十二编》中《救助赵一曼的董宪勋》等史料。

 

王宝民

中共党员,1955年出生于山东肥城五里屯,曾在海军北海舰队服役,哈尔滨工商局退休干部,哈尔滨摄影家协会会员,哈尔滨文史研究爱好者。

相关推荐

1 条评论

  1. 侯学义

    在中国革命征途上牺牲的千千万万的女英烈中,我最佩服赵一曼和杨开慧。笔者是一个有心人,不仅找到了董宪勋山东的族人,也找到了黑龙江董家的族人,我佩服笔者的精神和毅力。董宪勋烈士有亲兄弟吗?有亲兄弟就有亲侄儿侄女。董英雄的侄儿侄女应该分享他的光荣!革命烈士的光荣牌应该挂在董宪勋的侄儿的门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我的同乡董宪勋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