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记忆——老城怀旧主题餐馆

哈尔滨是美丽的,尤其是在冬天。整个城市是纯洁的白色,那时中央大街两旁的小巷都是俄罗斯式的院落,屋顶是白色的,板墙是绿色的。经常有马车在街上跑过,响起一阵铃声,卷起一片雪雾……

一座典型的老城回忆式餐厅,仿佛瞬间如时光穿梭般,带你回到曾经的老哈尔滨,去追寻那记忆中的点点滴滴,那曾经的城市风情与优雅。

一进门,就会被中东铁路主题的巨幅油画所震憾。也是通过这幅画,才仿佛第一次近距离观察霁虹下的蒸汽火车,带着滚滚的浓烟,卷起冬的积雪,呼啸疾驰而过,伴有阵阵汽笛的鸣叫和车轮驶过时的卡卡声……历史的篇章也仿佛从此开启,并一路向前行进着。

幽深的走廊,如开启时时光之旅的隧道。在曾经的哈尔滨,中央大街上有大玻璃窗的花店,总是鲜花盛开。还有一家很气派的俄文书店,能够买到西蒙诺夫的《日日夜夜》,还有那“像鲜红的天鹅绒包裹起来的”马迭尔饭店。

哈尔滨是美丽的,尤其是冬天……小巷里都是俄罗斯式住房,一道漆成的绿色的板墙,界出一个个小小的院落。几株树从墙上伸出,冻得坚如铁。枝杈发出萧萧响声,院里的积雪是白的,屋顶的积雪是白的,可是在这银白的世界里,一栋栋有蓝的、有红的、有紫的、有黄的,就像初春时节雪里钻出来的野花,色彩鲜明,芬芳吐艳。

包厢里漏出的一束光,似乎在向人们讲述着曾经发生过的悲欢,过滤了人声,屋外的喧嚣,依稀还能窥见走动的人影,谈笑觥筹交错的昔日繁华。你极疑心,是否推门进去,就会走进另一个时空里面去。你在门里和门外犹豫着,可又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吸引着,想进去一探究竟。

皮革的冰凉与温度,木质扶手座椅的呼吸,铆钉的铜扣,墙上的老建筑挂画,半截木墙裙,无一不在诉说着时代的故事。

卡座式的餐台,静谧的氛围,缓缓转动的吊扇,老式的玻璃灯罩,空气中流动着温暖的暧昧,留声机播放的曲调幽幽……它是繁华的、惆怅的、落寞的、略带神秘的……

专注工作的服务生,一切都那么安静、默契而又优雅。那是时代特有的优雅。

该是个阴雨天吧,白鸽停落在谁家的阳台,突然为一种诡秘而神奇的声音震动了。我穆然不动,我洗耳恭听。当当——当当……原来是从教堂钟楼上传来的晚祷的钟声。

每扇窗里,都藏着怎样的秘密和日常呢?

墨绿色的木格子小窗,透过白色缕空纱帘,里面隐约可见就餐的人们,一切温暖而又美好。

傍晚的街灯亮起了,耳边似听到高跟鞋寂静的落地声,由近及远,穿过街巷,蜿蜒旖旎。

1926年7月22日,胡适赴伦敦参加中英国庚子赔款全体委员会会议,途中到哈。后著有《漫游的感想》,记述了此行的印象:

我到了哈尔滨,看到了道里和道外的区别,忍不住叹口气,自己想到:这不是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交界点吗?东西洋文明的界限只是人力车文明与摩托车文明的界限——这是我的一大发现。

写着门牌号的老式邮箱,不知道,用钥匙打开后,是哗一下掉出一大堆,贴着各色邮票的信件呢,还是只有孤零零的一封?

楼梯走廊充满怀旧感的花砖。

忙碌的送菜工,手中擎着托盘,可不知怎的,仍给你一种时空交错之感,似乎总是留连在那一段历史之中。

窗上的阳光透过格子窗帘,照进屋内,高悬的烛状吊灯,奶黄色的墙,墙上的挂钟,格纹布艺沙发,缕空编织的铺帘,高背椅,和桌上就餐后未及收拾的凌乱,反而带给人一种家的温馨和惬意。

菜品以特色的龙江菜系为主,价格也很公道、实在。

特别提醒:如果想品尝锅包肉,要提前预定才行,晚一步就吃不到了。

煎血肠也非常不错,慢火煎至肠衣酥香,嫩滑并佐以蒜泥解腻。

鸭肉也很有名,切得均匀,下面加小火保持着温度,酱香浓郁,无肥腻之感。

烟若

董璐,传统媒体职业编辑,微信号:yannuo630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记忆——老城怀旧主题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