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建筑与音乐的唱和

作者简介:蒋蓁 ,男,公务员。喜欢文学,尤爱散文。在报刊发表过一些散文作品。邮箱:[email protected]


图片来源 @三田手绘

巴洛克,一个洋气的哈尔滨人熟悉的十分洋气的词。来过哈尔滨的游人,也会因沾上巴洛克的光而洋气起来。

巴洛克,葡萄牙语“形状不规则的珍珠”。这些古老的“珍珠”,在哈尔滨著名的中央大街和一些老街区闪耀着璀璨的光芒,被游人们赞叹着观赏,簇拥着拍照,争抢着珍藏。因为,它是一种西方建筑艺术风格,距今四百多年了,却能在只有百年城市历史的哈尔滨见到“真容”。那些精美典雅的巴洛克艺术风格建筑,还有被称作“中华巴洛克”-----外部装饰为“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在老城街区矗立着、展示着、炫耀着,让你于无意间走进历史。

巴洛克,在艺术上,意指“不规范、野蛮、荒谬、愚蠢、奇形怪状”-----种种离经叛道的创作行为;也被冠以创新、动感和华丽之意。在魅力四射的哈尔滨大剧院、哈尔滨音乐厅及那么多的音乐厅堂,甚至灯火辉煌的大街之上,被“爱乐”人和“乐迷”们心怡着感受,痴迷着欣赏,陶醉着共鸣。因为,“巴洛克”还指古典音乐的一种艺术风格。巴赫、亨德尔、维瓦尔第等艺术大师,四百年前留下的传世名曲,在具有百年音乐史的哈尔滨,回旋着、飘荡着、流传着,让你在陶醉中穿越古典。

巴洛克时期(约1600年—1750年),欧洲建筑、音乐、诗歌、绘画等艺术的一个时期,一种风格,一次创新,一座里程碑。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黑格尔这句经典,说出了建筑艺术的“高大上”境界。以至于歌德、贝多芬、谢林等都曾奉为至宝。

“音乐是流动的建筑”。豪普德曼这个理论,道出了音乐与建筑的珠联璧合、相互辉映的关系。

经典中的经典,优美而又深奥。像深海里的夜明珠,耀眼又迷离。读懂这几位“巴洛克后”发明和喜爱的这两句名言,亲眼观赏、亲耳聆听“巴洛克”的风采与辉煌,唯哈尔滨莫属。因为,哈尔滨,既享有“建筑博物馆”美誉,又是闻名遐迩的国际“音乐之城”。

两句经典流传了几百年,人们赞美品赏了几百年,也精心解读了几百年。

最公认的诠释,是指巴洛克时期,建筑与音乐有相类似的美学法则,建筑设计和音乐创作的艺术法则在美学意义上的相通。既:主题与形象上的性格和风格,表现形式上的统一和均衡,结构上的比例与尺度,技巧上的重复与变化。黑格尔还曾说过:音乐和建筑最相近。因为像建筑一样,音乐把它的创造放在比例和结构上。

以建于1506年-----1626年的意大利·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为标志的巴洛克风格建筑艺术,是基督教世界最宏伟的建筑,不仅体量巨大、气势宏伟,高贵庄严,更因装饰华丽,凸凹明显,雕塑般具有立体感和富有动感而闻名。尤其广场两侧环形廊柱组成的巨大空间,有如把祝圣者揽入怀中,产生了“说不清的空间”。

与之相媲美,巴洛克音乐艺术,代表作是“上帝的仆人”、“音乐之父”巴赫恢弘的《马太受难曲》;是亨德尔虔诚的《弥赛亚》,其中“哈利路亚”对上帝的赞美,如宏伟的教堂,直达天庭,响彻云霄;还有以协奏曲闻名的“红发神父”维瓦尔第大量的协奏曲。

哈尔滨的巴洛克建筑与欧洲教堂相比,属“小品”级建筑。以道里区中央大街教育书店(松浦洋行)、原日本总领事馆(红军街108号)、黑龙江邮政博物馆(吉黑邮务管理局)以及“中华巴洛克”等建筑为代表。诠释哈尔滨巴洛克建筑与巴洛克音乐艺术的关系,当聆听巴洛克建筑-----中央大街教育书店和巴洛克音乐代表人物之一的维瓦尔第耳熟能详的小提琴协奏曲《四季》的唱和,天衣无缝,雄浑自然。

教育书店(松浦洋行)位于道里区中央大街120号。1906年兴建, 1909年落成,设计师为米亚科夫斯基。原为商人水上俊比左开办的松浦洋行,解放后为外文书店,教育书店,现为文旅客服中心。

任何人观赏了该建筑之后,都会对其优美的造型难以释怀。从外观上看,建筑带有明显的巴洛克特征——主入口上方的大理石人像柱、巨大的贯通三至四层的悬空科林斯壁柱、自由涡卷状曲线的断折山花、窗洞上方精致的浮雕装饰以及出挑的半圆形花萼状阳台,建筑通体洋溢着巴洛克奇异生动的效果以及变幻的光影。

巴洛克建筑确实如大小各异、珍奇百态的珍珠,在装饰上光怪陆离,散发着绚烂夺目的珠光宝气。而在建筑手法上极为强调透视感,利用透视所产生的幻觉来人为地增加层次感和空间感,而且夸张建筑的凹凸、起伏变化和光影变化、明暗对比,使建筑富有动感,产生戏剧性的离奇、怪诞等气氛。

维瓦尔第的小提琴协奏曲《四季》,巴洛克音乐极具生命力的代表作之一。维瓦尔第在协奏曲《四季》中,对一年四季作了形象、成熟、敏锐的描述,随处可闻威尼斯质朴乡土的旋律,表现出一种富有人文气息的创作风格,体现了他对自然界的认知和热爱。

在《春》的第一乐章中,回旋曲华丽而洒脱,充满了欢快而热烈的青春气息;而在《夏》的第三乐章,急板的旋律更将暴风骤雨袭来时那种席卷一切的狂暴描绘得淋漓尽致;《秋》的第一乐章旋律朴实无华,充满了质朴而单纯的可爱,寓意的对象便是那群正在庆祝丰收的农民们;《冬》的第一乐章中反复出现一个节奏音型,由各种弦乐器反复予以强调表现,正影射了严寒中人们寒战不止的场景。

同巴洛克建筑一样,该曲追求幻想、绘画式的手法,夸张细部情感,使表情丰富,形成戏剧性起伏。所追求的效果一改传统音乐那种典型美及其形式。从中能够听出华丽、复杂、藻饰、扭曲,着重于超现实的雄伟宏奇。

在西方建筑史中,巴洛克时期是非常重要的时期。在西方音乐史中,巴洛克时期则是最辉煌的年代。巴洛克,是建筑艺术与音乐艺术走得最近的时期,建筑中有音乐,音乐里有建筑。于是,才产生了“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流动的建筑”这两句经典名言。

随着后期建筑艺术与音乐艺术的不断发展,流派纷繁,精彩纷呈,艺术创作理念逐步分离,甚至分道扬镳,这两句经典名言也就日渐消声,成为辉煌的历史。

正因为如此,闪耀着炫目光芒的巴洛克建筑艺术与音乐艺术的经典唱和,在一座美丽城市回荡,才弥足珍贵。愿这珍稀的传世天籁,在哈尔滨的天空,久久飘荡……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转载请务必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并保留作者信息。
  • 转载请标明来源:大话哈尔滨,文章地址: http://imharbin.com/post/46650
  • 蒋蓁

    男,公务员。喜欢文学,尤爱散文。在报刊发表过一些散文作品。邮箱:[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巴洛克:建筑与音乐的唱和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