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商界名流的荣辱传奇人生——朱安东(四)

作者简介:郑文发 ,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常务理事,哈尔滨电影历史研究者,国际摄影协会(IPA)会员、哈市职工摄影家协会会员,IC photo签约摄影师。联系方式:QQ865625989


奥连特电影院旧影

1911—1916年,朱安东被远东影业公司派到南岗义州街(现果戈里大街)的奥连特电影院(现和平艺术电影院)当放映技师。奥连特电影院建于1908年,是远东影业公司老板М.Я.阿列克谢耶夫与奥连特旅馆老板Б.Н.阿维季科夫(也称阿贝其阔夫)联合创办的。奥连特旅馆提供场地,远东影业公司提供人员和技术设备。

在远东影业公司工作同俄国人打交道的八年期间,朱安东还学习掌握了另一门技艺——俄语,能说能写,成为地道的“俄国通”。

1915年国人王佩萱在华人聚集区的道外开办了哈埠历史上第一家国人创办的电影院——王佩萱电影园。这时,已在远东影业公司工作了八年,心存抱负、跃跃欲试的朱安东决意离开远东影业公司旗下的奥连特电影院,自立门户,独闯一番自己的事业。

1916年朱安东离开奥连特电影院,用自己的积蓄购买房产和放映设备,开办了自己的“吉江电影茶社”。由此,朱安东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三个“八字运”。这八年,是他独步江湖生意场上的成长跨越阶段。

从1916年到1924年,是朱安东一生最为忙碌辛苦的八年,也是其抓住机遇展露其杰出商业才华的八年。在这短短的八年中,他从一个简单的个体私营者发展为股份制多种经营的餐饮业大老板,实现了其从一个小商业者发展为商业大亨的跨越式大转变。

1916年12月3日午后两点钟,吉江电影茶社在道外升平二道街于热热闹闹的气氛中开张营业。当时由俄国人办的中文报纸《远东报》对此做了简短的报道,说开业当天“一时观者如堵,场内几无隙地,而门外仍纷纷拥挤云”。可见当时的热闹程度。

吉江电影茶社是哈尔滨历史上第二家国人开办的电影院,二层楼结构,楼上设有茶食点,“极为清雅,中外人士往观之,络绎不绝”。每天的营业时间为下午3时至夜晚11时,每天收入二百多元。因电影与茶社兼营,故称“电影茶社”。

而根据《远东报》的后续几则报道,吉江电影茶社的电影经营并不太顺利,由于成本开销大等因素,收入时起时落,在开业的头一个月内,累计亏损三十多元,还不及与之同时开业、相隔一条街的“文明正乐社”(道外四道街)的驴皮影收入。不久,朱安东将吉江电影茶社进行了扩建,增加了西餐,取名为新世界大菜馆。

此时的朱安东经历了哈尔滨早期电影传入与发展的特殊阶段,这种特殊阶段也客观地反映出时代的特点与非常特殊的地域特色。俄国人管辖下的道里、南岗与民国管辖下的道外在电影管理方式上出现明显的不同,可谓是“一影两制”。在道外区域开办的电影院,观众欣赏电影是遵循“男女分座,警察弹压,不能混杂”的特殊方式。它是源于清末1911年6月作为中国电影审查制度开端的《取缔影戏条例》的相关条文规定。而俄国人管控的道里、南岗区域内的影院则不存在这种“性别歧视与性别差异”。确切地说,自1895年世界电影诞生与发展的初期,正是伴随着欧洲工业革命的蓬勃发展之际,大批的欧洲女性已经以独立、自由的身份走出家庭、走向社会,投入到机器大工业的社会化大生产中。在这种状况下,男女坐在一起看电影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问题。相比而言,在其若干年后,中国的女性才被“羞羞答答”地刚刚允许进入电影园看电影(此前清朝明确规定,女子是不能进戏圆看戏的),且被官方明令要求使用“女性专座”、与男性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混杂”。尽管“男女分坐”这一特殊现象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它反映出当时社会一定程度的落后。

就在朱安东独步江湖尝试着各种打拼的时候,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机遇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也成为他人生的一大转折点:老道外东区的一片荒地(现十四道街至二十道街)正在实施大开发。1917夏,十四道街至二十道街的马路(现靖宇街东段)竣工,形成由道外头道街到二十道街的东西大贯通。

精明的朱安东自然不会放过这一难得的商业机遇。早前的中国大街(中央大街)的大开发,成就了约瑟夫·亚历山大罗维奇·卡斯普和他的马迭尔宾馆,朱安东也想走这样的路,借着这次老道外东区的大开发,也像当年的卡斯普一样,由一个小业主一跃成为一个身价显赫的商业巨贾。这一年,他将自己的产业以十七万大洋的高价卖掉,孤掷一注,与别人集资合建“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在十六道街购置地号,于1920年建成一个集旅店、饭店、电影等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商业设施——新世界饭店。

新世界饭店于1918年10月4日开始兴建,为巴洛克为主的折衷主义建筑风格,1920年8月1日正式营业。在建新世界饭店的同时,朱安东还在这幢大楼的后面为自己及家眷建了一座上下各四间房的二层小楼(哈尔滨解放后被政府没收,分配给电影系统职工居住)。

新世界饭店三层大楼的施工方,是哈尔滨第一家开发与建筑公司——阜成房产股份公司。从现有的材料来看,朱安东似乎与乙方阜成房产股份公司的董事长、房地产开发商傅巨川有着更为近一层的联系:

傅巨川

其一、朱安东与傅巨川二人是同乡,同是山东福山县人。傅巨川大朱安东近30岁,是长辈。在新世界饭店建成的前后,傅巨川已是鼎鼎大名的巨商,而朱安东时属起步之中的年轻晚辈。

其二、朱、傅二人都读过书,有文化,且都有同俄国人打交道的背景经历,都是精通俄语的“俄国通”。

其三、从1915年哈尔滨山东商会成立到1940年傅巨川过世的二十五年间,傅巨川一直担任着山东商会的会长,是朱安东的“上司”。

其四、从新世界饭店的建设施工来看,朱安东与傅巨川是“甲方”与“乙方”的关系。

其五、傅巨川也是新世界饭店在创办中具有有影响力的主要股东大之一。

从上面的这些情形来看,朱安东与傅巨川二人应是非常熟悉的,有过一定的过往交集。山东人大都有浓厚的乡土情结,年轻、精明的朱安东会利用各种人际关系以利于自己的发展,傅巨川当会给晚辈的朱安东一些指教与帮助,何况傅巨川又是乐善好施、大名鼎鼎的侠义之士。

就在新世界饭店建筑行将完工的时候,发生了一桩蹊跷之事: 1920年1月24日的上午10时,已是农历岁末年关的时候,在建中的新世界饭店的顶楼三层突然发生了一场大火灾,将三层烧毁,以致惊动了辖区外道里的俄国消防队出动救火车前来驰援,最终将大火扑灭。

上世纪二十年代,哈尔滨消防队使用先进的德国产救火车

说此事蹊跷,是因为这场火灾另有“案中之案”:时隔三十年后的1950年,有人站出来指证说,是朱安东故意差人放的这把火,起因于他事先瞒着诸位股东私下将在建中的新世界饭店向三井物产等三家外国保险公司进行了投保,并于火灾后将骗取的三家保险公司赔付的20万元理赔款独自装入他自己的私人腰包。倘若“骗保”属实,这便是时年29岁的朱安东有了人生恶名的开始。

这火会是他放的吗?难道朱安东的发迹是来源于骗保所得?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转载请务必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并保留作者信息。
  • 转载请标明来源:大话哈尔滨,文章地址: http://imharbin.com/post/47710
  • 郑文发

    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常务理事,哈尔滨电影历史研究者,国际摄影协会(IPA)会员、哈市职工摄影家协会会员,IC photo签约摄影师。联系方式:QQ8656259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代商界名流的荣辱传奇人生——朱安东(四)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