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商界名流的荣辱传奇人生——朱安东(五)

日常生活中,人们往往有先入为主的情感色彩与心理特点,第一印象很重要。在盖棺定论为“汉奸、反革命特务”的前提条件下,看到旁边站出一人指认说“当年的那把火是他故意放的”,一般大都不会对记录在档的这句话心存质疑。尽管没有详细说明事情的具体经过,但因他本身就是个“坏蛋”的印象似乎不需证明。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在发现“盖棺定论”中朱安东所谓的“加入日本国籍”的身份夹杂着有一定的“水分”(后文将叙述),并非以前所想象的那么“坏”之时,也诱使笔者对这个历史人物身上的其他一些问题进行重新审视与探究。

综合相关的历史材料来看,在新世界饭店失火前哈尔滨的保险业是非常发达的,截至1919年初,全市保险机构共有33家,其中外国保险机构23家,华商保险机构10家,而且1900年11月,华人聚集区的道外就已出现了哈埠历史上最早的保险机构——“滨江福安水火人寿保险公司”,它也是哈尔滨规模最大的华资保险公司之一。同时,道外区域在1920年新世界饭店在建发生火灾之前的若干年间,也曾放生过多次大火灾,甚至是火烧连营。

警察街(现友谊路)上的消防队砖木结构的望火楼

这些事例都说明,无论是外商还是华商对于火灾及其保险知识的认知并非完全陌生,当有一些或一定的认识与了解。那么,倘若是朱安东有意放火,这种坑害大家、肥个人的“纵火骗保”行为,焉能骗过三家外国保险公司与众多投资股东的耳目?况且此时的朱安东尚未羽翼丰满、不是有决定权的最大股东,一旦事情败露就有可能会因此恶行而被“逐出”股东会,信誉扫地,那么他所觊觎最大股东的梦想也会就此而破灭!权衡利弊,精明的朱安东是否会冒这个险?同时,各家保险公司所实施的一套完整的理赔程序也是比较细致、严格、复杂的,就此而言,三井物产等三家外国保险公司岂能轻易同时受骗上当?并且,三家保险理赔程序从勘察到赔付的若干环节过程均非私下“暗箱操作”,焉能不走漏一点风声?

而时至今日,“纵火骗保”之事时也仅仅是其一家之言,别无他证,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鉴于此,应当说朱安东“纵火骗保”之事疑点重重,难于成立!

新世界饭店旧影

1920年8月1日,历时1年又302天的新世界饭店建成开张营业,中西合璧、新颖独特,其规模、各种服务设施的高档豪华程度,在当时的哈尔滨可谓是首屈一指。人们把能在这里举办宴席或吃、住、玩,当作是一种时尚。在新世界饭店主体建筑的西侧部分是二层结构的电影院,开业于1919年9月1日,名为“新世界电影园”(靖宇电影院前身),上映黑白默片(无声片),为一白俄所租用。

1924年,朱安东收购了他人的股票,以十分之三的股份,当上了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至此,实现了他人生第三个八年运势的成长跨越阶段,也是他步入人生第四个八年运势的开始。

1924至1932年的八年间,是朱安东作为一个成功商人的稳步成熟阶段。坐上了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宝座,意味着朱安东不但跻身于哈尔滨的商人富豪榜,也成为他对新世界饭店的经营管理具有决定权的标志。

虽然时隔久远,我们无法身临其境地感受到昔日这个在媒体广告中自诩为“第一华洋饭店”的新世界饭店是何其的时尚、豪华,但是可以从其残留的点滴细微之处,可领略其当时的几缕华耀。

冷咏梅,是哈尔滨老一辈的厨艺大师,以制作鲁菜凉盘见长,技艺高超,早年曾受聘于新世界饭店担任厨师。他在新世界饭店首推哈尔滨的冷拼花摆。这位从山东长岛走出来闯关东的厨艺大师,后来在解放后走进高校的讲坛,在哈尔滨商业大学执教四十年,成为人生一道传奇,其弟子遍及全国各地。可以看出,当年新世界饭店聘用的厨师也是非常讲究的,其自称聘请的厨师“俱属烹饪中之巨擘”,并非虚名。

新世界饭店西餐厅所用的银质餐具,现收藏与老厨家饭店

再如,新世界饭店西餐厅当时所使用的一些金属餐具,为委托德国厂家所特制、且刻有“滨江新世界”铭文的银制品。这显示出其新世界饭店在硬件上的细微高端之处。

冷咏梅先生与我父亲是同乡,都来自于渤海湾的山东长岛,彼此都有浓浓的乡土情感,关系甚好。多年前冷咏梅先生曾到我家做过家宴,在我家那幢老草房狭小的外屋地(厨房)略展他大师级的厨艺。冷先生带有一件他的特殊专用工具:一双银质约两尺长的筷子,两只筷子的尾部是用一条金黄色小细链儿连着的,看上去非常精致。作为从艺一辈子的泰斗级厨艺大师,这双筷子不知伴随了他多久。

凭借新世界饭店多年来在市场经营上的所一贯保持的强势地位,朱安东成为哈尔滨国人中最大的餐饮业老板。不夸张地说,这一地位至今无人撼动。如果说,当时的新世界饭店其规模与社会影响力可以与大名鼎鼎的马迭尔宾馆相媲美,那么,朱安东在餐饮业所表现出的杰出商业经营才能则与马迭尔宾馆的创办人约瑟夫·亚历山大罗维奇·卡斯普先生,难分伯仲。

1932年2月8日日军侵占哈尔滨后举行阅兵式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加快了对东北三省的侵占与统治的步伐。1932年2月5日,日军攻陷占领了哈尔滨。这一天是中国辞旧迎新的农历大年三十,本应是万家欢乐、喜庆祥和的日子,但这一天却是哈尔滨被日寇侵略的铁蹄所践踏、沦为长达十四年日伪黑暗统治下的开始。这一年,是哈尔滨历史的转折点,朱安东个人的命运在这一年也出现了转折:先前每隔八年一大进步的好运就此而终结,变得杂乱无序,更似乎是他好运气数的结束、霉运的开始。

日本人刚进来的时候,朱安东并马上主动投靠日本人,博得日本人的青睐。相反,日本人却将麻烦找上了他的头上,要抓他坐牢!(待续)

郑文发

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常务理事,哈尔滨电影历史研究者,国际摄影协会(IPA)会员、哈市职工摄影家协会会员,IC photo签约摄影师。联系方式:QQ86562598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代商界名流的荣辱传奇人生——朱安东(五)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