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桥的百年惨案

哈尔滨故事 7年前 (2010-04-08) 3

作者:长河 ,工科男,大话哈尔滨网站创始人,哈尔滨地方志研究会地情分会会员。 Email: dachanghe@163.com


位于哈尔滨的松花江大桥,建于1900年,我们都叫它老江桥。经过百年岁月,江桥已经成为了哈尔滨的标志,也是黑龙江省的文物,保护建筑。

但是,当年桥梁建设的时候,却出过一次惊人的命案,始作俑者就是包工头之一的恶霸姚锡九。在桥梁基础工程施工期间,仍有工人在水下的沉箱中工作。而此时姚锡九竟然令手下人将沉箱中的排水管全部抽出,导致水下的十几个工人全部淹死。他则从每个死者身上取得了600大元的抚恤金,一跃成为富翁。在当年,发生这样惨绝人寰的事件,罪魁祸首依然可以逍遥法外。据说曹禺的话剧《雷雨》,关于资本家周朴园借包修江桥淹死工人而血腥发家的情节,就是以姚锡九的这件事情为原型的。

哈尔滨解放之后,人民政府立即逮捕了这个恶霸。1946年7月11日,在省二中(当时应该是松江省)的操场上,举行全市人民公审恶霸奸锡九和李九鹏的公审大会,到场的有十万人之众。连周围的房上、树上、高岗上、马路上,都挤满了人群。此二人当天即被执行枪决,人心大快,奔走相告。

时至今日,这种生命逝去的方式,以某种其他的形式,还可以在我们的生活中找到影子,何尝不是别样的一种痛楚?

资料来源:沈语凡 《哈尔滨晚报》1962年7月20日第三版

关于姚锡九,哈尔滨文史专家何宏老师有点疑问,1900年他年龄还小,能做得出这么多坏事儿么?这个事情还真有待研究,但是《哈尔滨市志·人物志》里记录的这位土豪可真是不怎么样:

姚锡九(1881-1946),出生于山东省黄县北砂姚家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在原籍读过两年书。他初来哈尔滨时,在吉林省滨江厅傅家甸(今哈尔滨市道外区)经营小买卖,之后稍有积蓄,便积极钻营,逐渐与当时黑社会各种势力拉上关系。

1898年,沙俄以哈尔滨地区为中心,全线动工修筑中东铁路。姚锡九乘修筑松花江大桥之机,当上了大把头。借包工残害工人,图财害命,对姚锡九来说,是家常便饭。上面那段老江桥惨案,就是1946年哈尔滨解放后对姚锡九的公审大会上,当年参加修桥的工人冯子玉控诉的证言。

他包修老巴夺(今哈尔滨烟厂)梯子路时,竟还活埋了7名拉黄土的工人。有一次他让干活的工人选两名代表黑天到他那里领工资,两名工人代表领钱后刚出门,就被姚锡九派人杀死,钱也被姚锡九抢回。姚锡九大发不义之财以后,购买了许多土地房产,道外区几乎街街都有他的房产,南岗大直街、马家沟巴陵街也有他的房产。姚锡九坑害人命、大发横财是不择手段的。他在马家船口的自家住房里开设烟馆、妓院、赌局,利用各种办法诱惑人们上圈套,凡是前往吸毒、嫖妓、参赌的人都深受其害,有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有的卖儿卖女,有的甚至衣食无着,冻饿而死。

除了大恶霸,他还是大汉奸。

他出重资买到日本特务机关和宪兵队嘱托之职,又参加了防课委员会,为日伪政权陷害中国人民出谋划策。并且自动效命日伪,献金百万元,为敌人杀害中国人提供资金。他向监狱奉送数百副18斤、15斤重的脚镣和两辆大囚车,上面刻有姚锡九的字样。带过这种脚镣至今还幸存的李东海,就是被姚锡九以八路军“罪名”陷害的。

姚锡九在投敌卖国、无恶不作的同时,在生活上更是荒淫无耻,穷奢极欲。他有多少老婆,谁也说不准,公开的就有7房,而被其霸占同居的更不计其数。其中“七姨太”年龄最小,在姚锡九于1946年7月被处决时(姚年66岁),年仅21岁,这个少女就是姚锡九以欺骗手段霸占来的。姚锡九当时在郊区置有田地,租给佃户耕种。姚到佃户家察看秋收情况时,见佃户女儿有姿色,问及年龄仅18岁,姚锡九歹心发作,强行将佃户18岁的女儿占为已有。

姚锡九自己随意霸占妇女,又是个醋劲十足的恶棍。他的姨太太如果提到或多看某男人几眼,这个人就会遭到姚锡九的残害。1922年3月,名角“小元元红”魏联升到哈尔滨演戏,一炮走红,在哈埠引起了轰动。姚锡九的姨太太“三荷花”最爱看“小元元红”的戏,逢演必到,“三荷花”的行动引起了姚锡九的嫉妒,迁怒于“小元元红”,便唆使流氓在新舞台的后台将正在化妆的“小元元红”刺死。可怜的“小元元红”魏联升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杀死。

1946年7月10日,作恶多端、恶贯满盈的姚锡九被押上了审判台,受全市人民的审判。房户代表、车夫代表、工人代表以及被霸占的妇女代表先后上台控诉姚锡九的罪行,台上台下泣不成声。大会根据姚锡九的罪恶事实及广大群众的强烈要求,判处姚锡九死刑,11日执行。这个臭名昭著的大工头、大恶霸、大汉奸、大流氓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资料来源:《哈尔滨市志·人物志》

P.S.对一个恶霸,《市志》竟然记载得这么详细,这是没有天理。。。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