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修柳河桥

讲述自己的故事,保存一段历史的记忆—— 献给建国70周年

李仁魁口述 / 李玉滨整理

李仁魁简介:山东省东平人。1941年入路,1945年参加铁路纠察队,1946年参加土改工作队,1947年入党。1947年11月入齐齐哈尔铁路局职工学校学习任队长,在辽沈战役中历任“四郑线”、“郑彰线”铁路抢修大队长。1951年任锦州房产段副段长,1954年任哈尔滨房产段副段长、段长,历任哈尔滨铁路局房建办主任、哈尔滨铁路分局房建办主任。

1945年“8·15光复”之前,日本人就对东北的铁路设施进行了全面的破坏。后来进入到东北的苏联红军又把部分通往苏联边境的铁路拆除,现在哈尔滨铁路局管内被苏联拆除的铁路共计达824.5公里。一些机车、车辆、通信信号和给水、上煤设备都被拆走或破坏。待我东北民族联军接管后,又遭到国民党飞机的狂轰滥炸,铁路设施和运输完全瘫痪。

刚刚光复的东北大地,到处是战争创伤,铁路被破坏的百孔千疮。用一句东北的老话来形容当时的铁路状况,即“老牛破车疙瘩套,力巴赶车翻浆道”。但是,刚刚翻身作了主人的东北铁路员工没有被重重困难吓倒,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投入到解放全中国,创建人民铁路的伟大斗争中。

饱尝旧社会三座大山压迫的铁路工人,怀着对共产党、毛主席的深厚感情,自力更生艰苦创业。职工干部都没有工资,干部、工人一样每月90斤高粱米(后经陈云同志提议,改为每月135斤高粱米),谁也没有怨言。那时候,每个铁路员工都满怀政治热情忘我地工作,“劳模运动”和“立功运动”在东北全路开展得热火朝天。

齐齐哈尔职工学校入学纪念

齐齐哈尔职工学校入学纪念 前排右数第四位是本人

1947年11月,党组织派我到“齐齐哈尔铁路局职工学校”参加第六期的学习,学习时间为5个月,学校地点在货物处街,我被分配在学员一队担任队长职务。

齐铁职工学校是座“抗大”式的学校,它是1946年5月从郑家屯迁来的,成为解放战争时期党在东北根据地大后方培养铁路干部的“革命熔炉”。许多学员毕业后,都成为铁路各部门的骨干,为支援东北解放战争和全中国的解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后来在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的行列里,在全国各铁路部门都有齐铁职工学校的毕业生,他们没有忘记母校的教诲,给“火车头”的校徽增添了光彩。

齐齐哈尔职工学校毕业照

齐齐哈尔职工学校毕业照 第四排中间 右数第十位是本人

1948年3月7日我在齐齐哈尔铁路职工学校毕业,根据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的命令,由郭维成司令员在齐铁职工学校一队中抽调部分党员骨干,为参加“辽沈战役”做准备。第二天由孟力(电务科长)找我谈话传达党组织决定,由我担任“四郑线”(四平—郑家屯)铁路抢修大队长,当时还有党代表谷春生和后勤负责人石登科。8月15日为了解放锦州,党组织又决定让我担任“郑彰线”(郑家屯—彰武)抢修队队长,毛守衡任副队长。

1948年初,毛主席党中央决定:东北野战军一部包围长春;主力南下先攻打锦州,在东北形成“关门打狗”之势,这样就拉开了辽沈战役的大幕。

当时国民党军队龟缩在长春、沈阳几个大城市扼守着“哈沈线”交通要道。因此,东北野战军主力就要南下“北宁线”,绕过敌人先攻打锦州,造成战役的突发性出奇制胜。东北野战军需要投入大量的兵力,当时主力部队集结在四平、长春附近,部分部队还驻扎在解放区。还有炮兵纵队、坦克部队和大量后勤补给部队,整个战役行动都要在神速、保密的情况下进行。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打响,敌人发觉了我军的战略意图,派出了大批飞机对我方铁路狂轰滥炸。这时,我们运输大兵团的空车还没有返回,而西线的作战物资和运送民工列车,以及东线的炮兵纵队和后勤部队共69列分别从哈尔滨、齐齐哈尔、吉林方向接连发出,都运行到郑家屯站一带集结。

齐齐哈尔铁路局局长黄铎亲自到郑家屯组织抢修和运输工作,齐齐哈尔铁路局抽调了1200多名政治上可靠且有业务技术经验的工人和干部充实西线。当时我担任抢修大队长,领导和同志们都管我叫“技术业务专家”。石登科负责总务、财务后勤工作。谷春生负责党务工作,表面上是工会领导(当时党员身份尚未公开)。

为了保证辽沈战役的胜利,齐齐哈尔铁路局组织了一次又一次军事运输,面对国民党飞机的轰炸扫射,铁路职工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他们不分昼夜地抢修线路、桥梁,做到了解放军打到哪里,铁路就修到那里,火车就开到那里。
9月29日敌机的轰炸更加厉害,彰武、通辽、新立屯、昌图、西阜新等站先后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通讯、给水中断,情况非常紧迫,针对上述情况我们采取了紧急措施迅速组织抢修,白天敌人轰炸晚间照常通车,各个部门都要保证按时完成不得贻误。

早在1946年7月,中共中央东北局决定成立了东北铁路管理总局,吕正操任总局局长兼政治委员。在辽沈战役中由于铁路损失严重,他带领东北行政委员会铁道部门的员工和支前群众,排除万难,紧急抢修抢运,在9天内把近十万大军和大量作战物资运到前线,为保证辽沈战役的胜利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为夺取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他在回忆文章《解放军打到哪里 火车就开到哪里》中写到:“10月1日这天,柳河大桥被炸坏,运输陷入瘫痪。在这紧要关头,抢修大队为线路畅通,创造了惊人的奇迹。当天夜里,全线员工、家属和铁道纵队战士共同奋力抢修。经过一夜奋战,就架起了便桥,2日夜就通过两个军列,3日夜又通过4个军列。”

柳河桥就在“北宁线”的彰武地区,10月1日的大轰炸使彰武地区的铁路遭受到很严重的破坏,铁路工人承受了更大的压力。历史上这里曾是我们民族抗击侵略者的战略重镇,今天它成了铁路员工支援解放军,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重要战场。

10月1日这天,整个地区被炸得一片火海,车站、电务段、机务段都遭到敌机的轰炸,大地被炸得火光冲天,烟尘滚滚,遮天蔽日。当时把人的肠子都崩到了电线杆子上去了非常惨烈,我头上的帽子也被敌机给炸没了,只剩下一条白手巾,只好“一使两用”既当帽子又当汗巾,鞋跑丢了就光着脚。

敌机还没飞走,员工同志们就冲上去抢救起火的站舍,抢运仓库的器材,抢救受伤的同志。他们喊出“你炸你的,我修我的,誓保支前列车安全通过”的口号,有些炸弹还没有爆炸,就奔向现场,抬钢轨,扛枕木,挑沙子,填弹坑,铺设路基线路。

我们抢修大队还组成了“收料大队”,把国民党占领时修筑工事用的钢轨,一根根从地里挖出来使用。我们还上山砍树,找来住户的房木做枕木,用打木桩搭枕木垛的方法,用小钢梁架起了便桥。在夜间没有照明,工人们就用手摸着打道钉,仅用一夜的时间就搭起了两座木制桥墩。还抢修好了彰武车站的4条线路和10组道岔。当时,在铁路员工中流传这样一首歌,也是我们铁路员工奋斗场面的真实写照:

穿过山洞,穿过铁桥,
不分黑夜和白天。
越铺越长,越铺越远,
千山万水莫阻拦。
枪炮人马,粮食被服,
海水一样送前线。
前方后方,连成一片,
绿灯时时保平安。
嗨嗨,嗨嗨!
路程在我们前面缩短,
我们绝不错过时间。
不管黑夜,不管早晨。
火车头吼叫着——
一直、一直、一直地冲向前!

早在1948年9月10日上午,林彪一道命令“东总前指”就离开哈尔滨。他在辽阳街1号登上汽车直奔火车站,改乘一辆“轻油车(小型内燃机车)”,与林彪同行的还有政委罗荣桓、参谋长刘亚楼。“东总前指”就设在离哈尔滨城南60里的双城,这里即清静又没有什么事物性干扰,有利于集中精力指挥作战。

9月30日,毛主席给他们回电报说“决心与部署均好,即照此贯彻实施,争取大胜”。就在毛主席回电的当天,林彪的“东总前指”专列就离开了双城,经由哈尔滨到齐齐哈尔,经白城子、彰武、阜新,奔赴锦州前线。

专列躲过了10月1日的大轰炸,10月2日林彪率领的“东总前指”专列就通过了彰武的柳河桥,到达彰武以南的“冯家窝棚”。

由于解放战争形势发展很快,国民党飞机每天都到彰武一线狂轰滥炸机枪扫射。当时抢修任务量大时间要求又急迫,在限定时间内必须保质保量安全的完成任务,否则耽误支前。当时我们把指挥地点就设在距离路基一百米的地方,我和同志们在思想上和抢修工作中,都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不分你我比亲兄弟还亲。

我领导着1200多人的抢修大队,有后勤、抢修队、线路队、电务通信号志队、桥梁队、民工队、军运队等。前线就是战场,他们走到哪里,就跟大家一起干,宿营地是用几根木杆子支起的棚子,吃的是一些捂(发霉)了的小米和高粱米,菜就是咸菜。

我们上上下下,从领导到职工,从民工到军队,就是这样奋战在前线。当时,经常来前线检查工作的有司令员郭维成(曾任铁道兵付司令),郑家屯分局局长廖诗权(曾任铁道部副部长)和政委尹诗炎。

在“郑彰线”的抢修中,敌机不知来过多少次,但我们从没离开过现场,都是就地隐蔽,死看死守。每当敌机走后就立即吹集合哨子,集合队伍,我们提出争取“一分钟”的精神,各就各位抓紧抢修。敌机白天来次数多了我们就晚间干,一直到胜利完成任务。

当“列车开通庆祝大会”召开时,齐齐哈尔铁路局派总工会主席王学增(劳动模范)同志前来祝贺,获得参加大会的全体同志雷鸣般的掌声。大家高呼;“国民党必败!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每一个官兵、民工及职工、干部无不喜悦万分,许多同志都热泪盈眶。在庆祝大会上,“新华社”记者、“西铁消息”记者均进行了采访报道。

1949年4月20日锦州铁路局,为表彰“郑彰线”抢修大队在抢修彰武柳河桥立下的战功,记“集体大功一次”,给我记“小功一次”,这段历史始终记载在我的档案里。

我要记住这段难忘的历史不忘初心,让她照亮我前进的路。

1978年3月在哈尔滨铁路房产段第十次党代表发言

1978年3月在哈尔滨铁路房产段第十次党代表发言

我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在旧社会受尽了地主阶级的剥削压迫和苦难,共产党来了我翻身做主人,是共产党拯救了我,我始终不忘谢党恩。

我把工作任务当作天,天大的事儿也压不垮。我要轰轰烈烈做事,夹着尾巴做人。

我把工友当兄弟,工人拿我当朋友。我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向哪里去,我知道我是谁,为了谁。

 

李玉滨

男,70岁(1949),黑龙江省邮政公司退休干部,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抢修柳河桥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