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公园小火车

6月21日清晨,我特意起了一个大早。6点整,来到位于果戈里大街的儿童公园正门门口,跟随着晨练大军,进入了公园内。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一看我那阔别十多年的老朋友——小火车。至于为什么要选择不收门票的时段,并非门票昂贵,事实上仅有两元而已,只是白天自有白天的事情,串不开罢了。除了在中央大街附近亲属家居住的短暂时光,童年里印象最深的也就是这个儿童公园了。

从内心里讲,我对所谓“八零后”一类的称号向来不敢苟同。在哈尔滨,起码1997年以前,网络、电玩、迪厅、肯德基、麦当劳还不是很普及,这或许和地域有关吧。我小时候的娱乐方式应该不算单调:冬天有冰雪节,老师教我们自己做冰灯;其他季节,有音乐会、话剧(童话剧其实挺吸引人的),看科普读物并亲自做动物“研究”,学校也会经常组织学生们参加公益或者艺术方面的活动。总体来说,我当时应该是一名比较听话、爱学习的孩子。和现在的小孩们相比,我简直太幸福了。更早几年、十几年的小孩,估计和我不会有太大的出入。而且我相信,50后、60后、70后和80后都拥有一个全中国独一无二的,共同的大玩具,那就是哈尔滨儿童公园的这辆小火车!

在我进入公园之前,努力回忆着那些“经典镜头”。除了小火车之外,整个公园也就只剩下“大象滑梯”、“小飞机”和公园中间一片园林景区这三个地方了。进入正门后,面前正对着的就是小火车的“北京站”,站前广场散放着广场鸽,它们也早起等待人们喂食。我来得太早,列车还没有运行,我索性同晨练的大妈们一道,沿着铁路线走上一圈,同时追忆小火车几十年来走过的不平凡的历程。

从森林走来

儿童公园原来是中东铁路苗圃,建于1925年(民国14年)。日伪投降后,由“中国长春铁路局”接收,称为“铁路花园”。1953年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接管后改称“南岗公园”,后因“儿童小火车”坐落于此,隧改为儿童公园。哈尔滨是我国第一个解放的大城市,在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刚刚建立的时期,曾是经济、文化发展的战略要地。处于“一五”计划期间的1956年,哈尔滨市政府决定加紧文化、教育、卫生、体育、城市公用事业的建设步伐。当时人们听说莫斯科有一辆儿童火车,完全由儿童来运营,颇为感兴趣,于是希望在与莫斯科和铁路都很有渊源的哈尔滨,也能建立这样的一条小火车。

据说,当时接受儿童火车建设的有三家单位,分别是:哈尔滨车辆厂负责提供客车车厢,森林机械厂负责提供机车,哈尔滨铁路局负责铺轨和建站舍。由于国家经济紧张,建设单位充分利用了报废运送木材的森林小火车零件,而车厢则使用了普通列车车厢,唯一的不同,就是将其改造成了“开放式花车”——这样更利于游客观光。

1956年6月1日,国际儿童节,新中国第一条儿童铁路线正式通车了。可惜没有找到老照片,但依然能想象出场面之热烈。当时的市长亲自向少年司机颁发行车证,宣布131名儿童为“儿童铁路第一期员工”,授予行车权。从此,“世界第二、中国第一”的光环便一直萦绕在小火车身上。火车站全长2公里,当时设立了“北京站”和“莫斯科站”两个站点。我想,这一方面是表达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的态度,更多的也是对巩固中苏世代友好方面的考量吧。

辉煌年代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乘坐小火车绝对算得上每个小朋友的“共同梦想”。同样的,从她诞生那一日起,成为小火车乘务组的一员,也成为许许多多小学生努力学习的直接动力——因为只有全哈尔滨市最出色的200多名小学生才能有此殊荣。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站长、列车长、乘警、司机、列车员、广播员、售票员、检票员、巡道员和道口管理员等,14个工种一应俱全,而且全部由270名十三四岁的少年儿童组成。学生们身着特制的铁路小制服,红领巾在胸前飘扬,英姿飒爽,自主管理儿童铁路的全部事物。我们不是一直羡慕美国小朋友参加的“社会实践”、“模拟社会”吗?其实我们自己也有机会,而且有能力做得一样出色。

无论是硬件设备,还是运营服务水平,儿童火车在当时都堪称一流,甚至比正常的铁路客车毫不逊色,于是她也成为那个年代外交工作的特色媒介。1965年10月10日,国家主席刘少奇及夫人王光美、外交部长陈毅及夫人张茜,陪同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莫尼克公主来访。儿童公园的工作人员,则奉命一夜之间把“莫斯科站”改造成极具柬埔寨建筑风格的“金边火车站”。11日,当他们一行6人乘坐儿童小火车,从“北京”一路驶向“金边”时,西哈努克亲王非常感动,连声称赞有了“家”的感觉。而小火车,也从此开始承接了持续数十年的“国家任务”,极大促进了中外少年之间的文化交流。

截至2006年,儿童小火车已先后培养25228名小员工,安全运行259284公里,运载旅客两千多万人次,接待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宾代表团8万多人。

尴尬现状

时代总是在发展中进步,如今的小火车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光环,也不再需要兴师动众地迎接外国友人了。虽然儿童公园为此曾多次向市民问计,虽然已经更换了四次机车,简直与国家铁路改革同步,还是收效甚微。现在的孩子,要么娱乐活动丰富多彩,甚至到了我闻所未闻的地步;要么忙于参加各种辅导班、兴趣班,业余时间比研究生还少,谁还有精力和兴趣来看看小火车呢?

于是,有人提出,儿童火车过时了,被淘汰了,缺乏创意,落伍了……前苏联解体后,再也没听说莫斯科儿童火车的任何消息,或许早已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被卷入到钢铁厂的炼钢炉里了吧。如果这样,我们眼前的就是世界正在运行中的,最早的儿童火车了。单凭这一点,难道不值得我们倍加爱护么?哈尔滨的城市历史不长,为什么也能进入“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之列?我的理解,“特色文化”很重要。我们有很多现代化程度很高、很刺激的游乐设施,但在那些游戏中,我们只能是“被服务者”。就像网页浏览者永远不会体验到网站站长的乐趣一样,从不同的角度参与同一个活动,心态、体会、收获都会有非常大的差别。

儿童小火车已经成为了一个文化符号,永久地镌刻在了许多成年哈尔滨市民的心中。现在的小火车,已经改为有成年人运营了。我非常敬佩儿童公园的精神,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无论每天运行的时间有多么短,都在坚持运行,也希望他们能一直坚持下去。我相信,未来的某一天,当我们不再浮躁,当社会重新回归平静,儿童小火车就一定会迎来第二春!

当塔利班武装炸毁巴米阳大佛,全世界为之扼腕。几十年之前,我们的前辈也曾经和他们一样有过“震惊世界”的举动,至今还有人提议重建尼古拉大教堂,可见这给后人带来多大的遗憾。我也相信我们的智商,同样的错误绝不会犯第二次。

北京站

小小员工-来自地平线博客

哈尔滨站

哈尔滨站-来自地平线的博客

北京站前的广场鸽

我站在铁轨之上

铁路经过的马家沟河

车票-来自地平线的博客

我小时候曾乘坐的小火车的车头,应该是1984年的那个版本

在哈尔滨站前的中日友好纪念碑(黑龙江-北海道)

印象里应该是山海关的,怎么变成嘉峪关了...

下面是一段网友拍摄的视频:

特别鸣谢地平线之家博客,他的照片弥补了我拍摄的许多不足。以上图片中特别申明出处的,版权均为地平线所有,且本文已获作者使用授权。

延伸阅读:

长河

工科男,大话哈尔滨网站发起人,哈尔滨地方志研究会地情分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副会长。 联系方式: [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2 条评论

  1. 真可爱。。

  2. @老时: 我的童年很不错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儿童公园小火车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