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记录39]罗秉男:让灵魂狂歌漫舞

瞳孔记录 5年前 (2011-12-25) 1

作者:像这天空一样沉默 ,慢慢追逐,简单生活。


罗秉男

龙伟大药房坐落在民生路上的一处小区里,店内一端是长长的柜台,或许很少有人注意,另一端歪歪斜斜杵着几把吉他,还有鼓,还有小提琴,和一些不知名的乐器。对于小店的主人罗秉男来说,这里一面是挽救躯体的地方,一面是拯救灵魂的寓所,而他,每天穿梭在这现实与理想之间,往返数次,不亦乐乎。

说不好哪个是他的主业。问他将来想做什么,他会反问,你认为我会一直守在这小屋子里吗?但提及摇滚,他也仅是淡淡地说,只是个人爱好。“或许,将来我会去做各种赚钱的事情。”

对于摇滚,争议似乎就从未中断过,对很多人来说,摇滚要么是发泄,要么痴人呓语。罗秉男说,他们都不懂摇滚——摇滚是灵魂与现实的对话。

作为末路狂花乐队的主唱,罗秉男只登台过寥寥几次。但他却是个“老摇滚”。他给很多人写过歌,有的已经传唱已久,甚至小有名气。每一首送出去或者唱出来的歌,都是罗秉男用灵魂书写的。有时,他会刻意去感受灵魂,感受死亡。他的歌也多与死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父亲的去世对罗秉男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创伤,他的生活轨迹随之改变,对灵魂与死亡的关注也更加深刻。这首「父亲」是他所创歌曲中最爱的作品之一:

几束光阴  几束白发 你老了

归航的渡口 微风轻抚 沧桑脸颊

我的父亲 时光沾满 了撮沙

曾经的故事 曾经的回忆 再说给我吧

要经过多少的风雨 才能够到达

要走过多少的路 才能够回家

慈爱的父亲 我是你始终的牵挂

曾经的岁月 我是你来时的泪花

一直无悔的的付出着

一次次告诉我不要害怕

我的勇气 我的坚强

我的依靠 是世界上最亮的光

几束光阴  几束白发 你老了

归航的渡口 微风轻抚 沧桑脸颊

我的父亲 时光沾满 了撮沙

曾经的故事 曾经的回忆 再说给我吧

相对于平凡人,罗秉男言语间总是透出更多的成熟和洒脱,灵魂的毛孔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感知着现实和生命。他说在日本留学打工期间,他曾在一个荒山间的工厂里与鬼魂对话,每一个他所想到的问题,总能在耳边得到回应。

回忆起那段打工岁月,罗秉男只是轻描淡写。但看得出,那些经历厚重而难熬。或许那些陪酒郎、传单员的工作给他的灵魂和创作注入了许多与众不同之处。他曾经拮据到食不果腹的地步。不论如何,5年,在日本的5年,他坚持了下来。这些经历如今都已成为他灵魂的一部分。

罗秉男的“灵魂之作”颇受青睐,还没有付诸宣传,就“虏获”了一批粉丝。李凯就是其中一位。他们在录音棚相识,这位组建过无数乐队的“哈尔滨吉他教父”打心底欣赏罗秉男的才华。于是,认识没多久,就再次萌生了组建摇滚乐队的想法,并很快张罗了一撮“同道中人”,其中年龄大的已是不惑,小的还在奔三,因为共同的热爱,很快便情同手足。乐队取名“末路狂花”,源自一部同名电影,听上去颓废,高远,而充满深意。

因为父亲的突然去世,罗秉男不得不辞去一份日企的产品研发工作,回到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小药房。不过,倒是有了很多闲暇写歌、唱歌,和兄弟们一起排练说笑,好生自在。“父亲这么早去世,压力大不大?”他摇摇头,一副恍惑模样,“为什么有压力呢?没什么压力啊……”——或许,对灵魂的书写和歌唱已经让他释然,这一切在他面,都也只是“灵之歌”“梦之境”吧。

记录者:张国田

拍    照:王苏宁

    [  责任编辑:长河 ]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除以作者名“文摘”发布的文章外,所有文章均为作者原创或授权发布,任何媒体与自媒体转发请通知我们获得原作者授权事宜,否则一经见到,举报到底!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