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刻无限之美 禅意福慧众生

——再访金石大师黄明

黄明作品

2012年3月27日上午, 笔者带着几个问题与事先约好的黄明大师见面。而今的黄明大师不同以往,全国飞、各地邀,一年之中很少能在哈尔滨多呆上几天。当见到黄明大师时,正巧他休息在家, 并热情的接待了笔者。

为了不更多的占用时间,笔者单刀直入的提出了要访谈的问题:“黄老师,著名书法家陈雷省长曾给您题词‘博大精深,印如其人’, 您是禅意印派鼻祖,开宗立派的创始人物,艺术国学都达到一个空前高度,为什么偏偏对国粹中的金石艺术情有独钟呢?这是怎样的一种渊源?”黄明大师微微一笑说:“这就是脉、这就是缘、这就是天性。脉是文化传承,缘是前世所修,天性是与生俱来。说起来还是家庭的熏陶。记得6、7岁时, 外公总是把我放在他脖颈上,漫步竹林之中,或吟诗或对联,看到晨风吹动竹叶,伴着动听的鸟语,外公便随口出了上联:‘风吹叶动’, 我亦不甘示弱,立即对了下联:‘鸟语花香’。 接着外公又道:‘芳竹跳舞’, 我答:‘和风怡人’。外公大笑,并马上奖励给我一颗糖果。每当我想到这些,对外公就总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昵之情。我的今天,最该感激和不忘的是我的外公,他是晚清的探花,家里有皇上赐封的匾额。正是受到外公的影响, 我对金石艺术﹙诗书画印﹚才会情有独钟,且身心俱爱, 无法割舍;第二感谢我的父母。父亲四十岁才有的我,他喜欢作诗写字、书画收藏,从小就教会我如何安身立命,并说了一句决定我一生的话:“家有田地千顷不如薄技在身”。 正是这个量体裁衣的理念,他把我培养成一位有本事的艺术家,吃上了艺术饭;第三感谢我的三位恩师。此生,我有幸能得遇邢衍、曲江、邓白三位顶尖的艺术大师,并机缘巧合又十分幸运的做了三位大师的入室关门弟子。他们爱徒如子,把毕生所学毫不保留的亲授给我,取法乎上,使我必然会有今天的艺术成功与地位,因为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第四感谢我的妻子在艺术事业上对我的付出与支持。她操持家务、相夫教子、耐得寂寞、荣辱与共。给我留出大量的创作时间,并且在买石料、刻刀、宣纸、墨汁等方面从未吝惜过钱财;第五感谢儿子和女儿,儿子聪明懂事、自强自立,不让父亲操太多的心;女儿美丽好学,成绩很好,在我过生日那天,到超市买了《禅》、《佛》、《心态决定命运》等这些让我觉悟、开智、启慧的好书。正是有这些因素与条件才使我能专心致志、气定神闲的把金石艺术作为事业来做、作为理想去追求、作为生命来热爱!

我把恩师所传与我在创作中的感悟结合起来,吃透传统才能更充分、更精准的表现时代。我对儒、释、道三大流派的‘禅修’ 非常挚爱,喜欢研究。日子久了,新的印风也就水到渠成,这个‘成’是自然而成。一种流派、一种书风,成之必然,得之偶然。四十余年如一日,我每天必刻一方印、必写两小时的字、必读三小时的书,已成规律,我对金石艺术的研究与创作达到痴迷程度。我愿意在夜深人静时, 听毛笔在宣纸上书写时发出的清脆磨擦声;愿意聆听锐利的刻刀冲开石头时发出的破裂声, 那是一种开拓、一种石破天惊的感觉,听上去似天籁”。

笔者:“黄老师,您很健谈,上面这段故事鮮为人知,令我很感动!您能给我讲一讲金石之美、金石意境、金石的功能情趣吗”? 黄明大师开心的说:“金石是上层领域尤爱的一种文化形式,一种上品玩趣;金石令人开心,它具有抒情写意、创造意境、提升修为、享受创作快乐的功能效果。因为它吉祥、灵性,能对人的心性发挥改变作用。玩味金石艺术的人都有这样深刻的体会,那就是它能培养人的气质、炼就人的胸怀,特别是它创造了我的人生、品位和质量,使我成为高境界、自在快乐的人。篆刻之美说到底,是美在文化、美在內涵、美在意境, 它能给人以兴奋不已的、恒久的、连绵不断的快慰……能收能放,收放自如。工稳时:如小桥流水,委婉动人;奇肆时:如大浪淘沙,汹涌澎湃。方寸之间,可见万千气象。篆刻艺术,是人类最具魅力、最具诱惑力、最具感染力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同时,它又是中华民族吉祥如意,增运、增福、增寿之物;护佑法身,镇宅、镇业、镇国之宝;它是华夏先贤对话宇宙、沟通圣界、感应自然、天人合一的一种法器,是炎黄子孙地位、身份、品位、信誉的具体象征”。 笔者: “黄明大师讲得透彻!您能通过您的作品来介绍您的禅意篆刻吗”? 黄明大师笑着说:“好!禅意,是一种境界,明心见性,道法自然,无边无界,不拘泥于形式,不扭捏于特定。我用几件体系明朗、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来解答这个问题:如“富贵” 一印作就是极具典型性的!艺术之美贵在表达意境。一件风格独特、优秀的作品,要宛如一幅画作,让人赏心悦目,心生禅意。这方“富贵” 印, 粗看此印边际厚重,外实而内虚,尤其是残缺的印文与大量留白,似乎不是一件完整的作品。但细细品味,方知个中真意。富贵两个字线条强调灵动,内乎外应,虚实相间,恰似天空中流云飞渡,让人不由产生‘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的感叹!宽厚的印章边际则寓意着富贵是对人一种束缚,恰恰与虚无缥缈的印文形成强烈反差,不仅增强了视觉冲击力,也升华了这件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再看‘即来则安’,线条劲挺,构图奇巧,犹如多人静立,‘安’字的创意更为独特,像一个人依靠在小山上安静躺卧,体现出既然来到这个纷纷扰扰的世间,难得求一份平静与安宁。还有“吾佛多自在”作品,流淌出来的是一种淡泊、一种和谐、一种高远、一种禅意,如山中清泉,洗涤心灵的尘埃,飘流四方、逍遥自在。邓白大师曾称赞此印道:‘方寸间尽显禅意空灵之艺术特征’。该作品构图奇肆、收放有致、似头非头、似尾非尾,更有‘吾佛开口笑世间,无边自在种净莲’的神态。还有这方肖形印作品“女神”,形象惟妙惟肖,体态丰盈,具有远古岩画特征,体现出生殖崇拜和宗教崇拜的思想,在构图与文字造型的厚重感上,则更多的汲取了秦汉玺印的精华。”笔者在欣赏大师所谈到的几方篆刻作品后,不由的兴奋、欣喜起来,是大师将笔者带入这禅意圣境!为了不影响黄明老师休息,笔者向大师致谢道别,结束了近三个小时的采访。

其实,在采访黄明大师前,笔者已在百度中翻阅了至少40余篇关于黄明大师的评论文章,加上今天的感悟,更不难理解印界泰斗曲江先生初见黄明作品时惊呼“这是一首诗,这是一幅画,吴昌硕没刻出来,齐白石没刻出来,但黄明却刻出来了”的那份激动。通过细致深入研究黄明大师禅意印派作品的特征,笔者发现,黄明大师的金石艺术创作既有继承又有发展,在漫长的追本溯源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篆刻艺术体系。黄明师承邢衍、曲江、邓白三位当代艺术大师,通过恩师的言传身教,已经将明清篆刻艺术高峰产生的技法变化了然于心,再加上黄明大师对佛学的崇尚和研究,构成了这种刀法多变、以禅入印、状如流水、自然古朴的派系特征。导师们常说:“十年绘画、二十年书法、三十年篆刻”,可见篆刻创作难度之高,功力之深,而黄明大师正是在这种艰辛、孤寂、曲折道路上独创了“禅意”篆刻这种印学流派!现在黄明大师的艺术成就硕果累累,蜚声海内外。作为国礼艺术家和书坛风云人物,他的书法、篆刻作品,先后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江泽民主席、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委员会主席周铁农,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金日成,国际奥委会第一副主席金云龙博士、亚奥理事会主席法赫德亲王,大韩民国大总统金泳三、韩中亲善协会会长李世基等十余位领袖、元首、国王珍藏。黄明大师常说:“禅行天下,福慧众生”, 目的在于“禅要成为每个人的修为,天下可多福开慧啊!”。

最后,笔者祝黄明大师艺业辉煌,创作出更多、更好留芳百世的艺术精品。

记者:王 涛

相关文章:http://imharbin.com/huangming/

陈文

《增值空间》执行制片人。制作人物专题片、艺术家纪录片,合作热线:15104688236,艺术品收藏热线:15104688239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篆刻无限之美 禅意福慧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