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坡的惊悚古堡

中东铁路 5年前 (2012-06-04) 1,056 人围观 7

作者: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学理论》、《北国旅游》、《黑龙江日报》、宁夏《新消息报》和《大庆日报》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


一面坡镇位于黑龙江省尚志市西南20公里处。自1897年(清光绪二十三年)中东铁路开始修筑,这里人口日渐增多,商贾云集,成为哈尔滨东部一大重镇。 一面坡地处张广才岭的西北坡,山高林密,扼守中东铁路的交通要冲。沙俄曾经在这里驻有重兵。1922年(民国11年)设有一面坡铁路交涉局、一面坡巡检、荒务局等机关。东北沦陷时期,日本侵略者驻有军队和警察、宪兵、特务机关。一面坡1959设立人民公社,1980年改为一面坡镇。

一面坡古堡

一面坡古堡

清晨,铁路北面冷清的街道,只有几家卖早餐的的小店营业。店铺门口油锅里是滚烫的油,油花里翻滚着东北叫做“大果子”的面食。微寒天气里,有些食客就坐在外面的木桌上,要一碗豆腐脑,来几根”果子“,蛮有味道的吃起来。几个老者拿起薄薄的、金黄的煎饼,顺了颗桌上小筐里的大葱,涂抹上一点大酱,卷成很厚的圆筒,一口下去,手里就剩三分之一的饼了。

我吃了点素馅的包子,沿着弯曲的土路,走进百年古镇中。满街的木栅栏围成一个个独立小院,园内房檐下都挂满辣椒、苞米和蘑菇,呈现一股浓浓的东北老林场韵味。顺一个街口简易标识牌指引方向的走去,转过几个木栅栏,在不大的镇子里尽头处,耸立一排大门紧闭的白色建筑群。围墙大门两侧的立柱上分别用红油漆刷写着“哈一漂和游乐园”。原来建筑的后面就是一条大河。蚂蜒河,俗称蚂蚁河,是松花江右岸的一级支流,是尚志内最大河流,因其弯曲如肘,故满语为”蚂蜒”。蚂蜒河发源于尚志市鱼池乡张广才岭西坡蚂秃顶。源头汇聚多股山间流水,自东向西经亚布力镇、苇河镇,在一面坡镇转北入尚志镇,再穿延寿、方正县而入松花江。全长341公里。民国时期曾有帆船行驶。夏季,鲜花盛开,野草遍地,弯弯的河流是漂流的好地方。下图是一面坡当年照片。据说是“东大楼”门前,现照片里的木质凉棚已经消失了。

一面坡古堡

迎面过来一位拉板车的师傅,拉着满满一车白菜,非常轻松的爬上小坡。他好像对我很感兴趣,把车停下说:“大哥你是哪来的?是来拍鬼子杀人场的吧?”

听了他的话,我微微一震心想:“那里有杀人场呀?眼前是一座俄式建筑呀?”

他可能看出我的疑虑忙说:“这座大白楼,一面坡都叫“东大楼”,是小鬼子的监狱。”

一面坡古堡

从他的话语中,我突然想起昨天下午在一面坡火车站内,值班长给我介绍的情况,他说过”东大楼”,是白俄时期的建筑,最早是俄国中东铁路职工公寓,1932年一面坡被日军占领,”东大楼”为日军大成联队占用。解放后成为我军事机关。抗美援朝时,大楼是我志愿军第29医院住院部。1973年初,沈阳军区201团驻防一面坡后,大楼成为201团团部和特务连住地。

“大哥,你别进去了,当年哈一漂来的时候,维修大楼地下室时候发掘到了人骨头。我朋友施工用土篮子往外运不少呢。”

他的话使我半信半疑忙问:“有照片吗?当时没拍照吗?文物部门也没来考证。”可能和我喜爱摄影并学过法律的原因,什么事情十分看重证据。

师傅继续说:“我也没看见,只是大家都这么说,你可以去看报纸,上面都登了。”

原来《新晚报》刊登了他说的事情。报纸叙述的情况如下:使用老楼的民企在清理地下室时,清理出了被害者的白骨。刘莉说,老楼曾经做过日军的军营,而地下室就是日军的刑讯室,大批中国人在这里死于非命,尸体被扔进楼后面的蚂蜒河。参与地下室清理的马先生告诉记者,地下室多年来一直封闭,现在只能由一楼的一个50厘米见方的洞口出入。不久前公司想把地下室利用起来,雇人清理里面的垃圾。清理出3筐土时就发现了白骨,清理出10筐土时发现了人的头盖骨。

 

一面坡古堡

这个说法我表示怀疑。“东大楼”是日军一个联队的机关,级别也算很高了。下面有监狱估计也是临时的,在这里杀害我抗日将士是存在的,可日本人不会把尸体掩埋在地下室里,那日本人自己还住不住了?也有可能是日本投降时候,把最后关押的人杀害埋在地下室里。但是建国后一直是我军的机关大楼,那么多年战士们怎么没发现尸骨。况且要是发现尸骨这么大的日本侵华证据,各大媒体会争先报道。而最先发布此消息的媒体,通篇报道没一张照片作证。

一面坡古堡

同那位师傅道别后。我转到大楼的另一侧,东大楼正面是河水,背面确是大街。巍峨酷似迷宫的大楼位于蚂蚁河畔高岗处,下面流淌着清澈的河水,百年的吊桥还在风中摇晃着通向对面的山峰。

小山坡下面是一位大姐在收割黄豆。我走过去问道:“从这里怎么能进大白楼。”

“吊桥上面有个红色按钮,可以叫里面人出来,今天是国庆节不知道值班人在没在.”大姐边干活边回答我。

“这个大楼以前是发掘出来人尸骨吗。”我问道。

“这个听说了,可谁也没看见,真伪难辨。”

老大姐是这里老户,她说,大楼以前当过军队医院,抗美援朝负伤的人都在这里治疗,没治好牺牲的战士,都埋对面山了,山里还有烈士墓地。还说铁路南有日本的碑,鬼子纪念被东北抗联打死的人,解放后叫八路军给炸掉了。

一面坡古堡

一面坡古堡

按照老大姐说的办法,果然出来个老人,看样子是位聋哑人。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和他说清楚来意。他欣然同意我进去,我在里面到处转。一座典型的俄罗斯古典主义建筑,变幻的门窗,山墙上有山花与浮雕;主体为两层,地下还有一层,而高度堪比如今四层建筑。中央部分以古典壁柱为主体,非对称构成,造型简洁、严谨、匀称,整体建筑和谐均衡,主次分明。正面房檐下的俄文标志清晰可见,当时并不知道其含义。后来请教懂俄文的朋友才得知。

“дежурная ” 值班室
“паровозных бригад ” (蒸汽)机车乘务组
直译汉语应为:机车乘务组的值班室意思

 

一面坡古堡

一面坡古堡

我顺灰黑色的楼梯道下来,在地下室的门前停留很久,里面阴森森的,这就是日军的刑讯室,无数中国人在这里死于非命,尸体都被抛进后面的蚂蜒河。国庆节期间吊桥通道不开放,我无法到河的对面拍摄大楼全景,

心情憋闷的来到楼内 。铁质楼梯护栏、木把手和门窗依然坚固。我费尽的推开大木门,如此大的门当年矮小的日本人如何在这里生活。面对像迷宫一样欧式城堡,我非常想住一晚上,体会一下古堡的神秘。经询问看门人,他说,秋天不招待游客了,想住必须经哈一漂留守这里的领导同意。我拨通了电话,一个甜美的女声悠悠传来,美妙的声音那面是什么样的女子。

西方建筑使用的材料主要是砖石,这比中国木制柱梁为骨干的建筑更容易在历史长河中保存下来。古堡,作为欧洲历史文化的一个符号,在欧洲遗存甚多。每座古堡都有的一段故事,如战争、复仇、恐怖、或爱情绝唱。

西方艺术中以城堡为背景的的故事比比皆是。莎士比亚不朽作品——《哈姆雷特》就是以丹麦克隆堡宫为背景创作的,讲述了丹麦王子为父报仇的故事,其中充满了血腥暴力和死亡.剧情大部分是在阴冷潮湿、雾气缭绕的中世纪古堡里。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夜幕降临,哈姆雷特等人登上了鬼魂经常出没的古堡城墙。冷嗖嗖的海风,月光朦胧,海水掀起的波涛撞击声,给寂静的城堡带来鬼魂出现前的恐惧。正当他们谈着天气的时候。

鬼魂出现了……

这个情节总是吓的我毛骨悚然。后来又看了一些西方惊悚恐怖片,都是和古堡有联系。可也有对古堡美好希望的时候。在充满幻想的青少年时期看了一部西德政治讽刺影片《古堡幽灵》:剧情大概是夏洛蒂的父亲去世后留给女儿一座中世纪古堡,一百多年前一伙绿林好汉被官府在一个酒店的地窖里活活憋死。百年以后,酒店被拆除了,这伙幽灵只好到附近的一座古堡里栖身。而古堡的主人是一个负债累累的伯爵小姐夏洛蒂。她的债主一心想迫使她以古堡抵债,但她坚决不肯。债主的儿子奉父命混进古堡来查看建筑的结构,不料他和伯爵小姐一见钟情,适逢当局要借用古堡接待一位外国亲王,幽灵为了帮助伯爵小姐摆脱困境…

华丽的古堡,风景如画的森林、乡村。美丽动人的女主人公穿着白色的曳地裙子,女幽灵身着性感的衣衫,上译厂绝美的配音,债主的儿子和夏洛蒂在古堡滑稽浪漫的爱情。每当这些情节出现都会是我怦然心动,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天渐渐黑了……

“先生你有几位客人要住店”一个似曾熟悉的女声。

我抬头一看,眼前是一位身材修长,体态婀娜,肌肤如雪的女子。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淡淡的清雅。我目视片刻,心口阵阵隐疼,确也不能看人家许久。天气尚暖和,她穿了一身黑色长裙,长长得黑筒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腰际;低矮的小衫显露上半身的隆起,这般装饰更加衬托出她丰满身躯的妩媚。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除以作者名“文摘”发布的文章外,所有文章均为作者原创或授权发布,任何媒体与自媒体转发请通知我们获得原作者授权事宜,否则一经见到,举报到底!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